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生而为人
    骑士巴特带着部分从门口抽调的守卫,匆匆的赶到这里,看见马克思先生正艰难的扶着墙起来,一条腿带着诡异的角度向前弯曲着。

    李彦龙和另一个赛里斯游侠默默的看着广场中间的一个大洞,女巫阿尔特雅站在一堆唯唯诺诺的民兵旁边,一只火焰组成的乌鸦在身边环绕了两圈,哀鸣了一声消散于空气之中。

    “过来个人!拉我一把!”狩魔猎人背着自己的长剑,在洞穴之中露出了自己的半个身子,向外面的人伸出了一只手。

    骑士巴特见其他人没动,上前拉了一把狩魔猎人,对方手上滑腻腻的几乎让骑士没拉住他。老练的巴特先生看了一眼洞穴里,表情就像是吃下了一只活生生的癞蛤蟆,皱着眉头把狩魔猎人拉了上来。

    “呸!”狩魔猎人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看起来他就像是在一个各种颜料混合的大染缸中游了一圈。那些畸变生物的血液似乎是根据上半身的种族区分的,各种颜色都有,混合了狩魔猎人的血液后,落在地面上静静的燃烧:“多谢了,差点就没体力爬上来了。”

    “清理一下这里,把这个坑填上。”狩魔猎人拧了拧自己的头发,用手摘掉了半只黏在脸上的耳朵,对旁边的民兵们下达了命令。

    不止一个民兵当场就吐了出来,但是在狩魔猎人的注视下,没有一个人敢抬头,麻利的去取了工具回来干活。当然在填坑的时候,吐的人更多,不过好在他们吐完了可以顺便填在坑里。

    “马克思先生,你没事?”狩魔猎人走到了马克思身边,看着他彻底变形右腿,即便是那条细长的触手,也有着十分巨大的力量,可以轻易的勒断一个人的腿,就像现在这样。

    “没关系,只是骨折而已,要不了我的命!这一次,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们要面对的是什么了。”马克思自嘲的笑了笑:“是我害死了那些人,如果不是我把他们聚集在一起,恐怕不会有这么大的伤亡。”

    狩魔猎人靠着墙,缓缓的坐在了马克思的身边,在墙壁上留下一道色彩斑斓的痕迹:“不是你的错,谁也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在那个时候发动袭击,就算没有你,依这里的人口密度,无论什么时候,都会造成巨大的伤亡。”

    “更何况,如果没有你,这里的大部分人,根本活不到现在。”狩魔猎人脱下了自己的大衣,用力的拧干了衣服上的血液:“你做的已经很好了,上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个。。。”

    “垃圾?社会渣滓?不要羞于出真相,我的朋友,如果不是你,我现在依然那么浑浑噩噩的活着呢。”马克思爽快的出了狩魔猎人没出来的那个词:“自从那一次之后,我好像一下子看透了整个世界,这个世界就像是一本一样,摊平在我眼前,任我!”

    这句话的时候,马克思的眼睛里仿佛带着光,显然那段回忆对他来,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马克思大笑了几声:“你可能不相信,那时候我还不识字!所以,我觉得我需要识字,知识都是依靠文字记录的,如果我想把我的想法记录下来,我需要识字。然后我用了五分钟,学会了和写字,就像它们本来就在我的脑子里一样。”

    “有些时候,赋凛然或者奇遇并非好事,尤其是在这个世界中。”狩魔猎人把自己的长剑放在了旁边,把沾在剑身装饰物上的血肉仔细的清理了一遍。

    “我明白,你是在混沌是么?”马克西稍微挪了挪位置,让自己更舒服一点:“我明白你的担心,狩魔猎人。不需要这么谨慎,我都明白,我看见了它,混沌,那团巨大的阴影,笼罩在我们的世界之外,我能看见诸神们慌张的面孔和虚弱的本质。”

    马克思的话,让狩魔猎人握紧了自己的武器。这个人的名字,和他所做的事情,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一间陌生的房子里,发现了一本童年时读过的老一般,倍感亲切。

    所以,狩魔猎人的语气中带着警告:“既然你都明白,那你应该知道你的想法很危险,麦克。”

    “得了,即便是我这样的人,从未走出过这座城市的混混,都能看的出来,混沌的伟力。”马克思的语气依然那么坦然,仿佛洞悉了世间万物:“我能看见那团黑暗蕴含的力量,也能发觉那隐藏在黑暗中的伟大。”

    狩魔猎人的呼吸加快了一些,更加沉默的清理着自己的长剑。

    “思旧欲知,知繁渴思,唯圣奸奇不为所困?”马克思带着微笑看着狩魔猎人:“不要紧张的我的朋友,我知道你的职责,我知道这个世界正处于危险之中,但是哪怕是最坚定的战士,都在怀疑自己是否有机会反抗。”

    狩魔猎人用审问的眼神看着马克思,在等待着他的下文。

    “这个世界如同一本一般,将所有真理都摆在了我的面前,无穷的力量,我唾手可得。”马克思扶着墙,站的笔直,他的声音洪亮,好像在质问整个世界:“而远比诸神更伟大的存在,也向我抵触了橄榄枝,但是,我把那洞悉一切的目光看向了我自己。”

    狩魔猎人几乎无法直视马克思的眼睛,他看到对方的眼睛犹如实质的光芒,那么的耀眼。

    “我想看看,我到底是什么!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到底渴望得到什么?”马克思的视线越过了狩魔猎人,看向了空:“我看了一个混混,我看到了麦克,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个活生生的,与其他人并无不同的人,还有无数像我一样普通的人!最终,他们,不,我们组成了这个世界。”

    收回了自己的视线,马克思看着狩魔猎人道“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实际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我决绝它的诱惑,生而为人,当负其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