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狩魔猎人言出必行
    安东尼大港外海,黑船。

    将近80米长的巨型船身,独特的风帆如同翅膀一样安插在舰身的两侧,与水平面成六十度的夹角,魔法灵光不时从船身上扫过。

    黑船的外表看起来就像一艘被人遗弃的幽灵船,内部也并没有什么不同,靠近船尾的地方,一间有着拱顶的巨大教堂形建筑被笼罩在阴影中。

    一队带着兜帽,穿着盔甲的战斗修女在教堂门外的甲板上跪地祈祷,一名被全覆式盔甲覆盖的修女站在舰首的位置,向前眺望,远处一片漆黑,空和大海不分彼此。

    修女的盔甲好像象牙一般洁白光滑,上面挂满了象征着纯洁的的蜡封装饰和祷文纸卷,一个纹路繁琐的护符被挂在脖子上,猩红色的披风在海风中荡漾,仿佛鲜血飞溅。

    在胸甲的中央,是一个白色十字图案,在十字的交叉位置,镶嵌着一块被雕刻成颅骨形状的水晶,周围围绕着火焰纹路。

    更引人注目的是她那张如雕刻般棱角分明的脸颊,生硬的线条出现在一个女性脸上,格外凸显着线条主人的强势性格和作风,唯有右眼眼角处血色的泪滴形纹身才使得她有了一点点色彩。

    “塞莉斯泰因大人,20分钟前我们又一次追踪到了那名灾厄之子引发的虚空震荡,目标已经可以确定隐藏在安东尼大港中。”一个手持修道会旗帜的战斗修女无声无息的走到了她的身后。

    被称为塞莉斯泰因大人的修女没有任何回应,执旗之人好像已经习惯了着中无声的回应。

    实际上整艘黑船,每一次出航,在长达四个月的航程中,修女们都习惯性的保持着这种静默,除了会在战斗中爆发出高昂的激情外,在船上,她们都如同眼前的寂静修女一般,克制着自己的**,甚至任何多余的情绪。

    除去必要的对话之外,连交流都尽可能的省去了,上德坚默是修女们的信条。

    执旗修女继续自己的报告任务:“大人,这一次的震荡强度降低了很多,远达不到伊普西龙级灾厄之子的强度,而且频率也间隔了很久,文修女凯瑟琳怀疑在城内,有女巫在帮助新觉醒的灾厄之子。”

    寂静修女塞莉斯泰因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伸手指向了前方。

    “明白,绯红寿衣号会在四时之后抵达安东尼大港,战斗修女们会做好战前准备。”执旗修女恭敬的行礼向后退去。

    甲板上超过40名战斗修女在寒冷的海风中,单膝跪地,细的祈祷声回荡在黑船周围。

    越过甲板,jin ru船舱内,摇摇欲坠的火苗,提供了有限的光芒,越往黑船的底部前进,就越来越暗。

    阴影中,和修女们形象类似的雕像上积满了灰尘,雕像们用无神的眼睛注视了所有经过的生物,一路走下楼梯和低矮的舱门,构成船只的每一块木板中都在流出痛苦的迷失感。

    死亡和绝望笼罩着这里。

    密闭无光的房间中,如果有夜视能力的话,你就会发现,房间里被各种纯洁封印,圣言祷文,魔法符印所覆盖,地板,墙壁,花板,没有一处空隙。

    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盘腿坐在房间的中间,女孩身上穿着非常精致的长裙,上面有很多精心制作的刺绣点缀,和房间中的环境格格不入。

    女孩的手指修长,皮肤白皙,一看就是从在优越的生存环境中成长的,但是少女此时神情淡然的坐在这个毫无光亮的房间内,依然保持着优雅的体态神情,足以体现她内心的坚韧。

    长长的锁链从房间的四个角落连接着少女的四肢,在少女细腻的皮肤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少女的表情带着一丝疑惑,似乎看见了什么让她惊讶的东西:“卡洛,这个也是你创造的守护者么?”

    ——————————————分割线——————————————

    梦境战场中的徐逸尘,刚刚剁掉了一个鲨鱼人的鱼头。他撇了撇嘴,觉得自己被卷进了无妄之灾。

    徐逸尘拿着一把从鲨鱼人那抢来的弯刀,转手又把一只咸鱼开膛破肚。

    远处,一个比少女卡洛想象出来的楼船还高不少的巨型章鱼从血海中浮现,或者是类似章鱼的怪物,身上长满了巨大的脓包,章鱼怪张开自己的触手,在血海中,几下就攀近了大船。

    巨型楼船在章鱼的**下震动不已,几乎要随之倾倒,翻船。

    徐逸尘用手中的武器稳住了身形,看着长着章鱼头的人身怪物,像寄生虫一般从章鱼怪身上的脓包中涌现,沿着触手奔向船上最显眼的目标——巨人巴特。

    在这场意志力的战斗中,自己应该做的是暗中观察梦境的关键点在哪里,断开混沌和梦境连接的地方,而不是像一个士兵一样和这些炮灰纠缠在一起。

    本来徐逸尘还打算观察一下这个梦境,评估混沌在这里所表现出的力量,同时也是在观察少女卡洛的抵抗意志。

    作为一个有可能成为沟通混沌的媒介,新晋女巫卡洛到底有没有被拯救的资格,本应该是由她在梦境中的表现来决定,但是随着神秘的银发女人出现,这一切就没有了意义。

    尽管少女卡洛的意志力没有成功抵挡混沌的入侵,但是她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抵抗意志,在徐逸尘这里已经算是合格了,谁也不能指望一个没经历过风雨的女孩能有多么坚韧的意志。

    女巫们如果在将来没能好好训练她,徐逸尘会亲手矫正这个错误,但是现在?

    “你有一个好父亲!”徐逸尘到,然后用利刃在手臂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伤口处的血液刚一接触到空气,就化作了火焰!

    熊熊燃烧的烈火中,徐逸尘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如同那个银发少女一般清晰了起来!

    烈火灼身带来致命的炙热,非但没有伤害到徐逸尘一丝一毫,反而让他感觉好像一直生活在矿业行星的人,突然呼吸到了真正来自的大自然的空气一样,神清气爽。

    随着徐逸尘踏步走过,一条烈火燃烧现在甲板上,所过之处,混沌具现的鲨鱼人海盗灰飞烟灭。

    犹如烈焰君王巡视着自己的领地,徐逸尘的周围寂静一片,唯有火焰燃烧带来的噼啪声,犹如为徐逸尘加冕为王的欢呼声。

    我是梦之王,徐逸尘在心中,我之前警告过你了,混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