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分赃大会
    一头褐色的繁密卷毛,在绣着梅花的黑鹅绒披风衬托下,倒是看起来挺富态,雪白的坎肩上的烫金花纹在两侧透过琉璃的彩光下闪烁。他左手持握着短的权杖,右手习惯性的要搭着座椅的扶手上,但是刚刚放了一半,突然发现自己坐的是个板凳,只好尴尬的冲众人挥了挥手。

    “各位,无需多礼。想必你们也都知道,本城之前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机!”眼前的胖子,作为一个成功的篡权者,必有他的独到之处,之前的尴尬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面不改色的开始讲话。

    “我痛心疾首的宣布这条让人遗憾的消息,我们尊敬的安东尼伯爵,居然勾结邪教徒,试图将整座城市毁于一旦!差一点,老伯爵几十年的努力,就被付之一炬!”安托万表情沉痛的着,下面的吃瓜贵族们一片哗然。

    “肃静!”安托万用自己手中那根短的权杖,敲了敲自己的凳子腿,把大家的注意力重新聚集在了自身上:“安东尼勾结邪教徒的事实,被我的密探所识破,但是他恼羞成怒,当即和邪教徒一起提前发动他们罪恶的计划!要不是狩魔猎人刚泽阁下,和战神殿的李察大人及时赶到,恐怕本人已经。。。”

    着,安托万还像模像样的掏出他的手绢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打了一个大大的响鼻。

    底下的贵族们在一起窃窃私语,而教会的代表们都眼观鼻,鼻观心,揣着明白装糊涂。

    见没有人跳出来质疑安托万的法,底下的贵族也就慢慢的安静了下去,毕竟安托万统治了安东尼大港这么多年,司马昭之心已经路人皆知了,这一次的事搞不好是和教会勾结在了一起,甩开安东尼家族,打算挑明了另起门户。

    但凡是忠于安东尼家族的贵族,这几年不是被流放到黑森林开拓聚集地了,就是被安托万找机会弄死了,剩下在城里的,大多数都是被收买的,或是不在乎领主谁来坐的人。

    见下面慢慢肃静了下来,安托万满意的哼了一声,继续自己的表演:“在冲突之中,罪魁祸首安东尼和邪教徒的首领,负隅顽抗,最终被彻底消灭了。对于安东尼的死,我深表哀悼,是我平时疏忽了对他的教育,才让他在这条不归路上走得这么远。”

    安托万着着站了起来:“为了表示对我的自己惩罚,我将会把代理城主的位置让出来,由城中所有贵族共同选举出一位德高望重的人选!”

    这下不仅底下的贵族们有沸腾了起来,就连狩魔猎人都惊讶了,这个胖子居然良心发现了?

    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学徒在旁边吹之以鼻,哼,欲擒故纵!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面凑到了徐逸尘身边的维托丽雅,看见徐逸尘的表情,疑惑的问了一句:“你觉得他有什么别的目的?”

    “肯定的啊!太明显了,你看这帮神殿代表的头头,一个个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肯定提前和这胖子商量好了,最后推举出来的一定还是他!”徐逸尘用关爱弱智儿童的目光看了看维托丽雅,觉得她的肌肉一定是长到脑子里去了,这么直白的套路还看不出来?

    看着不只是维托丽雅,连自己的老师狩魔猎人刚泽都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原住民没见识也就算了,维托丽雅你也这么耿直,徐逸尘不禁感觉到这eu的公共教育怕不是药丸,看来eu的改革之风还是要继续刮啊!不然怎么能在现代社会拥有竞争力呢?

    “你们看,本来他就想篡权,篡了这么多年,这下伯爵突然被搞死了!虽然真的不是他干的,但是要是他直接接替了领主的位置,以后谁还能相信伯爵不是他弄死的?这个黑锅他是背定了!现在他让大家一起选举,教会明显是支持他的,除了他,谁敢当选?等他被选举上了,教会在一宣传,这不就变成了民选领主了?”徐逸尘细心地解释道:“多了一层遮羞布,以后很多法理上的事,就容易过关了。”

    “咳,咳咳!”一阵咳嗽声从旁边传来,打断了狩魔猎人刚泽和维托丽雅的领悟时间,徐逸尘一抬头,发现不知不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大了,正厅里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自己,李察牧师正尴尬的用力清嗓子。

    台上正举着短的权杖发言的安托万,也满脸尴尬的笑容,假装没听见底下的人了什么,强行继续了下去:“在这次挫败邪教徒的阴谋中,来自各方的帮助是必不可少的,我将代表这座城市,向你们表达崇高的敬意!”

    徐逸尘冲着周围人抱歉的笑了笑,唉?怎么看见好几个贵族打扮的人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什么情况,之前你们还真打算跟着投票竞选领主去了啊?怎么活这么大的?

    当安托万在台上喊出:“来自遥远的东方大陆的赛里斯勇士,徐逸尘!”的时候,感知敏锐的狩魔猎人学徒诧异的捕捉到周围站岗的几个圣武士不自然的**了一下。徐逸尘虽然知道自己在圣武士和牧师中名声一般,但那都是针对自己的战斗风格而言,现在怎么感觉自己快有过街虎的架势呢?

    徐逸尘年轻的外表,让人很难联想到以一己之力拯救城市,而残杀混沌先锋这种令人瞩目的行为,则让他收获了不少来自教会代表那里惊叹的目光,唯有端坐在板凳上的安托万脸色有些僵硬。

    “尊敬的代理领主阁下。。。”徐逸尘着重的在代理两个字上加了重音,在路上,自己的老师已经跟自己过了,狩魔猎人的行动,是一场秘密行动,在混沌裂缝发生的事情,不要对外起,对于普通人来讲,了解太多关于混沌的信息,十分危险。

    这一次,摆在明面上的事实,就是领主和邪教徒勾结在一起,暗中绑架贫民区的人口,用以血祭,打算借用邪神的力量重新恢复安东尼家族的辉煌,结果被教会一打尽。

    私下里,教会和狩魔猎人则达成协议,狩魔猎人不追究教会暗中扶持自己的代理人篡权,也同意安托万成为新的领主,而新任领主则会全力支持狩魔猎人组织,并且在这一次论功行赏的大会上,必须拿出足够的利益,来让狩魔猎人满意。

    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这个场面,徐逸尘在卡着安托万的软肋,不得到狩魔猎人的承认,他就当不成名正言顺的城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