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不净为甲,不朽为酬
    在黑袍人和他的同伙的迷迭之音中,血肉组成的平台在飞速的扩张,变形,仿佛拥有生命一般成长着,腐烂的树木从血肉之中破体而出,难以辨认的液体汇聚成了池塘,一个让人作呕的生物圈,在徐逸尘和维托丽雅面前飞速的完善着。

    脚下的台阶全部变成了浓厚的土棕色,墙壁上的画像也东倒西歪,栏杆变成腐烂的木块散落了一地,镶嵌在上面的装饰品早已被侵蚀得难以辨认。

    青苔像胡须一样搭在路面上,它们攀附着的树木弯折,扭曲得就像一位老者。肥胖的苍蝇发出的嗡鸣声催人入睡,在腐烂的花朵间发出嘈杂的歌声,它们每一次重重地降落花间都伴随着枯萎与凋亡,不携取任何花粉。

    池塘的水面上漂浮着水藻和散发着恶臭并喷出有毒气体杂草。腐烂的头颅像果实一样悬挂在果园里的果树上,果树的枝干十分柔软,苍白得就像溺亡者的皮肤。几块没有受到任何人照料的菜地里长出了一只又一只病变的手,无力地拍打着那些吞食着它们的苍蝇。

    充满污秽的溪在长满黑色芦苇的湿润草地中穿行,溪旁传出各种生物的细语。一些而肥的生物用狠狠地盯着徐逸尘,低沉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敌意。从虚空中飞来的黑鸟身上不断滴下某种有毒的液体,它们的鸣叫声充斥着整个空间。

    而邪教徒们的赞颂诗词还在继续:“不净为吾甲,不朽为吾酬。”

    在悉悉索索的动静中,噬菌体与孢子在狂信徒们的皮肤上扎根,身上的一切都已经被严重感染甚至腐烂,酸水从被腐蚀的衣物中渗出,布料一块块地从混沌信徒的身上脱落。

    几个弓箭手因为穿着的是皮甲,衣物早已灰飞烟灭,使得徐逸尘两人可以看见他们的皮肤和肌肉在腐蚀中也变成了一滩脓水,只剩下白森森的骨架,屹立在原地,毫无连接的下颚骨依然在随着黑袍人的赞美上下开合。

    骨骼中蔓延器暗红色的异色,缔结成恶心的囊肿肉块,迅速填充着骨骼中的空隙。

    另外三个武士的盔甲之下,**早已肿胀不堪,额外的肢体,肿瘤从盔甲的缝隙溢出,原本灰白色的盔甲残破不堪,在锈蚀破裂的盔甲下是被瘟疫侵害,遍布疮疤的躯体上覆盖着溃烂**的秽物。他们肿胀的器官不时的发出水泡爆裂的声音,隔着几十米,徐逸尘都能闻见那恶心的腐烂味道。

    唯有领头的黑袍独眼人保持着原来的形体,仿佛对追寻而来的徐逸尘两人毫无兴趣,仅仅是挥了挥手,打发自己的手下去解决,自己则开始用一种徐逸尘不曾听闻过的语言开始了新一轮的施法。

    **开始严重变异的狂信徒们停止了自己的祷告,一双双浑浊的眼睛盯着两个外来者,行动了起来。

    “我,咱们真的要和这些玩意打一场么?”维托丽雅极其厌恶的看了一眼即将面对的敌人:“这简直比美帝造的生化兵器都让人倒胃口,那时候我好歹还有一把手枪可用。现在我可不想把我的宝贝梿枷砸在那几个腐烂的脑袋上。”

    显然,无论女武士维托丽雅平时表现的多么爷们,但是在面对这种画风清奇的东西时,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女性化的反应。

    “实话,我觉得不论你想不想和这些玩意打一场,可能都避免不了被溅一身的下场了。”徐逸尘看着已经接近了的敌人:“如果能活下来,我会出钱给你的梿枷做个spa的。”

    在维托丽雅不满的嘟囔声中,徐逸尘手中的军刀散发出了淡淡的金色荧光,几个接近了的混沌怪物,在骤然出现的光芒下,变异的**发出了被被炙烤的吱吱声,一股焦臭的烤肉味混合混沌信徒自身的而味道,让徐逸尘觉得自己绝对会终身难忘。

    赋,显然不只是属性页面中描述的那么简单,当金色光辉出现时,黑袍人巨大的独眼就将注意力转移了过来,常人拳头大的瞳孔骤然一缩,死死的盯着了徐逸尘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

    从一开始,这就注定不是一场让人愉快的战斗,血肉横飞是最好的描述词语。

    几个弓箭手异变而来的怪物,几乎就是由暗红的血色肉块搓揉在一起,勉强保持人形结构,在女武士梿枷横扫之下倒下一大片,红色的堆积物因为痛苦而哀鸣,散落一地。

    徐逸尘灵巧的避开了三把一看就涂满了剧毒的武器,在电光火石之间军刀划过一片寒光。

    铛铛铛!

    一连三刀砍在了一名异变武士脖颈的同一位置,徐逸尘的手掌微微感觉有点发麻,除了第一刀砍破了落刀处的肿瘤,后面两刀仿佛劈砍在了橡胶上一样,反震力着实不。感觉根本就是在和几头犀牛作战,一点砍中血肉的骨头的快感都没有。

    而另一边,被梿枷砸飞的怪物们居然在短暂的“扭捏”后又站了起来。裸露的肌肉似乎对钝击伤害的抗性意外的高强。梿枷带有钉刺的头部所留下的血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完全不能对这些邪恶的家伙产生有效的杀伤效果。

    “见鬼,这帮家伙简直比软泥怪都不如!”维托丽雅心翼翼的躲避着武器击中**后飞溅的血液:“这帮家伙还有疾病传播的能力,刚才我通过了一次疾病感染判定,还好判定成功了。”

    “不净为吾甲,不朽为吾酬。”徐逸尘看着眼前橡皮泥一样敌人,想起来他们的祷告词。看着两人被各色脓液沾满的武器,徐逸尘不禁感慨,这一次任务所遇见的怪物,除了纯粹从五感上恶心你恶心你以外,还拥有所有玩家最闹心的毒素伤害,高速再生这类的属性。

    如果不是自己和维托丽雅的体质属性足够高,而且自己还用的职业赋,恐怕根本没法玩了。

    而远处,随着黑袍人的声音,血肉平台依然在继续扩大,已经快蔓延到徐逸尘两人jin ru的魔法阵入口了。

    现在,徐逸尘终于知道这些人的目的了,他们要把这片瘟疫之地蔓延进物质世界!恐怕连他们的合作者,那个伯爵都不知道这些邪教徒的真正计划,如果不是徐逸尘他们误打误撞来到这里,恐怕明这个时候,整个城市都是一片鬼蜮了,难怪那个暗影刺客急急忙忙的离开这里,恐怕他也怕再晚一会,人死光了,就拿不到报酬了。

    “维托丽雅,没时间和他们纠缠了,那个领头的才是关键,必须阻止他们把这鬼东西弄进安东尼大港!”徐逸尘清楚地知道这片土地上的各种瘟疫一旦出现在安东尼大港,后果就如同在城里释放生化武器,恐怕一之内城里的普通人就会被全部感染。

    女武士又一次击退了这些这真意义上的不死生物:“明白!我会拖住他们的,你有90秒的时间解决他!”

    随着一声怒吼,女武士双目赤红,赫然是开启了状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