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沼泽幽魂
    狩魔猎人今特意找到这里宿营,显然等的就是徐逸尘背后的东西,所以非常平静的:“狩魔猎人最初的敌人就是这些幽魂,鬼怪。但是现在混沌邪魔横行,很多狩魔猎人都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了,今正好把这一课给你补上。”

    “沼泽幽魂的外表一般会以被溺死的女性形象出现,它的行动悄无声息,有时候还可以凭空目标的背后,一般会优先选择青年男性作为自己的狩猎目标。”狩魔猎人刚泽继续进行着教学解。

    但是徐逸尘身后的女士显然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自己的猎物迟迟不愿意回头,让它有些急躁,徐逸尘能感觉一条细长的像蛇一样分叉的信子在他的脖颈来回扫过,冰冷滑腻的触感让他打了个冷战。

    徐逸尘用自己的意志,强行把心底的恐惧感压了下去,刚才突如其来的恐惧差点让他失去思考的能力:“老师,你的不要回头,是字面上的意思么?”

    在营地另一边的狩魔猎人从自己的帐篷中走出来,再离徐逸尘三步远的位置盘膝而坐,仿佛现在只是师徒两人之间的日常交流时间。

    “沼泽幽魂是一种很危险的东西,,不论实力高低,都有可能阴沟翻船,死在它手里的高阶超凡者不在少数。但是一旦你了解它,它就毫无威胁了。当它接触到自己选择的目标后,除非被选中者回头面对它的眼睛,否则它就没办法伤害你。”狩魔猎人看着镇定下来的徐逸尘,在心里不知道第几次赞叹自己的学徒,他就仿佛一颗完美无瑕的钻石,在各个方向都那么的璀璨夺目。

    “它会使用恐惧术,如果活的时间足够长久,还会进化出恐惧光环的效果。”狩魔猎人耐心解释道,仿佛没看自己学徒身后的幽魂就快把舌头伸进他的耳朵里了一样。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存在,既不属于生物,也不属于混沌,没人知道它们的来历。”狩魔猎人把自己的长剑插在了火堆旁边,火光被锋利剑刃倒映在徐逸尘的脸上,他能感觉到趴在自己身后的幽魂微微退缩了一下。

    “我觉得相对于单纯的理论讲解,对于这种东西,还是进行实践教学,效果更好。”狩魔猎人对徐逸尘眨了眨眼,显然这次实践的效果绝对能让自己的学徒记忆深刻。

    徐逸尘用自己最大的毅力克制着想回头看一眼的冲动,深呼吸了一口气,却发现鼻尖弥漫的都是被福尔马林泡过的死尸的味道:“如果我一直不回头,会发生什么?”

    狩魔猎人被自己的学徒逗笑了:“哈哈,没错,只要你能一直坚持不回头,它就没办法伤害你,就连逃跑都不可以!但是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强壮,大多数普通人即便是坚持过了恐惧术的考验,也会在沼泽幽魂的身边越来越虚弱,制止失去意识,然后被它像吃布丁一样,化为脓水吸干。”

    “当然,如果你真的坚持了一整夜,它就会在朝阳升起时的那一瞬间,化为一滩清水,什么也不会留下。”刚泽爵士淡淡的道:“只有杀死过足够多的生命后,沼泽才能孕育出这种幽魂,如果你将来在遇见这种东西,一个都不要放过。”

    “是,老师,我知道了。”徐逸尘也仿佛是在课堂上一样,恭敬的回答,毫不在意自己身后的异类生命。

    徐逸尘缓缓从地面上站起来,走近了狩魔猎人插在地上的,身后的沼泽幽灵暴躁不安的扭动着身躯,在徐逸尘的耳边发出沙哑的嘶吼声,仿佛在催促着眼前的人回头来看它一眼。

    灵体伤害——所有灵体类,幽魂类物理伤害免疫的怪物,手持白狼之爪的人可以对他们造成正常伤害。

    这是徐逸尘第一次使用战斗的时候就看见的属性,瓦雷利亚钢打造的武器所带来的特殊特性。

    在瓦雷利亚钢被发现以前,只有银质武器才能对这种生物造成有效伤害,但是银质武器的质地太软,狩魔猎人在那个年代不得不同时携带两把武器战斗,以应对不同的敌人。

    现在,手持的徐逸尘,则会使用这种新时代的金属,对所有伤害人类的异族进行审判,没有仁慈,没有怜悯,唯有杀戮。

    “以人类之名!”徐逸尘大吼一声,在带来的震慑效果生效那一瞬间,持剑回首!

    被身后的幽魂压制了半个晚上的徐逸尘第一次看清自己敌人的全貌,仿佛淤泥组成的身体整体呈现出腐烂的绿色,组成了一个女性的上半身,飘荡在半空中。

    从腹部开始消失的躯体只余下残缺的内脏,时不时的洒下一些碎片落在地上,化为水渍,一条格外粗壮的肠子从这里一直蔓延到沼泽深处。

    “死!怪物!”想起这个怪物之前还和自己耳鬓厮磨,徐逸尘不禁怒吼一声挥舞着手中的长剑,靠着剑身重量带来的惯性一剑斩首!

    冲冠的怒意,让徐逸尘在沼泽幽灵的尸体落地之前从上至下劈出第二剑,将无头的尸体一分为二,各种脏器体液飞溅远远的落在了两米开外。

    惨遭分尸的怪物在落地之后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化为清水消失在了泥土中,手持长剑的徐逸尘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心情,急促的呼吸声表明他的内心并不像之前所表现的那么冷静。

    狩魔猎人走上前来,从他的手中接过长剑,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你会慢慢习惯的,这个世界对人类并不友好,记住你是一个狩魔猎人,对异族永远不要心怀仁慈。”

    完,收魔猎人就走回了自己的帐篷,重新开始了自己被打断的冥想。

    徐逸尘独自在篝火旁深呼吸了两次,也慢慢沉浸在了冥想的世界中。

    夜晚翩然而过,又是一个明的到来。

    刚蒙蒙亮,狩魔猎人刚泽就从冥想中苏醒了过来,当他站起身来时候,自己的学徒已经恭敬的站在了帐篷门口。

    “从今开始,我会教导你我们这一脉狩魔猎人独有剑术,皮鲁埃特剑术,杀戮之舞。”狩魔猎人肃穆的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