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你好,牛仔
    狩魔猎人仿佛能闻见红武士斧刃上,血液燃烧后产生的焦臭味道,一个剧烈的后仰躲开了对方势大力沉的一记斩击,而后在黄铜犀牛的脚下灵敏的躲避着这头凶兽的践踏。

    徐逸尘就像最矫健的猎豹,最灵敏的山猫,在大象的四肢下寻找着攻击的机会,然而手中的长剑却是只能徒劳的在怪兽的腹部划出一道道火花,却无法伤害到被特意加厚的盔甲保护的腹部。

    随着红武士冲锋而过,狩魔猎人单手抓住了对方坐骑短粗的尾巴,在颠簸中,徐逸尘猛的发力坐在了红武士的身后!

    随着狩魔猎人摆脱了杀戮的**,恢复了往日的冷静,身边似有似无的火焰又一次围绕着他,成为了他手中最锋利的武器!

    徐逸尘在身前的红武士做出反应之前,用手中的长剑从对方头盔的缝隙中径直刺入!

    炎形大剑上燃烧着真正的火焰,所带来的炙热感觉,让这名血神的冠军都些吃不消,手中的巨斧脱手而去。

    长剑洞穿了他的头颅,从左眼眼眶中穿出,剑身上的火焰煮沸了他的大脑,融化了他的眼球!

    然而却没能杀死他。

    红甲武士硬顶着锋利的长剑,从坐骑上转过身来,锋利的剑刃在火焰的加持下,仿佛开罐头一般,拧碎了头盔,切掉了对方的头盖骨,狩魔猎人能清晰地看见对方失去了所有水分的脑内组织,焦黑一团,冒着热气。

    头盔之下,血神的冠军有着病态的蓝色皮肤,脸上布满了鳞片,几只扭曲的骨刺毫无规律的在脸上分布着。

    被融化成一团的晶状体从眼眶中流出,紧剩下一丝肌肉连接,就那么挂在脸上,被红甲武士随手拽了下去,扔在了地上。

    显然,自己面前的敌人并非单纯依靠**来维持生命,不然被砍掉了半个脑袋,对方没办法精准的用牙齿咬向自己的喉咙!

    狩魔猎人用剑身的强侧卡住了对方锋利的牙齿,两人就在飞奔的黄铜猛兽身上展开了激烈的搏斗!

    血神的冠军依靠盔甲和体重的优势,要将狩魔猎人压在身下,徐逸尘依靠大腿的力量,阻止了红武士的意图,红武士只剩下一半的脸,距离狩魔猎人只有不到两拳的距离!

    血色的浓雾从红武士盔甲的缝隙冒出来,与缠绕在狩魔猎人身边的火焰纠缠在一起,一时间竟然势均力敌!

    被烤熟的脑组织随着凶兽的飞奔,沿着空洞的眼眶滴落在狩魔猎人的脸上,红武士锋利的牙齿在剑身上来回摩擦!

    感觉就像是又回到了清缴安布雷拉集团的任务,每一次发现保护伞的基地,都是一场血与肉的盛宴,每一次新兵们都会让军队里的心理医生忙到崩溃。

    红武士一只手抓住狩魔猎人的剑刃,防止他用这把武器给自己带来更大的伤害,另一只手死死扼住狩魔猎人的喉咙!

    失去了主人控制的黄铜犀牛,就像是开进了西红柿堆里的吉普车,在甲板的人群中碾压出了一趟血路!

    径直的冲向了船楼方向的两个少女!

    因为缺氧而双目赤红的狩魔猎人,用空余的一只手,艰难地画出了一个法印:阿尔德法印!

    一股巨大的冲击波沿着手掌的方向,向着血神的冠军冲击冲击而去,配合狩魔猎人腿部肌肉爆发的力量,狩魔猎人将红甲武士从自己的头顶上扔了出去!

    同红甲武士一同落地的还有狩魔猎人的长剑,直挺挺的插在了红甲武士身前的甲板上!

    此时,巨大的黄铜犀牛已经距离隐藏着两个少女的玫瑰花床只有不到五米远了!

    失去了武器的狩魔猎人沿着凶兽的后背向前翻滚,骑坐在黄铜犀牛的勃颈上,与凶兽主人截然不同的气息,让胯下的凶兽暴怒不已。

    狩魔猎人将自己的双手在凶兽的黄铜角上贯穿,剧烈的疼痛伴随着飞溅血液,刺激着狩魔猎人的大脑,手掌飞溅的血液,让徐逸尘仿佛双持着两团火焰!

    “啊!啊!啊!给我停下!”随着怒吼,狩魔猎人将双手用力的插入了黄铜犀牛的眼睛中,这恐怕是它唯一的弱点!

    狩魔猎人的双手抓住黄铜凶兽的面骨用力的向右侧发力,在剧烈疼痛的迫使下,黄铜凶兽终于开始向这个方向转向!

    巨大的兽角挑过玫瑰花坊的顶棚,在漫花雨中,银发少女保护着怀中的卡洛,目不转睛的看着沐浴鲜血的狩魔猎人在震的怒吼声中,生生的拨转了黄铜凶兽的轨迹。

    “你好,骑士,很高兴见到你。”银发少女在心里默默的诉,凶兽冲锋而过带来的风,带动着她的银色的长发,与红色的玫瑰花瓣一同在空中飞舞。

    在狩魔猎人徐逸尘的操纵下,黄铜犀牛完成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身,在疼痛的驱使下,带着更狂暴的气势沿着来路冲锋而回!

    狩魔猎人黄铜凶兽之上艰难的保持着平衡,在路过自己的武器时,侧身将长剑拨出!向着血神的冠军发起了冲锋!

    失去了双眼的黄铜凶兽,狂性大发,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主人,正站在自己的冲锋的路径上!

    同样失去了双眼的血神冠军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尽管没有了视觉,依然依靠翻滚避开了迎面而来黄铜犀牛,却避不开从而降的狩魔猎人!

    徐逸尘在经过红甲武士的时候,从黄铜犀牛上一跃而起,在空中依靠腰腹的力量带动自己的身体,长剑仿佛螺旋桨一般,在空中划过!

    狩魔猎人的血液在惯性中,沿着剑身燃烧,在空中留下了仿佛莲花一般的火焰纹路!当狩魔猎人落地时,给红甲武士的腹部留下了两道交错而过的巨大伤口!

    红武士腹腔中的内脏与肠道在伤口处随之流淌了一地,周围的混沌武士惊慌失措的远离两个人的战场。

    徐逸尘缓步走向挣扎中的红甲武士,用脚把甲板上散落的一只骨矛挑起,拿在手中,在另一只手中,一条闪着光芒的项链凭空出现,被狩魔猎人默默的缠绕在了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