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黑船之影
    把需要折现的首饰放进了自己之前使用的旧空间袋中,徐逸尘这一次打算去目盲之眼珠宝屋试试运气,一部分一部分的拿去折现,那个女巫应该不会对自己下手?

    而且,连混沌邪魔都被那女人当做宠物来养,区区领主,她应该完全不会放在眼里?抱着这样的心态,徐逸尘带着女武士维托丽雅一同前往了女巫的珠宝店。

    为了不自找麻烦,到手的装备暂时还不能光明正大的穿出去,不过自己在城里的时间也不多了,商船的事情一搞定,徐逸尘就打算前往自己的领地视察一番。

    当徐逸尘再次踏入安东尼大港的生活区时,才真正感觉到城市里风声鹤唳的气氛,色才刚刚见黑,家家户户已经关门闭户了。

    诺大的交易区除了零星几个开着门外,居然也连个人影都没有。唯有远处城卫队现在将近30人一队的巡逻队,才会在军官的带领下匆匆巡逻路过这里。

    但是臃肿的队伍中,大多数士兵都是新招募不久的新兵,在沉默之中畏手畏脚的,像是害怕发出声音惹来麻烦一样。

    整座城市在这一次徐逸尘亲身经历的混沌侵蚀中,失去了将近条生命,虽然大多数是贫民区的无产者,但是对所有居民来,这几的变故已经足够这些几乎没经历过战争的人吓破了胆子。

    “走,别想那么多,他们还不算难过,你应该去城外的难民营看看,那才是人间地狱。”女武士推了一把徐逸尘,示意他继续走,别把巡逻队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不知道泰德他们几个怎么样了,徐逸尘想起他们几个当时也是要去难民聚集地,寻找罗格营地的幸存者。他打算忙完了手头的事,就过去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

    还是那个看起来像是占卜屋的神秘珠宝店,从熏香的味道上来看,目盲之眼的主人依旧保持自己一贯的品味。

    只是这里的主人没有坐在自己长做的位置上,女武士低了低头,也从门口挤了进来:“这里的店主人挺好的,我在这里出手过一次战利品,只要东西不错,一般都不会压价。”

    想起自己上次在这里换到的金币和那件,徐逸尘也不禁同意女武士的观点,这个女巫从头到脚都给人一种不差钱的土豪感。

    依然是那个听不出年龄的声音从柜台后面那个神秘的房门中船了出来:“又是你,猎人,如果你再多来几次,将来我可能会有一个固定的狩魔猎人客户呢。”

    依然穿着那身紫色长袍的女巫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慵懒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是不是有什么棘手的东西,需要我帮忙处理?”

    徐逸尘情不自禁的在视线范围呢了一下那个被当成猫养的混沌邪魔,顺手拿自己的老师来扯大旗:“是的,有笔大买卖。我的老师你这里一直童叟无欺,价格公道。”

    女巫一直保持着慵懒却端庄的姿态依靠在软塌之上,听到徐逸尘这句话不禁大笑了起来,这是徐逸尘第一次看见她张开自己的嘴:“你真可爱,猎人,你一定是才当上狩魔猎人学徒没多久?连我们和狩魔猎人的历史都不知道。”

    女武士对两个人的交流毫无兴趣,在墙壁上的架子里拿出了一个猫咪的雕塑,通体乌黑,唯有四肢爪子,像戴了手套一般雪白,葡萄大的眼睛,在周围灯光下闪烁着光芒,整个雕塑惟妙惟肖的,宛若活物。

    “都是一些首饰珠宝,我们在海边找到了一艘沉船,收获还不错。”徐逸尘面部色心不跳的随口编了个谎话。

    “呵呵呵,猎人,把你的东西都拿出来我看看,这一次看在你这么有趣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们的计俩了,反正安托万那个胖子也不敢找我的麻烦。”女巫笑呵呵的看着徐逸尘的眼睛道。

    徐逸尘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微笑,从准备好的空间袋里一件一件的把自己这一次打算折现的东西都堆在了台上,仿佛谎言被拆穿的不是自己一样。

    把最后一件独角兽那倒在了台上,徐逸尘做出了个请的手势:“验货,老板,你打算出多少?”

    女巫饶有兴致的把玩着独角兽玩具,似乎对着玩意很感兴趣,一边随手扒拉着桌子上剩下的东西:“啧啧,安托万这么多年就收藏了这些破烂?我这里可不是收破烂的地方,这不是全部把?”

    “还有一点,过一阵子我我在拿过来。”徐逸尘看着女巫挑剔的在珠宝堆里审视着。

    “你有两个选择。”女巫用玩味的眼神看着耍花招的狩魔猎人学徒:“第一,我用市价的三成收购你的东西,相信我,在这做城市里除了我,没人敢做这桩生意。但是不幸的是,我听你最近急需用钱?对了,我恰好对港口的一艘大船感兴趣,最近正在和船主的遗孀谈价格呢。”

    徐逸尘撇了撇嘴,尽管自己已经很谨慎了,但是对这个来历神秘的女巫,他还是低估了对方的情报能力。

    “我们女巫么,没事就在房间里用扑克牌占卜一下未来,总是能知道很多秘密。”女巫幸灾乐祸的继续道:“当然,还有第二个选择。”

    “如果你肯帮我一个忙,我就按市价收购你手上所有的要出手的东西,而且我会离你的买卖远远的。”女巫抛出了自己的橄榄枝。

    “看,你要我帮你什么忙?”徐逸尘打算听听女巫的要求。

    “不要担心,不是让你去杀人放火。”女巫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我知道你有一片领地,我需要你帮我保护几个孩子,在圣武士到来之前,你只要保证他们在你的领地上,安全的度过。”

    “我不明白,他们面临着什么人的威胁,连你都不敢直面锋芒明,却觉得我能完成这个任务?”徐逸尘问道。

    “黑船,孩子。如果你跟你的老师学习过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你就明白我的是什么。”女巫用前所未有的严肃语气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