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落难的骑士
    再一次站在了目盲之眼珠宝屋的门钱,徐逸尘已经在心里做出了选择。

    与道德无关,徐逸尘完全可以理解修女们的行事方式。面对混沌的威胁,斩草除根是最好的应对方式,作为狩魔猎人学徒的徐逸尘可以坦然接受。

    无论那些修女们是尽忠职守还是乐在其中,作为现代军人的徐逸尘都不会有什么偏见,因为在杀戮效率上,双方甚至无法相提并论。

    就像成为狩魔猎人那,徐逸尘所,在这个世界上,我无所畏惧!

    无论赤诚者之心修女会和她们背后的巫王有多强大,徐逸尘都无所畏惧,女巫们开出的价码,很丰厚,作为玩家,利益优先!

    当然这也是经过多方面考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

    首先,巫王和赤诚者之心修女会没有盟友,在安东尼大港,修女们是孤立的;女巫们做好充足的准备,除了女巫自己所属的势力外,可能还有外海的海盗,黑船内部的潜伏人员;从城内看,教会势力应该会极不情愿的对修女们伸出援手,但是指望他们拼命就算了。

    而徐逸尘自己,只是负责接应,如果行动失败,徐逸尘会把自己撇得一清二楚。最坏的结果,不过是自己参加了这次针对黑船的行为被曝光,除了修女会,还会有谁来找自己的麻烦?

    狩魔猎人本来也和修女会只保持了明面上的和平,而且,等巫王和赤诚者之心修女会做出反应的时候,需要等多长时间?作为玩家,那个时候自己是否还需要心翼翼的对待他们?

    带着满腹的算计,徐逸尘推开了目盲之眼珠宝屋的大门。

    但是迎面而来的冲击波让毫无准备的徐逸尘直接击飞撞在了街对面的墙上,砖土机构的墙壁上留下丝丝的裂缝证明了这一次**的力量。

    徐逸尘的双耳被轰鸣声所填满,仿佛回到了战火连的南亚地区,作为政委专业的学园,他曾经参加过一次剿灭当地恐怖分子的战斗,那一次他也是毫无防备的打开了一扇门,门后的诡雷让他在修复仓里躺了两个月。

    那一次,他穿着政委专用的防弹胸甲,不然就直接jin ru下一次穿越队列了。

    徐逸尘看着一个穿着盔甲的男人用手在自己眼前挥舞着,似乎在喊着什么,看起来没有敌意。他用强大的意志重新接管了身体的控制权,尘抬起自己的右手,指着自己的耳朵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听不到。

    男人十分歉意的看了徐逸尘一眼,伸出一只手把徐逸尘从地上拉了起了,帮他拍打着身上的尘土。

    随着身体平衡能力的回归,徐逸尘的狠狠的甩了甩头,外界的声音逐渐传递到了自己的耳朵中:“抱歉。。。。找。。。帮忙。。。我的女儿。。。”

    徐逸尘感觉自己今实在是不已雏们,先是被人埋伏,后是在这里遭遇室内炸弹,不禁扪心自问,多少年没这么狼狈过了?

    徐逸尘一直知道,女巫那个目盲之眼珠宝店有些特殊,可以隔绝室内和室外的声音,但是没想到这层保护还能隔绝自己的感知,他对之前发生的爆炸完全没有一点预感!

    就算是在战场上那一次,徐逸尘也微微对房间里的危险产生了意思预感,但是他错误的把它理解成了房间内有武装分子,在窗户那扔了个震撼弹就率先冲了进去。

    当触底恢复了听觉后,徐逸尘面无表情的坐在女巫的珠宝店里,珠宝店内一片狼藉,在徐逸尘对面是脸色更臭的女巫。

    往日里优雅的紫色长袍好几处都被火焰熏的漆黑,即便是隔着面纱徐逸尘也能听见女巫磨牙的声音。

    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女巫习惯性的向后依靠在自己的软塌之上,结果在爆炸中变的脆弱无比的针织物随着女巫的动作,变成了一地碎片和灰烬。

    在女巫的咳嗽声中,徐逸尘对女巫:“我同意了,我会帮助你们转移那三个目标的。”

    女巫尴尬的恢复了刚才的姿势,像站在门口处的骑士方向看了一眼:“现在是四个了。”

    徐逸尘微微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漏洞百出的计划,如果这些女巫连基本的情报都没法确定,这次行动成功的可能性就降低了一半。

    “不要误会,目标没有发生改变,是这位先生的女儿,现在需要我们的帮助。”女巫伸手指了一下门口穿着盔甲的男人。

    随着徐逸尘的目光,盔甲男向徐逸尘欠了欠身子:“是的,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我的女儿处在危险之中。”

    徐逸尘总感觉自己好像在哪见过这个穿盔甲的男人。

    “具体的情况,还有刚才是怎么回事?”徐逸尘暂时把自己的感觉放在了一边,先从女巫那了解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我布下的防御法阵,被你破坏了。我的珠宝屋本身就是个符文堡垒,是法阵的一部分,你开门的时候在法阵上打开了个缺口。”女巫幽幽的补了一句:“除了你和少数几个人之外,晚上六点之后没人能从外面打开那扇门。”

    “我先不和算损失了。”女巫收拾了一下桌面,继续对徐逸尘:“黑船会按时抵达港口,我们的人会在黑船开始补给的时候攻击修女制造混乱,另一批人会乘此机会把黑船上的人带出来,然后就需要你发挥作用了。”

    “我需要更详细的计划,既然你们想让我入伙,那就最好完全信任我,不然我不会参加行动的。”徐逸尘对女巫的回答完全不买账:“拿出你们的诚意,而我也会尽我所能保护那几个孩子的安全。”

    女巫沉默了一下,看了一眼门口忧心忡忡的中年男人,又看了看眼前不露声色的狩魔猎人学徒,叹了口气:“好,希望你值得信任。”

    “情况有了些变化,让我们的人措手不及。”女巫的话验证了徐逸尘的担忧:“黑船上有一个我们的姐妹秘密潜伏在其中。”

    徐逸尘点了点头,表情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女巫顿了顿继续道:“原本的计划,我们会得到海盗王瑟曦?兰尼斯特的帮助,她会派人拦截黑船,制造冲突。我们潜伏在黑船上的人则会趁乱把船上的补给品全部毁掉,迫使黑船来安东尼大港进行补给。”

    徐逸尘发现在女巫道瑟曦?兰尼斯特这个名字的时候,门口的武士微微晃动了一下,他们之间认识?

    “但这一切,现在都不同了,黑船会主动来到安东尼大港。”女巫的话解开了徐逸尘的疑惑:“因为这位先生的女儿,最近觉醒了她的赋,成了一个女巫,最高级别的觉醒,正像夜空中的明月一般,吸引着黑船上的修女们。”

    中年男子适时的上前一步附身行礼:“先生,我叫巴特?罗塞蒂,恳请您向落难之人伸出援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