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精英小队
    “怎么了,又出了什么意外?”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徐逸尘开口问了一句,女巫这个反应,肯定是原计划又出了什么纰漏。

    习惯了现代化参谋体系的狩魔猎人,现在感觉女巫联合会在战术计划方面就像一群散兵游勇,如果代表另一方的赤诚者之心修女会也是这个水准,狩魔猎人举得根本无需担忧以后会有人来找他的麻烦。

    好像没听出狩魔猎人语气中的嘲讽一般,女巫回答道:“黑船今晚就会抵达,三个时之后就会jin ru港口,我们之前的计划全部作废了。”

    “你们难道没有预备计划?以防止出现像今这种意外的情况?”狩魔猎人指着正在照顾自己父亲的少女卡洛。

    “没有!”女巫咬牙切齿的回答,回应她的是狩魔猎人像狐狸一样的微笑,那表情可以汇聚成一句话:我不是针对你,而是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当然,帅不过三秒,这是世界对所有魅力不够13点还想装逼的玩家永恒的诅咒。

    十分钟后,女武士和新晋战团成员李彦龙抬着依然不能自由行动的暗影刺客,汇聚到了女巫的目盲之眼珠宝屋。

    先不提一见面就扑到李彦龙怀里的少女卡洛,也不提刚苏醒的骑士巴特用狮子般目光盯着自己的女儿和李彦龙,以及某个尴尬的新兵,满脸瀑布汗,李彦龙不知道自己应该先和政委解释,还是先和巴特先生解释,又或者把怀里少女推开?

    “也就是,一个解救人质的任务,现在变成了强攻,占领的行动?”女武士维托丽雅用乖爱智障的眼神看着某实习政委,悄声的对他:“我们的任务从负责接应,变成了行动策划,攻坚先锋,就因为你一时嘴欠?”

    年轻的狩魔猎人学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女武士问题,现在真的感觉自己,太年轻了,祸从口出啊!刚才他的笑容还落下,系统提示就已经扑上门来了。

    “您的任务日志得到了更新。”

    “后续任务——‘女巫的请求-提前抵达的意外’已接受。”

    “女巫的请求-提前抵达的意外”:你自信满满的向女巫表明了你的立场,只要佣金足够,哪怕是占领黑船,你也愿意效劳。然而,在你jin ru觉醒者的梦境时,外界发生了一些突如其来的变化,打乱了女巫们的安排。好消息是,女巫联合会真的不差钱,你会拿到令人满意的佣金,坏消息是,你的任务目标变成了配合女巫联合会消灭黑船上的修女,解救三名被捕获的灾厄之子,缴获黑船。

    难度:史诗

    任务奖励:你擅长在刀尖上跳舞,像以往一样,如果你成功了,女巫联合会的报酬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反之,你则会体验到修女们的热情,如果你没在之前的任务中被修女烧成灰烬的话。

    “这就是我的队伍了,希望你们女巫联合会,也可以和我坦诚相待。”狩魔猎人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人:“当然,有个伤员恐怕需要你来治疗一下,才能参加接下来的行动。”

    一个经常在自己这破烂换钱的傻大姐,一个初出茅驴的花花公子,还有一个躺在地板上满面痴呆的残疾,女巫看着自信满满的狩魔猎人,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跳动。

    “这就是你的,能完成不可能任务的精英队伍?”女巫现在的心情复杂得很。

    狩魔猎人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伤员介绍到:“这位,前暗影刺客组织成员,现在已经弃暗投明,愿意为了世界和平而战,当然,现在看起来落魄了点。但是如果你能用法术治好他的伤,他会是最好的侦查员!”

    地上的暗影刺客科林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但是身受重伤被两个彪形大汉硬生生抬过来,他表示对接下来的事情很淡定。

    如果你真的治好我,我第一时间闪人,这是暗影刺客的内心独白。

    狩魔猎人又指了指站门口,尴尬的冲着骑士巴特微笑的李彦龙,连带他怀里的少女一起被拉了过来:“这位,是。。。他的战斗力,那位骑士先生和地上的伤员可以证明,他是个合格的战士。”

    骑士巴特很给面子的冲女巫微微行礼:“尊敬的女巫姐,我可以证明,这位年轻的赛里斯人尽管还略显稚嫩,但是他确实是生的超凡者,假以时日他会成为一名出色骑士。即便是现在,他也拥有不错的战斗力。”

    咸鱼刺客翻了个白眼,没搭理狩魔猎人。

    “这位是女壮士。。。”狩魔猎人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却被女巫打断了。

    “你不用介绍了,我知道维托丽雅的厉害,她在酒里的名声比她在战场上的名声还大。”女巫冲着女武士维托丽雅点了点头:“你消灭纳垢信徒的英姿,已经传遍了女巫联合会。”

    “现在,你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最新的情况了,为什么任务突然变成了夺船?还有,女巫联合会到底有什么后手?”狩魔猎人问道。

    “好,我也只能相信你们了。”女巫谈了了口气,觉得自己没有其他选择了:“我们原本的计划是海盗玛玛在大海上拦截骚扰黑船,然后女巫联合会在船上的内应负责毁掉船上的补给品,迫使黑船jin ru安东尼大港补给。”

    “我的!你们不会是要对那些修女下手?”躺在地上的刺客终于弄明白自己这一次淌了个什么样的浑水:“我先声明,我不参加!我就这样挺好的,不需要额外的治疗!”

    女巫挥了挥手,刺客保持着张牙舞爪的姿势被钉在了原地,女巫看着狩魔猎人,徐逸尘笑了笑:“不用担心,他只是有点紧张,最终他会改变主意的,他就是这样的人,腼腆。”

    女巫点了点头,决定再信任这个年轻的学徒一次,就像她之前的,这次行动恐怕最大的指望就是狩魔猎人一直以来的运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