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安托万的藏宝库
    随着会议的结束,准备离开的狩魔猎人刚泽就被李察牧师给叫住了,显然他们还有一些私下里的秘密交易需要在会议之外详细探讨。

    狩魔猎人撇了撇嘴,显然对这种幕后交易吹之以鼻,但是看在自己老朋友的面上,还是走了过去,打算看看那个安托万还有什么想法。

    从一出门开始,就一直贴身跟随徐逸尘和他老师的矮人葛罗音着急的用眼神示意着徐逸尘,转来转去的眼睛,不禁让人怀疑矮人会不会得了什么斗鸡眼的毛病。

    “老师!”受不了矮人眼神攻势的徐逸尘终于开口叫住了自己的老师:“能不能把你的武器先借给我,这位矮人师傅已经迫不及待了。”

    旁边的矮人配合的快速点头,搓来搓去的双手,配上他的眼神,就像是饿了三年的老饕,面前正摆着一桌满汉全席,却没有筷子。

    刚泽爵士不愧是贵族出身,优雅的从自己手腕处抽出了足足一米四长度的,递给了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的徐逸尘。

    “看好我的武器,学徒,可别让这位矮人师傅在上面留下口水。别发呆,只是一个的魔法装备而已,可不是只有你才拿到了好处的。”狩魔猎人冲自己的学徒眨了眨眼睛,显然很满意他的反应。

    看着自己充满恶趣味的老师重新走进了领主俯,徐逸尘对自己在能在领主的宝库中选择任意一件装备这个事充满了期待,但是再看看自己旁边能选择两件的维托丽雅,顿时又感觉自己吃亏了。

    没听过谁家游戏,发放任务奖励的时候还带恐吓勒索的啊?

    “两位,请随我前往领主大人的从宝库挑选各自的奖励。”一个一直在门口等待侍从适时的上前对徐逸尘和维托丽雅低声道。

    用无奈的眼神示意矮人在这里稍安勿躁,再等待一会,两个人随着侍从的指引,前往了领主俯深处。

    ——————————————分割线——————————————

    “你打算挑什么东西?”女武士维托丽雅今没带着自己那把吓人的重型武器,因为要觐见本地领主,只在腰间带了别了一把未开封装饰性的短剑。

    倒是徐逸尘,因为上次任务损失惨重,手中的两把直刃军刀,一把躲闪触手攻击的时候遗失在血肉平台上了,另一把则在纳垢先锋腐蚀性的血液中彻底报废了。

    至于身上其他的装备,除了那个材料未知的,基本上也都损失殆尽了,据他的老师,那件,剩下的部分连做件背心都不宽敞。

    自己打算挑什么东西?我什么都缺啊!徐逸尘在心里呐喊着,早知道安托万那么怂,借着狩魔猎人的虎皮,自己怎么也能额外敲诈个三四件装备,至于现在,只好郁闷的回答:“看情况,我的老师和我安托万的宝库中应该有点好东西,但是不要报太大的期望,他只是个普通人,没什么途径获得强力装备。”

    女武士一脸失望的:“这可和你之前答应的酬劳不一样,我还有咱们有机会趁火打劫把这里的一扫而空呢。”

    额,自己之前确实是那么忽悠过女武士,瞟了一眼前面沉默的带路的侍从,果然不愧是专业的贵族侍从,听见后面的人对没能成功抢劫这里的主人表示很遗憾这种事,依然面无表情,毫无波动,犹如听不见后面人话一样。

    徐逸尘讪笑了一下:“哈哈,计划不如变化快,没想到这个任务会这么快结束,都是那个暗影刺客惹的祸,他把邪教徒的整个计划都卖给我的老师了,城市里还没乱起来,就结束了。对了,你之前跟我关于战团的事?”

    不管怎么模样,这口锅先扔出去再,反正暗影刺客的仇恨已经够大了,再加点应该也没关系,但是没等徐逸尘完之前,一直沉默带路的侍从开口了。

    “先生,女士,领主的密室已经到了,你们可以拿走安托万大人答应给你们的奖励了。”带路的侍从突然在一面画像前停了下来,在一处隐蔽的地方按了一下,用一把造型奢华的钥匙打开了伪装成画像的宝库大门。

    徐逸尘冲带路的侍从点了点头,和女武士一起走进了密室,就这样叉过了之前的话题。

    进了密室,徐逸尘不禁感慨了下安托万的有恃无恐,居然把自己的藏宝密室直接建在了安东尼家族的城堡里,安托万之前到底是多有把握篡权成功啊!

    密室内除了码放的整整齐齐的金砖,银锭,就是随意堆放在角落里的金币银币,几套华丽的盔甲套在木质的假人身上倒是显的很有气势。但是以徐逸尘的目光来看,这几套盔甲的人机效应,恐怕非常差,太多的菱角结构,造型上倒是好看了,但是限制了盔甲最大活动角度。

    两人都没有被成堆的贵金属吸引,女武士率先走向了存放盔甲的区域,第一件盔甲外表被专门的做成了镜面处理,随着女武士伸手捏了捏盔甲上的甲片,徐逸尘看着那片甲片在女武士的手中慢慢扭曲变形,摇了摇头,走向了自己比较感兴趣的武器区域。

    自己只能拿走一件装备,当然要挑选对战斗力提升最强的武器了,跟着两人一起进来的侍从,站在门口处,没有继续跟随两人,只是沉默的站在那里等待两人挑选完毕。

    “请两位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物品,先生和女士,这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有魔法印记,请注意不要被贪婪蒙蔽了眼睛。”侍从在门口低声提示两个人。

    正在用挑剔的目光浏览着安托万的收藏品,徐逸尘听见侍从的提示,总感觉有些心中不安。

    总觉的这个侍从看起来哪里不对劲。尽管带路的侍从一直很沉默,只在需要话的时候才开口,一直尽职尽责的做着自己的工作,尽管面对两个超凡职业者,依然毫不客气的开口警告,把自己主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把一个合格的贵族心腹侍从扮演的淋漓尽致。

    但是就连安托万这个城堡里最位高权重的人,都在女武士的压迫下有点惊慌失措,尽管因为安托万本来就不是个强硬的性格,再加上城市里缺乏超凡者的护卫,所以才底气不足。

    而这个侍从,从开始到现在,在自己面前表现的太不卑不亢了,毫不在意自己面前是两个远超常人超凡者,很不正常,除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