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赤诚者之心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是我需要考虑一下自己的立场,我不会在重重迷雾中做出选择。”徐逸尘把自己之前拿出来的首饰都收回了自己的空间袋。

    在女巫的沉默中,徐逸尘开口道:“黑船什么时候抵达?我会在在这之前给你答复的。”

    “后夜里,月耀之时前后。”女巫的声音冷淡了不少:“就算你不愿意帮助我们,我也不希望你会是一个告密者,那样会让我对狩魔猎人的选择感到非常失望。”

    “我会守口如瓶的。”徐逸尘做了一个拉拉锁的动作:“现在,让我和我的同伴离开。”

    “哼,希望你所言非虚。”女巫又打了个响指,女武士仿佛重新活过来了一样,把手中的猫咪雕塑心的放回了架子上。

    “走,我们暂时谈不拢价格,我还要去其他地方问问行情。”徐逸尘一语双关的对女武士。

    女武士疑惑的看了看徐逸尘和女巫,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而后掏出自己的酒壶喝了一大口,就把这个想法抛在了脑后。

    临出门之前,徐逸尘对女巫:“猫处理的不错,我很喜欢。”

    在徐逸尘他们走了以后,女巫仿佛松了一口气,对着空气道:“这个猎人狡猾的很,但是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告诉其他人准备开始行动。”

    “是,主人。”空无一人的空气中另一个声音回应道。

    走在街上的徐逸尘一直在思考自己的日志中的任务,自己到底应该如何选择?狩魔猎人的身份给自己带来了很多其他人接触不到的机会,但是相应的,也承担了前所未有的风险。

    两个阵营,两个势力,女巫的话里面到底有多少是真话,有哪些是为了博取同情,经过艺术加工的?

    赤诚者之心修女会又是什么样的立场?黑船上有隐藏了什么秘密?为什么女巫们要在这里拦截黑船?她们的目标到底是不是女巫所的那三个孩子?

    如果是的话,那三个孩子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女巫会恐怕不会每一次都拦截修女会的黑船,如果女巫会的势力如此强大,也不会需要自己帮忙掩护了。

    如此费尽周折,她们又为什么放心的把那三个孩子交给自己来保护?因为自己是狩魔猎人?还是因为自己的老师是刚泽?阿拉贡?

    如果那三个孩子只是摆在明面上的靶子呢?女巫会的真正目标是什么?这样的话自己帮助了他们,会不会成为帮他们转移赤诚者之心修女会注意力的炮灰?

    一时间,徐逸尘在内心里分析了很多种可能,但是情报太少,让徐逸尘也难以在一团乱麻中找到隐藏在幕后的真像。

    看了看旁边的女武士维托丽雅,狩魔猎人学徒想起了上一次在领主俯时女武士的反应,叹了口气,放弃了和她一起分析任务的想法,感觉自己无比怀念黄土区的同胞。

    女武士半路就找了个酒馆,和徐逸尘了一声自己去找门路了,就拐了进去,里面霎时间传出来的欢呼声让徐逸尘觉得女武士可能真能在酒馆里找到销赃的门路。

    当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徐逸尘看见无聊的暗影刺客,正用自己完好的那只手,用从桌子上扣下来的木屑丢房间里的苍蝇,几只不知名的昆虫已经被木刺钉在了房顶上。

    徐逸尘看着桌子上的咸鱼刺客,这货不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么,没准会知道一些内幕,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徐逸尘开口问道:“喂,你听没听过赤诚者之心修女会?”

    暗影刺客科林正在瞄准一只苍蝇,他已经失败了四次,这一次绝不能让它在暗影刺客的刺杀中逃脱!结果赌上自己职业尊严的一击,就这样被徐逸尘的话打断了。

    看着暗影刺客的手一颤,木刺不知道都飞到哪里去了,徐逸尘就知道,自己的这次走运了,拖了个椅子做了过来,等着暗影刺客坦白交代。

    “你从哪里听的赤诚者之心修女会的?”暗影刺客的表情像时被吓了一跳:“也对,你是狩魔猎人,总会有渠道知道这些人的。。。你不会是得到消息,最近有黑船要路过这里?”

    “你猜对了,如果不想我们的计划受到意外影响失败,你最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因为我的老师暂时不在这里。”徐逸尘感觉自己这应该不算在欺骗暗影刺客,自己如果完蛋了,暗影刺客就死定了。

    “如果你的老师不在这里,我建议你最好离他们远远的,假装不知道他们在这就是最好的应对方式。”暗影刺客的话让徐逸尘微微皱了下眉头,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那帮疯女人,我没法评论她们和混沌哪一边更让人难以难受。”暗影刺客挥动手臂加强自己的服力:“混沌崇拜者,我也和他们达成过短暂的合作,你知道?”

    暗影刺客完之后,心翼翼的观察着狩魔猎人学徒的态度,见徐逸尘没有什么过度反应,才放心的继续。

    “信混沌的那些人,有的是被强大的力量迷了心,有的是被引诱的失去了理智,大多数则是真的蠢。”曾经忽悠过混沌势力的暗影刺客挺了挺胸膛,表明自己有资格这么,却被伤口疼痛打回了现实。

    “但是,那帮修女,她们全都是变态啊!任何与混沌相关的人在她们眼里都有罪,唯一的刑罚就是死刑,确切的是火刑。”暗影刺客起她们的时候,不禁咽了口口水。

    “据她们无时无刻不在驾驶着巨大的黑船,巡视着各个地区,搜寻着能沟通混沌力量的人,或者是烧死和混沌有染的人。”到后者的时候,暗影刺客看了看狩魔猎人学徒:“相信我,她们爱死这个工作了。”

    徐逸尘的毫无反应,仅仅是催促了一下暗影刺客:“继续。”

    “有一次,我接到悬赏,要杀死一个隐居在偏远村庄的术士,那个老家伙隐藏的很好,我在村子里暗中潜伏了20,都没能确定目标。”暗影刺客:“村子里的每个居民看起来都是普通的农民,最普通的那种。”

    暗影刺客好像不想回忆起那段记忆一般:“我没想到在那里会遇见了黑船上的战斗修女们,但我知道她们的目标应该跟我是一样的。她们成群的闯入了那个村子,把所有居民的都聚集在村子中央的广场上。”

    “她们懒得找那个伪装起来的术士是哪一个,实际上她们打算按个烧死所有人,一直到找出那个术士为止。”暗影刺客的话,让狩魔猎人学徒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