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下
    毫不顾忌在桌子上躺着的是个垂死的伤员,徐逸尘用手指从箭矢**的方向探进了暗影刺客的伤口中。

    昏迷中的暗影刺客微微抽搐了几下,没有醒过来。徐逸尘通过指尖的触觉发现伤口处有很多肌肉被撕裂的痕迹,在皮肤之下,看不出来,但是伤口内部周围的肌肉已经被搅碎了。

    幸运的是在这一箭从肌肉组织中穿过,特制的纤细箭杆,没有伤害到骨骼。

    从被贯穿的方向看,暗影刺客应该是迅速的折断了箭矢,在箭矢射出的方向抽离箭杆,因为这一侧伤口还比较完整。

    暗影刺客的伤口一直没有大规模出血,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很方便徐逸尘检查伤口,这不仅保住了他的性命,也没给他的敌人留下可以跟踪的线索。

    但是看着箭矢在暗影刺客腿后侧留下的伤口,足有两根手指的粗细,徐逸尘觉得还有另一种可能,这只箭矢很可能没有尾羽!

    想起了以前在学校中学习过的一种专门抓活口的特制弩箭,徐逸尘在脑海中补全了暗影刺客的受伤过程。

    在潜行中被持盾武士击中,一路强行突破封锁,在逃命的时候,埋伏在房顶上的弩手,从上而下,用尾部带着绳索的箭矢贯穿了刺客的腿。

    这种箭矢因为没有尾羽,所以飞行距离不是很长,使用者除非是老手,否则根本射不到目标!

    来不及斩断绳索,或是绳索格外结实,刺客被这只特制箭矢困在了原地,像一条被拴在木桩上的动物,在战斗的过程中,连接着固定物的绳索在刺客的腿后侧不断的摩擦,造成了现在的伤口。

    一个力量极高的盾战士,一个灵巧高,有特制装备的偷袭者,不是神殿势力,想到这里,徐逸尘松了一口气。

    尽管贪图中的财富,但是徐逸尘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因为这种事和教会势力翻脸。

    放下心来的徐逸尘这才用短消息联系女武士维托丽雅:“我们的财主到了,人在我这,有点麻烦,想办法弄点治疗外伤的药物,别被人发现,可能有尾巴。”

    女武士一直以来的表现都十分靠得住:“收到,我这里有药物储备。”

    实际上不仅仅是储备,当女武士赶到的时候,携带的治疗物品包括但不限于酒精,绷带,手术刀,治疗药水,恢复术卷轴,甚至还有一把用于截肢的骨锯。

    连徐逸尘都诧异了,这玩意是在哪买的?

    检查了一下治疗药水和恢复术卷轴,看起来是神殿出品的最低端产品,这应该还是女武士刚进游戏的时候买的。

    捏着鼻子给暗影刺客灌了两瓶治疗药水,果然不愧是超凡者,尽管遭受了这么重的伤势,生命体征虽然虚弱,但是心跳依然有力。

    徐逸尘用手轻轻的拂过暗影刺客的右胸,这里是最严重的伤势,整个胸腔都微微凹了进去,一根彻底断裂的肋骨显眼的将皮肤撑起,这也是徐逸尘最担心的地方,这根肋骨彻底断了,他需要确定断裂部分会不会刺破内脏,造成严重的大出血。

    在学校里,徐逸尘曾经学习过战场急救,但是模拟测试的时候相似伤势的伤员,徐逸尘可以直接放弃抢救,用速干营养囊固定完毕就送往战地医院。如果条件不允许,则就地给他一个解脱。

    抬头看了看女武士胡萝卜粗的手指,徐逸尘决定还是自己冒险一搏,毕竟这个世界的超凡者身体素质相当不错,至于成功率,只能听由命了。

    默默的在胸前画了个十字,徐逸尘拿起一把手术刀开始挑战自己的战地急救技能,这个祈祷的动作看的女武士都出了一身冷汗,一个向上帝祈祷想要拯救偷生命的政委。。。

    “我,要不然我们还是绑架个治疗师过来,或者直接把他扔在神殿门口得了。”在战场上杀戮是一回事,看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伤员死在蒙古大夫的倒下则是另一回事了,女武士有点过意不去。

    “不可能,就算他能挺到那个时候,也会在被拷问之后被吊死在广场上,这种没背景没靠山的人,是最好的替罪羊,安托万做梦都会笑出声。”徐逸尘冷漠的用刀锋划开了真皮层,露出了里面的肌肉组织。

    “万一他把我们的计划供出来了,最后也难逃一死,那样的话还不如死在我手上。”徐逸尘用消过毒的止血钳钳住了两个出血点,靠着暗影刺客出血量非常少的原因,徐逸尘觉得自己完成碎骨清理的可能性大增。

    “把剪刀递给我,如果我一会没有不心割断他的动脉血管,他能看见明的太阳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徐逸尘冷静的声音让女武士的心多少放下了一些。

    “为了我们的财宝着想,我也会让他活着清醒过来,在门口帮我放哨,别让其他人知道这里还有个通缉犯。”徐逸尘头也不抬的指挥着女武士。

    看着徐逸尘淡定的用酒精仔细清洗着自己的手,然后在暗影刺客的胸腔中来回翻弄,将断裂的骨骼碎片取出放在身边的盘子里,女武士静悄悄的走到了门口,离这里远远的。

    jin ru了专注状态的徐逸尘,仿佛回到了模拟战场上炮火连的阵地,心无旁贷的按照现代医学的方式将手中的开放性肋骨骨折手术继续了下去。

    暗影刺客的运气不不错,或者是艺高人胆大,在多跟肋骨骨折后,又进行了剧烈运动,却奇迹般的没有刺穿自己的肺,不然他连逃跑的机会都不会有。

    清楚了碎骨片和周围失去生机的组织,徐逸尘拿起那个他以为用不到的骨锯,消毒之后,慢慢搓平了骨骼骨骼断裂端的欠茬,防止缝合后刺伤周围的组织。

    又确定肋间血管没有被自己不心划开,徐逸尘这个时候才觉得,眼前的伤员命保住了,随后开始了伤口的缝合工作。

    当徐逸尘停下手中的工作时,外面的已经萌萌亮了,他感觉这一场战地急救下来,快比自己之前和混沌先锋战斗的消耗大了。

    女武士看见徐逸尘站直了身体,凑过来问:“怎么样?他活下来了么?要是不行,我就找个熟人,把他剁碎了连夜拉出城埋了,不会有人发现的。”

    这时,一个虚弱的声音从桌子上的人口中发出:“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