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关我屁事
    血神的冠军失去了将近一半的体液,以及百分之八十的内脏,终于无法支持这具身体继续战斗,无力的向前跪在了甲板上。

    狩魔猎人把自己的长剑钉在了一边,沉默中,用手捞起了红甲武士的肠子。

    血神的冠军队狩魔猎人的行为无动于衷:“我主是始是终,是生者之主,是死者之首。辱主者自辱,尊主者自尊,你终将会发现,你无路可逃。”

    狩魔猎人没回回答红甲武士的话,只是将手中的肠子打了个结。

    “生命降生与我主的圣色中。婴孩初诞的第一个行为不就是那充满怒意的哭声么?没有这声怒啸,何来你我今日之成就?”失去了双眼的血神冠军用空洞的眼眶注视着狩魔猎人。

    徐逸尘能透过他的眼眶看到红甲武士被烧焦的大脑,手上的动作并不停。

    “全赖主恩,我们方得今日之餐饭。每日所食之物,无不与暴力,死亡有关。滔恨意无不寓于此举?无生,何来死?无死,生于何?”血神的冠军依然念诵着。

    狩魔猎人依然沉默,用手中的项链将肠子牢牢的绑在了手中的骨矛上。

    “仰赖主名,我等方百战百胜。经历世间诸多苦痛,方知苟活之道只于残暴。身为武士,再为至高至德者亦不免期求以敌人之死换得残喘。”血神的冠军垂下了头,似乎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狩魔猎人回头张望着已经奔向了大船另一头的黄铜凶兽,对红甲武士:“你准备好了么?”

    “汝等当知,我主掌生死,牧万物。汝当信我一言,尔所亏欠上主恩惠,实为良多。不信之徒,你们有谁敢宣言不再重拾神赐工具?你们又有谁敢宣言不会为那神圣愤怒的降临而欢欣?”血神的冠军并不搭理狩魔猎人的话语。

    徐逸尘抬起手中的骨矛,高高的扬起手臂,力始于足,汇于腰,聚于胸,发于手臂,骨矛带着呼啸声飞向了远处的黄铜巨兽,带着狩魔猎人鲜血的长矛燃烧而去,洞穿了黄铜犀牛的背甲。

    “游历,战斗,杀戮。吾之生命即为战争。吾之食粮即为憎恶。寡妇的哀哭使我们心神平抚,盐碱之地使我们得以安眠。归根结底,你们无不追随着他的。。。”这是血神的冠军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远处,失去理智的黄铜凶兽,撞破了船舷,拖拽着自己的主人跳进无尽的混沌海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停靠在旁边的钢铁战舰仿佛阳光下的泡沫,化作虚影消失在狩魔猎人的视线中,甲板上纷纷避开他的混沌武士,也纷纷消失在在空气中,只留下满地鲨鱼人的尸首堆积成山。

    这大概就是混沌和梦境连接最后的节点了?狩魔猎人看着血红的混沌之海仿佛被煮沸了一般,开始翻涌,冒泡。

    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回荡在整个空间:“伪善者与浮夸者们,汝等轻视教诲,视之为无物。殊不知欺骗与谎言即为汝之衣装,汝之誓言含有诚信。吾辈的梦想就是将世间生灵付之以血与剑。唯此,他的国才得以降临。”

    年轻的狩魔猎人依靠着自己的长剑,坐在了地上:“关我屁事。”

    随即,整个世界都开始支离破碎,徐逸尘看着远处一直保护者少女卡洛的银发女子,向自己温柔的挥手告别。

    “我们很快就会相见,我的骑士。”模糊的声音传到了徐逸尘的耳朵里,然后,他就被踢出了少女卡洛的梦中,因为梦的主人苏醒了。

    少女卡洛不是什么时候,恢复了原状,不在像之前一样漂浮在半空中,此时正躺在地板上,像个刚睡醒的女孩一样,伸了一个大的懒腰。

    “爸爸,我做了个梦,梦里有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梦里有你,还有他。。。”揉着眼睛的少女,终于发现自己的所处的环境,并不在自己熟悉的旅店中,自己的父亲躺在房间的另一边,生死不知。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少女卡洛连滚带爬的跑到了骑士巴特的身边,警惕的看着房间里的另外两个人。

    一个带着兜帽遮住了脸的女人,一个站在房间中央,拿着武器的男人,一丝余火正从他身上慢慢熄灭,满头的黑发让少女卡洛想起了之前在船上认识的李彦龙。

    女巫敏锐的发现,随着少女警惕的目光,地板上的灰尘开始漂浮,一些刚刚被女巫恢复的装饰品,在墙壁上轻轻的**,而且幅度越来越大。

    女巫伸出自己的手,安抚了空气中躁动的能量:“冷静,孩子,我们不是你的敌人,你的父亲只是睡着了,情况比较复杂。如果时间来得及,我会坐下来,和你们好好谈谈,但是现在,恐怕我们最缺的就是时间了。”

    女巫瞥了一眼年轻的狩魔猎人学徒,这个学徒身上隐藏的秘密,真是在一次次的刷新自己对他的认知。

    她真的没想到狩魔猎人能这么顺利的把伊普西龙级觉醒的女巫,从梦魇之境中救出,尤其是在这个女巫的梦境在后半程还收到了恐虐的关注。

    来自虚空的混沌邪神中,恐怕血腥之主,颅骨至尊恐虐,是对待灾厄之子最为暴虐的一位了,和其他邪神引诱,收买不同,恐虐的眷属,更愿意用灾厄之子的头颅,来表达对恐虐的崇拜。

    这个年轻的狩魔猎人,那炙热的火焰,仿佛自己体内那来自虚空的能量的克星,仅仅是站在他身边都让自己觉得无法忍受。

    这时,从梦境之战中缓过劲来的徐逸尘,睁开了自己的眼睛,那双眼睛有着和李彦龙童颜的颜色,让少女卡洛感觉到一丝心安。

    “你已经安全,明一早,我会让李彦龙来照顾你和你的父亲。”狩魔猎人的第一句话就让少女卡洛放下了惶惶不安的心。

    “真的么?你们认识?可是爸爸。。。”少女卡洛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真可以在见到他么?

    徐逸尘的视膜上刷新了好几条任务相关的消息,其中一条,任务奖励,让实习政委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狰狞的微笑,没错,李彦龙,组织上已经决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