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我是个逃兵
    李彦隆,男,24岁,新华夏人,2170年入伍,2173年退役。

    加入军队一直以来都是李彦隆心里的一根刺,作为新华夏战后崛起中出生的第一代人,李彦龙一直以来的人生都可以用赢家来形容。

    李家三代从军,到了李彦龙父亲这一代人,家中三个儿子,在战争中死了一个,剩下的两个都混上了校级军衔。

    李彦龙一家在李彦龙不到6岁的时候,就跟随父亲的工作搬迁了到瀛洲。作为当地驻军的军官家属,李彦龙在幼年就习惯了作为特殊阶级的待遇,无论是教育,饮食,住宿,都和本地的孩子拉开了距离。

    当他上了高中开始,遗传自李家的出色身体素质(据传言,李彦龙的爷爷曾经秘密参加过新华夏第一代人体强化实验),李彦龙除了门门功课爆表之外,还制霸了全年级的体育项目。

    不仅如此,李彦龙年少轻狂,仗着自己的特殊背景,和从耳读目染学会的格斗技巧,一统了了附近数个学校的地下世界,女朋友同时交了两三个,连当地的治安所都不愿意管他的事。

    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因为没准哪就飞来横祸了。

    那一次,嚣张惯了李彦龙在大街上收保护费的时候,收到了一家拉面店,遇到了正在店里和一帮人吃面的父亲,李云龙。

    很难想象,李云龙当时心情,因为和自己一起吃饭的人,有两个是自己过去的老上级,现在已经是中将军衔了,还有一个叫赵刚,战争时期是自己部队上的政委,他们几个这一次是秘密来访瀛洲,处理一件非常棘手的突发事件。

    结果几个人偷偷跑出军营吃个便饭的功夫,居然碰到自己的儿子来收保护费,从老板淡定的表现来看,绝对不是第一次。

    李云龙当场就把自己手中的筷子掐断了,如果不是自己的警卫员魏大勇拦着自己,李云龙非他娘的把这个逆子打死不可!

    事后,李彦龙的悠闲日子结束了,被他老子李云龙一纸调令,托政委赵刚经手,直接送进了军队的训练营。

    那段日子对李彦龙来,真的是地狱一般,没日没夜的操练,演习,平时引以为傲的身体素质,仅仅能保证自己勉强不掉队,所有的教官都是面无表情的政委,仿佛机器人一般的冷酷无情。

    没有一能安慰的睡个觉,根据自动检测装置,全连jin ru80%jin ru睡眠状态后,机械卫兵就会自动jin ru突袭模式。

    无数次,在梦中怀念自己在瀛洲的日子时,一颗加强版的臭鼬蛋或是生物震撼弹就会被扔进自己的房间。

    前者会让自己在一个月之内都散发着比臭鼬都浓的臭味,后者则会让人在三之内失去平衡感,能活生生让人呕吐到脱水。

    一直到自己终于能在危险发生之前感觉到预兆,李彦龙才摆脱了夜半偷袭,足足两年700个日夜,李彦龙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一直到现在jin ru游戏中,李彦龙都保持着睡觉时携带防具的习惯。

    等一直不合群的李彦龙最终发现自己进的不是普通的新兵营的时候,已经是在应龙级轨道突击舰上的时候了。

    “你什么?我得穿着这个玩意从这里跳下去?”李彦龙的声音在全覆式轨道空降盔甲中显得有些沉闷。

    自己的队长沉默的点了点头,隔着黑色的护目镜,李彦龙看不出来他的表情,依然不死心的问:“你确定么?我们现在离地面足足有四百五十公里!你却要求我跳下去落在下面篮球场大的空地上?万一这玩意没能正常工作怎么办?万一我落在了火山口里怎么办?”

    队长盯着自己头盔内屏幕上的倒计时回答道:“你跳下去的时候要注意自己姿势,在397千米的轨道上,正好有eu的空间站会飘过,如果你不幸击中了它,可能会影响你的落地轨道。”

    “你什么?我会和空间站擦肩而过?”李彦龙一脸黑人问号。

    “你所穿着的黄泉式轨道空降外骨骼,在最近30000次空降中,因为机械故障导致硬着陆,使士兵致死的事件,只发生过两起,他们都是在被防空火力直接命中后出现故障的,所以你无须担心。”队长的声音从耳麦里传了出来,李彦龙此时发现,自己的外骨骼盔甲已经完成了封闭状态。

    “喂喂!等等,我还有句话想对我爸爸,我错了,我再也不会虚度青春了,我悔过!”李彦龙的声音发自肺腑。

    却感动不了自己眼前的队长:“顺便一下,如果你真的不幸落在了火山口中,凭借盔甲的强度,你可以在岩浆中生存20分钟,然后被盔甲内部的温度烤熟,变成焦炭,我们回收盔甲后,需要仔细的清理你的残骸,才能交给下一个新兵使用,所以,请仔细核对你的空降轨迹。”

    没等李彦龙再废话,队长打开舱门,一脚把李彦龙踹了出去:“为了胜利!让我们黄泉相见!这是黄泉轨道突击队的口号,希望你不要玷污了它!最后,我是政委赵刚!不是你的队长。”

    惨叫中的李彦龙根本没时间理会最后几句话了,当然也看不见头盔中赵刚政委的脸。

    因为他正在心的操作他的空降轨迹,幸运的以毫厘之差错过了eu的空间站,在双方惊慌的叫骂声中,政委笑的十分开怀。

    在那一次着陆之后,李彦龙终于如愿以偿的因为心理创伤离开了军队,因为受不了自己父亲失望的眼神,李彦龙背着家里提交了殖民舰队志愿者登记表,离开了地球。

    ——————————————分割线——————————————

    李彦龙看着眼前的黄土区玩家,在他的眼神中,李彦龙想起了自己在新兵营受训时候负责监督的政委,那些人给人的感觉,反复是生产线上下来的同一批次的产品一般。

    下意识的收紧了分散站立的双脚,如果不是手中的钉头锤和厚重的盾牌提醒了他,李彦龙几乎要敬礼立正了。

    “你在搞什么鬼?”站在徐逸尘身后的地精发现自己的同伙正在发呆,一边灵活的躲避着那个玩家的攻击,一边骂骂咧咧的问道。

    “管好你的嘴,地精,不然我就用它装我的盾牌!”李彦龙回敬了一句,抄起家伙加入了战斗,一对一可不是海盗的风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