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夜半惊魂
    惊喜还不止这些,徐逸尘之前已经收获过技能信息的法印,这一次终于补全了。

    “经过狩魔猎人刚泽的示范,你学会了法印:昆恩法印——使用昆恩法印会在战斗中为自己附加一个吸收所有伤害的护盾,但只能维持一段时间。”

    “昆恩法印:使用法印创造一个以自己为中心,可以把自己覆盖的球形护盾,可视为法师的防护箭矢技能。其强度受你的智力属性决定,持续时间则由你的魅力属性决定。”

    “经过狩魔猎人刚泽的讲解,还有你自己在这方面的独特领悟,你学会了法印:亚克席法印——使用亚克席法印能够产生魅惑效果,在战斗中可以用于迷惑敌人,让敌人的思维产生混乱。”

    “亚克席法印:使用法印魅惑他人,尽管效果没有法术:支配人类那么效果出众,但是加之以出色的话术引导,可以对目标的心理产生更长远的影响。其效果会取智力属性和魅力属性两者之间的高值作为判定。相对于法师粗暴支配术,每一个善用亚克席法印的狩魔猎人,都是操控人心的大师。因为一些造成严重后果的恶**件,目前该法印是否会继续传给新进学徒,还在长老会的商讨中。”

    最后还有一条不起眼的提示:

    “你获得了配方的部分知识,单靠这些信息你只能造出让人坏肚子的药水。”

    除去最后一条提示外,一个夜晚,学会了三个技能,还不算零星的基础技能提升,自己的老师果然深蕴填鸭式教育的真谛。

    追随者西尔多心翼翼的放好手中的皮鞋,向徐逸尘:“刚泽大人吩咐,等你醒了就去猪头酒找他。”

    同时还偷偷的用眼睛看着徐逸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终于忍不住问道:“大人,我真的能成为超凡者么?我感觉我没有一点超凡的地方,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我知道冈泽大人那么是为了让我有压力,我,我现在有点害怕辜负了老船长的期望。”

    看着自己踌躇不安的追随者,无论再怎么成熟,毕竟还是一个16岁的孩子,于是向他保证道:“西尔多,看着我,我之所以会同意你成为我的追随者,就是因为我看到了你的潜力,你的未来无可限量,只要给你一个机会,你就一定会成功的!”

    从自己的钱袋子里掏出一把金币:“你知道么,老船长让你跟着我,就是因为我能给你这个机会。现在拿着这些钱,去城里找个老师,我需要你在最快的时间里学会数学,绘画等等一切你能学到的知识,钱不够了就回来找我要,我现在只需要你努力学习,等我给你机会的时候,你就给我牢牢抓住他,懂了么?”

    西尔多拿着手中金币点了点头,不知道眼前的大人是在安慰自己还是自己真的有没被发现的潜力,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走向了房门:“大人,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

    人嘛,还是需要自信一点,如果你不努力逼自己一次,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徐逸尘想着自己追随者的极品赋,出门去汇合自己的老师。

    在猪头酒中,狩魔猎人面已经摆了好几瓶喝空了的朗姆酒,在港口城市,这种酒在港口城市非常流行。

    看见自己的学徒走进了酒馆,狩魔猎人伸手招呼徐逸尘坐过来:“徐,三后我就要启程前往凯尔莫.罕了,在我走之前,我会尽可能多的把狩魔猎人的技艺传授给你。”

    “一般狩魔猎人学徒需要30年到50年才能正式出师,尽管你的赋非常惊人,还是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沉淀。我们并非只会舞刀弄枪的莽夫,狩魔猎人更多依靠的是周密的计划,和丰富的经验,这些我会在解决那边的事之后再回来教你。”着狩魔猎人一口干了最后一杯朗姆酒。

    “这几,你和我去城外的郊区,我知道你的身手不错,所以我打算把狩魔猎人的剑术作为临别的礼物送给你。”着狩魔猎人用脚踢了踢桌子下面的东西,徐逸尘看了一眼是准备好的帐篷:“我知道你从那个矮人那买了一个空间袋,上次从精灵那赚来的钱就放在你那,把这些装在你的空间袋里,我们现在就出发。”

    ——————————————分割线——————————————

    就这样,师徒两人沿着城外的土路,一路向森林深处前进。在路上,狩魔猎人刚泽时不时会指点一下徐逸尘,哪些植物是狩魔猎人们常用的草药,哪些是可以食用的,哪些是含有剧毒的,当然后两者在狩魔猎人的描述中时长重叠。

    就这样,徐逸尘一直随着自己的老师走到了深夜,狩魔猎人终于选定了一处沼泽作为夜晚的栖息之地。

    这里的土地潮湿,并不适合作为野外的休息场所,但是徐逸尘没有出声提问,见自己的老师没有反对,就在营地中间升起了一簇篝火。

    徐逸尘能感觉自己的老师在等待着什么,所以即便是在夜晚休息的时候,喝下了药剂,依靠冥想保持着额外的警戒。

    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半夜的时候徐逸尘感觉一个湿漉漉的手掌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一阵阵刺骨的寒气从耳边划过,从手掌的大,徐逸尘推测出背后的人是个人类女性。

    怎么会?完全没有察觉!哪怕是被药剂和技能影响,提高到了16的感知,依然被人摸到了背后!

    徐逸尘全身的寒毛凛栗,一股从心灵深处迸发出来的恐惧感笼罩了全身,徐逸尘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抑制住回头的冲动,潜意识告诉他这么做很危险!

    徐逸尘的左手悄悄的握住了腰间的匕首,浑身的肌肉也做好了准备随时像背后的方向发出致命的一击,即便是在极度恐惧之下,他也不想坐以待毙。

    “别动,学徒。“狩魔猎人的声音从营地的另一侧帐篷中传来:“普通的武器是伤害不了沼泽幽魂的,你最好不要回头,一回头你就死定了。”

    听见自己老师的话,徐逸尘已经转了一半的身体硬生生的停下了,眼角的余光隐约可见一个皮肤发绿的长发女人,贴在自己的背后,他能感觉到她的每一次呼吸,耳边还能听见水滴滴滴答答的从她身上滑落,砸在地面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