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埃穆斯船长的野望
    新来的卡彭特表示自己毫无意见,没什么事他就要和矮人继续研究合金配方去了,看起了他的兴致一点都不比矮人低。

    “你知道么!传统的材料学加上这里的魔法物质,简直是一门全新的学科!无数种新材料在等着我去研究,合成!我一定会在这里名留青史的!”黑哥们一脸狂热的走了。

    只是他忘了地球区那边已经游戏已经开服好多年了,希望他能比那些同行们有更多新发现。

    不过起暗影刺客,徐逸尘还纳闷为什么都过了三了,还没有消息传出来。不会是被人抓住了把?

    最近领主俯的戒备还是很森严的,因为原来的城卫军死的死,伤的伤,好多人手都是从各大神殿借调过去支援的圣武士。

    据狩魔猎人刚泽的消息,一整支圣武士团即将抵达港口,本来是要顺路镇压城市里可能爆发的混沌感染事件,现在既然问题解决了,就改成了在安东尼大港城外休整一下,然后直接开进黑森林里,去解决那座被开启的混沌大门。

    这就是安托万和教会代表之间达成的默契,各大教会可以在城市里建立神殿,同时安东尼大港负责在战争期间圣武士团的后勤补给。

    以此来换取教会支持他成为安东尼大港的领主,以及圣武士团不会jin ru城市中,而是在城外30公里处的一处旧城堡中修整。

    “城外30公里处的旧城堡,听着很耳熟啊,麻蛋,不会是我的领地?”徐逸尘心虚的想了想:“不会那么巧?”

    傍晚的时候,埃穆斯?洛克菲尔船长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徐逸尘现在居住在雷锤铁匠铺中,特地过来拜访徐逸尘。

    两个人聊了一会,询问了下西尔多的近况,在得知西尔多目前正在城里找地方学习基础知识后,埃穆斯船长出了自己的来意。

    “安托万大人前几派人来询问我一些关于你的事情,我以为你惹上什么麻烦,只了你曾经救过我们。我担心我的水手们会不会透露出什么关于你的秘密,没等我找到他们的踪迹,就听了你受到领主嘉奖的消息,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老船长坐在椅子上,喝着徐逸尘递给他的热茶,这是从矮人那淘来的好东西。

    “今,安托万又派人来找我了,领主愿意资助我一条船,问我愿不愿意担任船长。我知道,领主不会向我无事献殷勤的,肯定是因为你的原因,所以我找到了你,想看看你的意思。”埃穆斯船长眯起眼睛喝了一口杯中热茶,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船长,在这种时候表现的非常谨慎。

    徐逸尘也不得不赞叹一下安托万那个胖子,尽管怎么也不算是好人,但是在这些事上做的滴水不漏,只要有利可图,他就是你最好的朋友。

    抚摸了一下自己怀里得,徐逸尘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船长,不如我资助你,你来给我当船长?”

    突如此来的邀请,让埃穆斯船长以为自己听错了:“你的意思是,你也有一艘船?”

    “现在还没有,但是我打算买一艘船,我确定我的钱足够买下安托万手里那艘船了。”徐逸尘微笑着看着老船长,心里却在盘算到时候到时候如何让安托万相信自己这笔钱和他失窃的密室毫无关系。

    老船长不禁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赛里斯人,尽管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非凡之人,但是他真的没想到,短短几的时间,这个年轻人居然会积累下如此巨额的财富。

    想着在野外那几惊心动魄的经历,这个年轻人的言谈举止,埃穆斯船长站起身来,一丝不苟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像徐逸尘微微鞠躬,道:“很荣幸获得您的信任,我十分愿意成为您的船长。”

    很快,两个人就敲定了这件事的细枝末节,徐逸尘将会支付全部的购船费用,以及采购第一批货物的费用,而老船长则会作为执行人,全权负责买船,进货的相关事宜。

    老船长唯一的要求就是自己挑选水手和船上的其他随行人员,徐逸尘对此表示赞同。双方唯一发生争议的地方,就是徐逸尘希望和老船长对半分成利润,但是埃穆斯船长坚持只收下和之前一样的两成收入。

    “实际上,我不推荐你购买安托万的船。”在正是接受任命后,埃穆斯船长马上jin ru了角色:“作为一个殖民地城市的代理领主,尽管是个非常开明的商业型领主,但是安托万在航运业只是个新手。实际上他手里的船只情况非常让人担心。”

    埃穆斯船长声的出了走后一句话,尽管是在徐逸尘的房间里,依然像是怕被别人听见一样。

    “哦?那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徐逸尘知道老船长不是个无的放矢的人,而且不需要通过安托万交易,免去了自己很多麻烦。

    这种大额资金的周转,还是用于购买当事人的资产,出资人还是最近唯一出入过自己藏宝库的人,将来很难让安托万不把自己和藏宝库失窃的案件联系起来。

    “这种东方的饮料果然很神奇,我能感觉到它温暖了我的胃。”埃穆斯船长细细的品味了一下杯中的茶叶:“现在正好有个好机会入手一艘不错的船!那是一艘四桅的盖伦船,翠鸟号,是条好船!就是价格贵了点,但是非常值得!”

    看着眉飞色舞的老船长,徐逸尘觉得他可能瞄上这艘船不止一了:“和我仔细这船,为什么一条这么好船会有人出手?”

    埃穆斯船长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是这样的,前几港口区出现了几起失踪案件,闹得沸沸扬扬的,其中就有这条船的船东和船长。据他们当时正在港口区的一处仓库里抽查货物,连带船东的长子,仓库看守人员一起失踪了,到现在也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老船长的话,让徐逸尘想起了之前在混沌裂缝看见的血肉平台,再想想那些失踪的人,隐约感觉喉咙发干,胃里反酸。

    尽管他算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合格士兵,但是沐浴鲜血和沐浴在人体的残渣里,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他和女武士在战后很默契的谁都没有询问过那些失踪人口的下落,也从未互相交流过当时的情景,就是因为不想在回忆起来这些事。

    “船东的遗孀不想在继续经营这条船了,她打算变卖全部家产离开这里,返回旧大陆的英布拉姆生活。”埃穆斯船长觉得自己的新合作伙伴好像有些不舒服,热心的给徐逸尘添了一杯热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