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暗影猎人
    徐逸尘看着自己手中的挂坠,觉得好像无意间获得了了不得的东西,虽然不知道足够的混沌之血是什么样的数字,不过对于玩家来,只要有足够的动力,就算把混沌的血放干也要看看会有什么奖励!

    收好了自己的钱袋,把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心的藏在皮甲里。今的属性加成恰好是灵巧,徐逸尘感觉自己的两肋生风,每一块肌肉都在微微的**,仿佛随时可以jin ru出力状态。

    身后的目盲之眼珠宝屋既然不欢迎自己,是时候去逛一逛游戏里的商业街了!摸了摸沉甸甸的钱袋子,徐逸尘打算好好武装一下自己,刚泽爵士应该不会介意这些钱的。

    可惜,在大街上闲逛了一会的徐逸尘很快发现,尽管熙熙攘攘的城市里,有数不尽的摊,店铺,但是绝大多数对玩家来毫无意义。

    “都来看!都来看!刚刚进港的烟草!从新大陆来的上好烟草!”

    “刚出炉的面包!刚出炉的面包!”

    “来自赛里斯的神奇药丸!包治百病!有病治病,没病强身!”

    除去大街上吆喝的商贩,许多店铺的门口则贴着:

    “批发草药,概不零售!”或者“银丝符文布,五金一尺!”

    徐逸尘逛了一大圈,没找到传统游戏的武器商店或者类似的店铺,只好向在这边混的比较熟的维托丽雅咨询。

    玩家的短消息也算是玩家少有的福利之一了,只要两个玩家之间相隔不超过5公里,就可以实现即时传递消息。除此以外,距离越远,延迟时间越高,具体点就是从发短信退化成发电报,再远点就变成写信的状态了。

    视膜上浮现了维托丽雅的回复:“徐,如果你想找趁手的家伙的话就来雷锤铁匠铺找我,其他地方的手艺比不上这里的矮子,你的皮甲也需要这里的制皮匠修复。”

    “好,我以为这地方会像里那样,满地都是带属性的装备,等着我,我现在往你那里去。”徐逸尘回复完就顺着地图标记的方向开始前进。

    ————————————————分割线————————————————

    在明媚阳光照耀下,贵族区的街道上,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贵妇举着精致的阳伞散步,两边修剪的整整齐齐的草坪,点缀着各式各样的花朵。

    当科林披着斗篷出现在这里的时候,道路两边表情僵硬的贵族迅速的从路上让开,他们都知道这个穿斗篷的人不好惹,更别他背后的那位大人。

    “行刑官”,“安托万的猎犬”都是科林的称号。

    尽管来到安东尼大港的时间不久,科林的凶名已经在成立的贵族中无人不晓了。虽然听闻遥远的国度中无恶不作的魔鬼,亵渎神灵的堕落者,还有城外肆无忌惮的兽人,但是这些离成立的贵族们太远了,远没有“安托万的猎犬”更有威慑力。

    城里的实权贵族,老贝尔特朗子爵为“行刑官”阁下的凶名做了最好的注释,不止一个目击者信誓旦旦的发誓,他们亲眼看见在贝尔特朗一家吃晚餐的时候,“行刑官”就那么从子爵的影子里走了出来,当着他的面把贝尔特朗一家都杀死在餐桌上,老贝尔特朗子爵连动都不能动一下。也有一些人发誓,“行刑官”没动手,是靠影子操纵着老贝尔特朗亲自动的手。

    无论过程如何,反正最后的结果都一样,老贝尔特朗彻底疯了,在得罪了安托万管家的第二就被全家灭门。城里的贵族们一部分彻底离开了安东尼大港,另一些人成为安托万管家的支持者,完全架空了安东尼伯爵。

    “狩魔猎人议会的目光一时半会注意不到这里了,前阵子搞出的大新闻够他们忙活一阵子了,我在这里的得罪一下狩魔猎人应该也没什么关系。”科林想到这里,眼睛里流露出饶有兴致的神色,他没想到那个年轻的赛里斯人居然是狩魔猎人的学徒,难怪能躲过他的偷袭。

    “科林大人!”看守着城堡大门的守卫看见科林,十分畏惧的低下头。

    这里是安东尼大港的中心,安东尼家族的城堡,由学者专门设计的建筑物,防御能力极强,如果城市被攻破,这里将是最后的避难所。这里也是安东尼伯爵的住所。

    伯爵长着一头柔顺的金发,苍白的面孔,躲在城堡的高处,从窗户中心的窥视着科林。要不是这个强大的刺客,有着城里贵族的监督,安托万也不会如此猖狂。

    “用不了多久,你们都会付出代价!”伯爵握紧了拳头,在心里默默地道。

    “安托万大人。”科林注视着那个坐在餐桌尽头的人,这个本来身为安东尼家族的管家,现在却雀占鸠巢坐在主人位置上的得志人。

    科林不在乎自己的雇主是不是正统的贵族,也不在乎他是不是一个猥琐的肥猪,只要他能给出足够让他动心的价格,哪怕是兽人,科林也不介意为它服务。

    “之前你干的不错!”安托万撕咬着盘子里的牛排,汁液顺着他的双下巴流淌,硕大的屁股几乎填满了整个椅子:“但是,在狩魔猎人这件事上你还可以做的更好,我是你的客户!你们暗影刺客不是号称客户的需求就是你们的需求,急客户所急,想客户所想么?”

    “招惹狩魔猎人的跟班是一个价格,但是招惹一个狩魔猎人的学徒,就是在向狩魔猎人组织挑衅了,你付不起这样的代价!”科林着走进了安托万的身边:“但是你走运了,狩魔猎人议会现在忙着擦自己的屁股,来不及注意远南这破地方,所以你可以试试看十倍的价格,能不能打动我。”

    “十倍!”安托万仿佛被食物噎住了一样,面色发紫,声音都跑调了:“你疯了么?我给你的钱都够买下一个镇子了!”

    “想一想你的目的,安托万。”科林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笑着道:“安托万,金钱不是你的目的,权利才是!你是一个做梦都想变成安东尼伯爵的丑,如果安东尼大港到了你的手里,无数的财富,金钱会把你埋没!如果在这个时候,一个路过的狩魔猎人察觉,你曾经暗中向兽人提供人类聚集地的消息,还卖了不少违禁品给他们。。。”

    科林笑呵呵的看着面色发白的安托万:“你猜,在这个时候狩魔猎人们来到安东尼大港到底是来干嘛呢?那个白头发的用不了三就会面见我们的伯爵了,安托万大人,你的选择不多了。”

    “好!好!你这个魔鬼!你服我了!”安托万仿佛漏气了一般瘫在了椅子上:“十倍的价格,让狩魔猎人彻底消失!别留任何麻烦!”

    “你很聪明,安托万。”科林重新戴上自己的兜帽,把脸隐藏在阴影之中,走向走廊的阴影中:“我不在乎你的信仰和立场,但是赖账的人总是让人无所适从,对吗?没人喜欢欠暗影的债!没人能欠暗影的债!准备好你的钱,我会回来取的。。。”

    随着最后一个字出口,科林已经彻底消失在了阴影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