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同行间的感情
    沿着地图,徐逸尘看着周边的建筑从木质陡然变成了石头堆砌而成的高达房屋,脚下的道路也变得平坦,泥土被重物细细的撵平,上面还撒上了一层细沙,周边行走的行人也逐渐多了不少背着武器的游侠和佣兵。

    “这边!徐!”维托丽雅远远的向徐逸尘招手,超乎常人的身高和嗓门这个时候格外的有优势。

    徐逸尘顺着维托丽雅的指引走进了一家规模不的铁匠铺,穿过一扇造型奇特的金属门,震耳的声音在金属之间的碰撞发出,赤红的火焰在空气的吹动下带出一簇一簇的火花。以他的眼光来看,这里的几乎是一个初具规模的金属加工场了,生产力比预想中的高得多。

    “这就是你的雷锤铁匠铺?”周围的噪音让徐逸尘不得不提高自己的声音,才能身边的同伴听见自己的声音。

    维托丽雅指着远处一个金属加工床:“就是这!看,我的就是他!”

    沿着维托丽雅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徐逸尘知道为什么这里被叫做雷锤铁匠铺了。

    一个土豆身材的矮子,可能还没有维托丽雅的腿高,**的手臂几乎有常人的腰那么粗,正用一把四四方方短柄重锤敲打着手中的盾牌。

    每一次锤砸,都电光四射,炙热的火焰在烘炉中升腾,那挥舞的锤子带着刺目的炽白,纯粹的,耀眼的白色,仿佛闪光灯一般让人无法直视,哪怕距离几米远徐逸尘都能感受到其中的温度。

    矮人带着黑色护目镜的脸上,充满了塑造艺术品的激情,随着一下一下的锤击感受着手中作品发生的变化,苛责的审视着每一寸的瑕疵。

    哪怕只是第一次见面,徐逸尘也能轻易的分辨出,眼前这位矮人铁匠绝对是不可多得的铁艺大师。

    “就是他,葛罗音,据是远南手艺最好的匠师!我做进阶任务的时候顺手把他从海盗那捞出来了,只要你别当面叫他矮子,还算好相处!”维托丽雅借着打铁声的掩护拍着徐逸尘的肩膀道。

    “够了!加布里埃拉!你这个肌肉长进脑子里的女蛮子!除了你,没人敢称呼我是矮子!”矮人出乎意料的听见了维托丽雅的话语,手中的锤子狂乱的挥舞着:“在你来之前,他们都叫我葛罗音大师!自从你来了以后,所有人都在背后叫我矮子!”

    维托丽雅毫不在意的把徐逸尘往前一推:“好了,葛罗音,别再抱怨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在酒馆里再传你的外号了!这是我的朋友,我们有个危险的任务要做,能不能给他也弄一把靠谱的武器?”

    不等徐逸尘话,咆哮的矮人把黑曜石护目镜向上一推,夸张的:“你知道我的订单排到什么时候了么?如果不是要打造你的盾牌,我早就去城堡里面赚大把的金币了!”

    等等,听到矮人提到了城堡,徐逸尘不得不插了一句:“葛罗音大师,打断一下,请问你的新订单是为这里的领主提供武器么?”

    牵扯和商业有关的话题,矮人葛罗音显然充满了警惕:“你问这个干什么?”

    葛罗音看了一眼维托丽雅,显然这个矮人尽管嘴上很厉害,但是很信任眼前这个高大的女武士,让徐逸尘再次感慨女王大人在安东尼大港里的影响力。

    “维托丽雅,能不能沟通一下?我觉得这个消息和咱们的任务有关。”在矮人的眼皮底下徐逸尘偷偷向维托丽雅接着玩家的便利发了条消息。

    早已共享了任务的维托丽雅点了点头,弯下高大的身躯,看着矮人的眼睛:“葛罗音,我的朋友是个可靠的人,他是狩魔猎人的学徒,他的老师是个真正的狩魔猎人,你知道么?就是你之前一直念叨着的那个狩魔猎人,如果你想见识一下真正的斩魔钢,就别放过眼前这个人!”

    听见“斩魔钢”这几个字,葛罗音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痴迷:“好,看在加布里埃拉的面子上。如果你真的是那个白发狩魔猎人的学徒的话,我可以告诉你订单的详细情况,但是作为条件,你必须让你的老师把他的宝剑给我研究一个晚上!不,三!”

    “定了!”再次吐槽自己老师的造型不适合干狩魔猎人这行,想起之前在的明里看见过的,所谓的斩魔钢应该是指瓦雷利亚钢,徐逸尘伸出自己的手道:“但是你还得替我打造一把趁手的武器!钱不是问题!”

    矮人用力的和徐逸尘击了一下掌:“定了!”

    就在徐逸尘和矮人大师葛罗音互相之间达成了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交易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插了进来,连雷锤铁匠铺中的打铁声都没能减弱这个声音中的恶毒。

    “看看,维托丽雅·加布里埃拉,前军上尉,你拒绝我的征召之后,就和这个新华夏的帝国主义分子走在了一起!?你应该为你的行为感到羞耻!你让神圣eu的荣光遭到了亵渎!”一个棕色短发的高个男人走了过来。

    “别理他,徐。”女武士大包大揽的站在徐逸尘和新来者的中间:“康拉德·瓦西莱夫斯基中尉!请注意你的语气,站在你面前的是轨道空降兵指挥官上尉!两次战功熊战功勋章获得者!”

    “前上尉!女人!你的军籍早就被开除了,我们地方军可不吃你那一套。”显然前上尉的警告对康拉德·瓦西莱夫斯基中尉毫无威慑力:“我给了你重回荣耀的机会,你却毫不珍惜,如果你是在那波拉学校毕业的,我会亲手枪毙你!滚开!”

    徐逸尘在这个世界生活了这么多年也听过eu那边的情况,那波拉学校,和新华夏的忠嗣院差不多,不过洗脑更严重一点,官方的名称叫做:国家政治教育院。为了对抗苏维埃的思想入侵,eu也是拼上了老命。

    “不知道你上学的时候有没有人教过你,你们eu的全名叫做empire union,帝国同盟,你叫我帝国主义分子,考虑过自己的主人的感受么?”难得遇见了同行,徐逸尘显得斗志昂扬:“你知道么,我是忠嗣院出身,我在大学的专业是政委,这个名词,有没有让你感到亲切?来,让我看看你在学校里都学到了什么!”

    显然,不论是出身还是专业,徐逸尘都让对面的康拉德·瓦西莱夫斯基感受到了无比的刺激:“混蛋!我要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对面的东eu蛮子挥舞着大斧发动了冲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