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战前准备(一)
    “首先,我要知道你们到底有多少人手可用,包括每个人的职业,特长,战斗风格。”狩魔猎人用匕首把地图钉在桌子上,对女巫道:“以及你们能提供的其他物资援助,包括任何能提高我们战斗力的东西。”

    徐逸尘伸手指了指了女武士维托丽雅,让她把地上的咸鱼刺客拖到角落里去,别挡住其他人的道路。

    “你最好现在就把那个刺客治好,他能潜藏在影子里,如果想在在黑船里找到那几个可怜的女孩,需要依靠他的能力。”狩魔猎人一边仔细研究者港口区的地形,头也不抬的对女巫。

    女巫咬了咬牙,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瓶,里面装着淡紫色的液体,随着女巫的动作,液体在瓶子里好像水银一般流动。

    十分不情愿的把瓶子递给了女武士,女巫有点肉疼的道:“强效生命恢复药剂,从新大陆那边走私过来的,据是巫王搞出来的新型药剂,药效惊人!1500金币一瓶,有价无市,从你们的任务奖励中扣除!”

    狩魔猎人没搭理女巫的抱怨,而是用手指从地图上划出了一条曲折的路线:“维托丽雅,给我们的暗影刺客把那玩意灌下去,李彦龙,你负责看好刺客先生,如果他一会恢复了,有想开溜的打算,把你之前做过的事,再做一遍。”

    “是!”李彦龙终于安抚好了怀中的少女,听见政委的命令,不禁松了口气,在少女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快速走到了女武士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咸鱼刺客。

    对不起啦,哥们,我也是被逼无奈,你放心,这一次你要是跑的话我会温柔点的,李彦龙在心中默念着。

    “我真的不想喝那玩意,谁知道那些巫王们会在里面添加什么东西,搞不好会有什么有毒的东西,等等!你们都还没确定这玩意真的有效果。。。”暗影刺客后面的话一连串“吨。。吨。。吨”的声音打断了。

    女武士显然没有太多耐心浪费在这里,她还在考虑针对这次任务自己还需要补充什么装备。

    “女巫联合会目前在安东尼大港的人员,包括我在内有四个人,除了一个见习女巫之外,剩下的人会全部支援你的行动。”女巫走到狩魔猎人的身边,因为之前狩魔猎人身上诡异的火焰,女巫心翼翼的保持了一臂远的距离:“还有一个东方来的和女巫联合会关系不错的武僧,也会参加这次行动。”

    “你们都能做什么?”徐逸尘用女武士递过来的笔在地图上贫民区的位置圈了个圈,女武士瞥了一眼,发现是之前纳垢信徒们打算召唤混沌裂缝的那个仓库。

    “恐怕我们没办法给你提供什么直接的帮助,黑船本身是巫王打造的一艘移动圣殿,在它的范围内,女巫和术士的力量都会被压制到最低。”女巫接过狩魔猎人手中的笔,在港口区也画了个圈:“我们可以提供传送术支援,来无影,去无踪!”

    “以黑船为中心,五十米范围内,我们的力量几乎会被压制到普通人的级别。”女巫画下了第一个圈。

    “两百米范围内,我们的力量会受到压制,传送类法术无法精确定位,基本可以放弃使用。”这是女巫画的第二个圈。

    “稍后跟我一下那个武僧,巴特先生,你能过来一下么?”狩魔猎人着重标记了一下女巫画出的五十米到两百米的位置。

    周围几个人都是军体系统出身,一时间营造出来的气氛,让骑士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当年在光辉十字的日子,骑士向前几步走进了桌子:“有何吩咐,指挥官?”

    狩魔猎人抬头看了看骑士,巴特?罗塞蒂用臂弯夹着自己的头盔,身姿挺拔的站在桌子右侧,尽管不是一个军事体系出身,但是骑士身上久经沙场的气势,让徐逸尘觉得自己手下多了一个可以依靠的士官长。

    “巴特先生,因为我们的力量不足,我需要您和您的女儿帮助我们,可能会很危险,但是我会尽可能保证你们生命安全。”狩魔猎人看着骑士巴特道。

    巴特有了一丝迟疑,他习惯了战场上的日子,这一次将要参加的行动,不仅没有让他觉得危险,反而让他感觉到十分怀念,但是牵扯到卡洛?

    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父亲严重的迟疑,少女卡洛对自己的父亲道:“爸爸,让我们一起去,我早晚需要面对这些不是么?如果有你和他陪着我,不是最好的情况了么?”

    少女卡洛炙热的目光让李彦龙不禁躲闪了一下,已经觉醒了赋的卡洛?罗塞蒂,炙热的目光可不是而已,李彦龙迅速发亮的盔甲可以作作证!

    少女无意间泄露出来的力量,几乎融化了目光汇聚处盔甲上的金属片,好在女孩因为害羞不敢直视李彦龙的双眼,不然狩魔猎人起草一份阵亡报告了。

    “对不起,我是不是故意的!”少女慌乱的闭上了眼睛,挥舞着双手表示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确定么,长官?”李彦龙跳着脚把自己的被加热的胸甲卸了下来,扔在地上:“我觉得这个计划有点冒险,而且我们的侦查员好像有点不妙!”

    徐逸尘回头看了一下,发现前暗影刺客此时真的像一条上了岸的鱼一般,在地面上抽搐,整个身体都随着弓起,浑身不断**,口吐白沫。

    医学上讲,这种情况叫角弓反张,基本上出现这种情况的话,人就没救了。

    狩魔猎人用疑惑的表情看着女巫,难道女巫拿错了药水?

    “别这么看我。”女巫发现房间里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自己,除了因为害怕而没睁开眼睛的少女:“我跟你们过,药效惊人了。”

    随着女巫的话语落下,咸鱼刺客结束了身体上的抽搐,缓缓的瘫在了地板上,尽管满头的大汗,看起来十分虚弱,但是从他的呼吸上来看,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

    “你们确定一定要带着我,去找修女的麻烦?”暗影刺客科林趴在地上,带着颤音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