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我,梦之王!
    “感谢圣海姆,他还好么?”骑士巴特最近几他几乎没有合过眼,寸步不离的守着他的女儿,防备可能的危险。

    无论是来自女儿本身的异状还是来自外界修女的威胁,又或者是来自陌生女巫的帮助,都给这位已经过了巅峰状态的骑士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现在,终于听到了一个能让他彻底放下心来的名字,而且是从一个赛里斯人的口中出,这位硬撑到现在的父亲不禁眼前一黑,在听见狩魔猎人的回答之前就昏迷了过去。

    确定了骑士巴特只是因为过度疲劳而昏睡过去,徐逸尘放下心来,打算把那个欠了情债的逃兵和女武士拉过来当打手。

    但是这个危险级别的任务,显然没办法向上一次的任务一样组队通关。

    “抱歉,猎人,你恐怕需要一个人解决后面的事情了。”女巫歉意的:“这个姑娘的生命特征已经开始减弱了,我担心她坚持不过今晚上。”

    “她有一个好父亲,给了她足够的爱,让她拥有一个坚强的灵魂,她现在就像一个燃烧在黑暗中的火苗,而周围全都是等待火焰熄灭的野兽。”女巫挥动着手臂,周围散乱的家具都回到了原位,原本焦黑的墙壁也逐渐恢复了原样。

    “你必须马上jin ru她的梦境中,拉回她的灵魂。而且,我的力量在那个空间,也只能保证你一个人的安全。”女巫最后回复了墙壁上的架子,只是原本的收藏品有不少都在之前的爆炸中被摧毁了,徐逸尘在开门那一瞬间给女巫造成损失恐怕不,但是双方都很有默契的没提这件事。

    “梦境?我以为我要深入混沌呢。”狩魔猎人学徒从里拿出了自己之前获得的战利品:“我需要做什么?”

    “虽是梦境,但是它实际上是联通混沌形成的一片亚空间,并非一场梦,也算不得真正的世界。”仔细清点了自己的损失,包括女武士之前爱不释手的猫咪玩偶在内,基本都损失殆尽了,女巫不禁感觉有点肉疼:“那里唯一真实的就是死亡,如果你死在里面,我就无能为力了。”

    将披在了自己的身上,长长的黑袍一直拖到了脚面,仿佛镜子一般的表面,在烛光下微微晃动,亮银色的腰带将长袍牢牢固定在了腰间,好像横跨夜空的银河。

    徐逸尘拿出自己的新武器,,挥舞几下,尽管是件长袍,却丝毫不会影响自己的动作。

    长剑留下的火焰在空气中划出流星一般的轨迹,倒影在自己的长袍上,无论自己是否喜欢,徐逸尘都必须承认,这把武器生就是为了引人夺目而打造的。

    此刻黑袍加身,手持火焰长剑的他,让徐逸尘感觉自己在cosplay西斯武士。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女巫感觉自己的心更疼了:“我现在需要你jin ru冥想状态,不要抗拒我的引导,我会指引你的意识jin ru那个女孩的梦境世界,恐怕除了你的意志外,这些外物无法为你提供任何帮助。”

    徐逸尘的动作为之一顿,那我换身装备做什么?cosplay爱好者?

    深吸了一口气,徐逸尘喝下了一支,好钢用在刀刃上,更高的感知属性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机会,这是一个搜救任务。

    以长剑为支点,双手拄在剑柄上,徐逸尘就这样以站姿jin ru了状态。实际上他发现自己在上很有赋,不需要提前喝下特制的药剂,不要保持姿势,只要静下心来,就可以随时随地jin ru状态。

    女巫今遭受的打击已经足够多了,在这种事上保持了最大的淡定态度,仅仅撇了撇嘴角,开始了自己的引导术。

    在无人注意的地方,一团被骑士巴特碾成碎片的猫咪玩偶残骸悄无声息的化作了灰烬,飘散在空气中,随着女巫的引导,被沉睡中的女孩吸入了身体。

    ——————————————分割线——————————————

    当徐逸尘再次睁开自己的眼睛时,他发现自己出现在一间昏暗的房间中,从脚下起伏不定的地板上看,这个房间应该位于一艘行驶中的海船上。

    他身上穿着一身滑稽的蓝白条纹连体衣服,从上半身的样式看,似乎是水手的衣着服饰,但是下半身的裤子则像马戏团里的丑一般,臃肿肥大,可能这就是那个名叫卡洛?罗塞蒂想象中的水手形象?

    徐逸尘没有研究过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但是他对于梦是有一定了解的。

    实际上,徐逸尘穿越后唯一的金手指恐怕就是这个了,梦境控制,到现在他也不确定这是穿越时赠送的外挂,还是在忠嗣院进行基因强化时产生的意外。

    徐逸尘在6岁时,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梦境。在梦里,他可以具现自己见过的所有东西,一本,一份资料,从头到尾翻一遍,他就可以永久的把这本储存在自己梦境中建立的图馆中,随时翻阅。

    类似的,技击法,格斗技,徐逸尘都可以在梦境中无数次重放,研究,甚至,他足够了解的人,也可以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连续两年720个晚上,他准时在梦中,挑战他的剑技师傅。当那一他习惯性的挑飞老师手中的长剑时,周围突然静了下来,他才意识到,那一次,他并不是在自己的梦里挑战老师。

    只是随着虚拟现实技术的普及,这个不算金手指的金手指,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因为有着类似作用的科技产物,已经普及了。

    但是徐逸尘依然是徐逸尘,在茫茫众生中,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芒,除了与生俱来的赋之外,唯有坚持,日复一日的训练,才是成就他的根本。

    现在,他又一次回到了梦境之中,自己多少年没做过梦了?

    走出了自己的房间,沿着曲折的楼梯走上了甲板,巨大的甲板一望无际,脚下的楼梯口随即消失不见。

    甲板之外的海洋,数十米高的骨质石柱在巨舰周围耸立,十几米高的血色巨浪咆哮着**了礁石之上。

    徐逸尘的嘴角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多么怀念啊!自己当年用了多长时间才把混乱无序的潜意识梳理整齐?

    我,即梦之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