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新兵报到
    徐逸尘发现在巷子里堵自己的居然是之前埋伏暗影刺客的双人组!自己正前方的重甲武士手装备着一个尺寸惊人的盾牌,身后的地精则双持着淡绿色的匕首。

    该死的,一定是自己之前走神走得太厉害了,那个地精也就算了,居然连这个穿重甲的埋伏在自己前面都没发现!

    不知道为什么,堵在前面的重甲武士没有第一时间配合身后地精攻击自己,徐逸尘得到了宝贵的喘息之机,用阿尔德法印抵挡了地精的一次偷袭。

    来不及打开空间袋找,徐逸尘抓住机会从腰间抽出了在矮人那临时采购的直刃军刀,在这个狭窄的巷子里,这种短兵器更有效率!

    暗影刺客的之前的警告果然不错,眼前这个只有自己一半高的地精,灵巧恐怕比自己还高,今提供的属性点加在了力量上,徐逸尘的武器一直追着对方的衣角空手而归。

    仗着自己矮的躯体,地精一次次翻滚,腾跃,在狭窄的巷子中靠着墙壁左右弹射来躲避自己的攻击,徐逸尘却因为要分身防备身后的重甲武士而频频吃亏。

    一时间,自己眼中,到处都是地精跳来跳去的淡绿色身影,徐逸尘感觉自己仿佛在和尤达大师作战!

    还好自己穿在里面的,徐逸尘才没被地精手上的匕首开膛破肚,因为身高的问题,地精的攻击一直针对着徐逸尘的下三路。

    无论再怎么心,徐逸尘的腿上还是在几回合之内被开了个口子,幸运的是他依靠自己狩魔猎人的体质轻松扛过了中毒状态。

    不太适应正面强攻的地精,此时也是靠着一口爆发了自己最好的状态,将近20秒的连续快攻却没能等到自己同伴的支援。

    恼羞成怒的地精不禁破口大骂,这一次和自己一起来给安托万那个人当保镖的,是那个最近刚加入的新人。

    手底下功夫不错,战斗方式也适合担当保镖的位置,玛玛特意让他带这个新人出来锻炼一下。玛玛很久没有这么注意过一个新人了,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关键时刻掉链子!

    随着地精的声音,李彦龙猛的从回忆中脱离了出来,不算去在军队中养成的自律习惯,本质上李彦龙依然是那个纵横校园的花花公子,一点亏都不肯吃,马上就用更肮脏的语言碾压了回去。

    一方依靠着新华夏博大精深的语言艺术,另一方是在海盗窝里出来的老油条,李彦龙和地精隔着徐逸尘,在语言艺术上的争锋一时间竟然比手上的动作还精彩。

    徐逸尘一直留意着身后的重甲武士,暗影刺客被打断的肋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持盾的重甲武士威胁有多大。

    用手中的军刀把眼前的地精逼近在了一个角落,地精故技重施,依靠墙壁作为支撑像另一个方向横跃,徐逸尘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阿尔德法印早已蓄势待发,从另一只手中激发而出,在空中无法变向的地精被冲击力远远的击飞而去,体型种的优点和缺点都如此突出,灵巧高达17点的徐逸尘都没办法跟上地精的反应速度,他怀疑地精也拥有类似的赋!

    然而,物理学永远中立,无论是体型的合适大体型的敌人,在空中下坠的速度是一样,当地精再一次腾空跃起的时候,被徐逸尘抓住了机会,体重只有徐逸尘三分之一的地精被阿尔德法印远远的击飞!

    此时,徐逸尘身后重甲武士的盾牌已经挥舞而来!盾牌带动的空气,带动着黑色的发髻在空中狂舞不止!

    千钧一发之际,徐逸尘旋转身体面对着敌人,整个人自膝盖开始向后仰去,强劲的核心肌肉支撑着徐逸尘完成了一个铁板桥的动作。

    巨大的盾牌擦着徐逸尘的鼻尖挥击而去!

    然而经验丰富的重甲武士在第一时间就依靠手臂的力道,强行停止了盾牌的惯性运动,向下将盾牌重重砸下!

    徐逸尘来不及起身,反手握刀狠狠的插向地面,依靠反震的力量向右侧翻滚躲开了盾牌的重击。

    在重甲武士手中,巨大的盾牌依靠尖锐的底部足足嵌入了地面近三分之一的深度!

    来不及重拾武器,徐逸尘直接撞进了重甲武士的怀里,依靠体重将重甲武士逼退一步,不得不放弃了手中的盾牌。

    紧接着徐逸尘赤手空拳,在重甲武士做出反应之前,接连用掌侧砍击重甲武士的头盔和胸甲连接处的护颈!徐逸尘能感觉自己的手骨在与金属的碰撞中变形,碎裂,但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两秒之内,一连十三击,同一个位置!依靠着加成后高达15点的力量,护颈终于因为连续受创而变形,重甲武士也因为呼吸困难而有些惊慌失措!

    菜鸟!徐逸尘从重甲武士开局时候的愣神,猜测这个武士是个缺乏实战经验的新手,这成了他唯一的突破口!

    徐逸尘伸出双臂,箍住重甲武士的脖颈,用膝盖对敌人的腹部造成伤害,对方的盔甲在腰腹位置使用了相对薄弱链甲,以此保证一定的灵活性,却没法防御钝击伤害。

    “呯!呯!”

    当徐逸尘松开手时,重甲武士仿佛一滩烂泥,倒在了地上。

    从最开始,徐逸尘的首要目标就是这个重甲武士,再狭窄的巷子里,这种持盾士兵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很容易把自己逼到死角!

    再一转身,徐逸尘发现那个地精已经在巷尾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空无一人的巷子里,只剩下重甲武士因为呼吸困难发出的微弱“咳。。吱”声音。

    重甲武士倒在地上,双手徒劳的试图脱下自己的头盔,双腿在地上无力的蹬踹,声音逐渐低沉了下去。

    徐逸尘确定那个地精没有埋伏在附近后,用力的扯下了对方变形的护颈,摘掉了重甲武士的头盔,重甲下的武士这时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了。

    徐逸尘这才发现,盔甲下的敌人居然是一个玩家,之前额头上显眼的红色标记被头盔所遮掩,黑色的头发,黄色皮肤显示着他是个根红苗正的黄土区玩家。

    李彦龙在陷入昏迷之前最后看见的场景,就是徐逸尘杀气凛然的眼神,深褐色的瞳孔,熟悉的表情,因为缺氧而昏沉沉的大脑,让他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段地狱般的日子。

    徐逸尘看着眼前的玩家用**的手向自己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报告政委,新兵李彦龙完成训练!”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