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当负其重,亦享其福
    “马克思先生,您没事?我的呐!您的腿!您必须马上接受治疗!”一个穿着崭新麻布衣服的年轻女人背着医疗箱,带着两个随从急匆匆的赶到了这里,抓着马克思的手,带着不满的目光看了一眼狩魔猎人,似乎对他占用了伤员的治疗时间很不满。

    “朱丽叶,我没事,现在没有时间去管它了,我需要去安抚这里的人民,他们一定都吓坏了。”马克思在狩魔猎人诧异的目光中,从蔑视奸奇的一带雄主,变成了一个羞涩的邻家男孩。

    马克思一边挣脱着这个叫朱丽叶的女孩的手,一边解释道:“他们需要我,我必须站出来,让他们看到我,看到我还活着!”

    狩魔猎人站了起来,把重新挂回了背后,湿哒哒的大衣贴在身上,让他感觉身上黏糊糊的。

    扑鼻而来的味道让这位朱丽叶女士捏着鼻子向后退了一步:“这是什么味道!”

    马克思冲着狩魔猎人尴尬的笑了笑,好像被发现了秘密的孩子一般,重新抓住了姑娘的手:“好了朱丽叶,你不会想知道的,这位尊敬的先生是来帮我们解决问题的,别在他面前失了礼。”

    姑娘不情不愿的冲着狩魔猎人行了个淑女礼,从动作熟练程度上看,居然还是个贵族之女。

    “朱丽叶,扶我到前面去,我要重新把我之前没完的话,完,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让所有人都明白,我们必须战斗到底,没有人可以抱着侥幸的心理活到最后。”棕色头发的姑娘不顾随从的劝阻,搀着马克思走向了远处刚清理出的空地。

    马克思回头冲着狩魔猎人用嘴型道:“生而为人,当负其重,亦享其福。”

    也许这就是你能在混沌面前保持理智的原因之一?狩魔猎人摇了摇头,抖了抖自己的衣服,一个乒乓球大的眼球被他甩了出去,一路滚落到了李彦龙的脚下。

    来不及停下的李彦龙一脚踩碎了这颗眼球,噗呲一声,眼球里淡绿色的液体被压力挤了出去,呲了旁边游侠一裤子。

    游侠的脸隐藏在围巾之后,很难看清他的表情,但是旁边路过的民兵们有几个已经吐的腿软的,又跑到墙角继续自己的事业了。

    “抱歉。”狩魔猎人毫无诚意的了一句,继续清理自己的衣服。

    看不下去的女巫阿尔特雅猛的伸出一只手,狩魔猎人感觉一阵大风吹过,整个人瞬间感觉变得干爽无比!不禁如此,一身的血污也被清理的一干二净!

    “虽然我很不喜欢你们借用混沌的力量,但这一次,我还是要,干的漂亮。”狩魔猎人冲着女巫伸出了自己的拇指,看了看左右无人后,他问道:“卡洛姐和那个女巫怎么样了?这次的事情起因搞清楚了么?”

    女巫摇了摇头:“还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她还没有从虚空震荡中苏醒,如果明这个时候她依然处于昏迷状态,我只能对她施以最后的仁慈了。卡洛没事,这会已经醒了,她什么都不知道。”

    “从刚才出现的那些东西上,你能看出这是什么东西么?”狩魔猎人把稍微有些长的头发用绳子扎了起来。

    “从没见过,除了混乱之外还有一丝智慧,从感觉上分辨不出来是哪一位邪神的眷属。”女巫摇了摇头,无法回答狩魔猎人的问题。

    徐逸尘看着远处正在指挥民兵们重新梳理秩序的马克思,对女巫道:“我以为每个女巫都是研究混沌的专家。”

    女巫给狩魔猎人留下了一个后脑勺,走向了居住区:“我还以为每个狩魔猎人都对混沌了如指掌呢。”

    “头,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李彦龙在地上蹭干净自己的靴子,等女巫走远了之后问道:“把女巫放在营地里,是不是有些不安全?毕竟已经有一个先例了。”

    “女巫的事,有阿尔特雅在,应该不会再出现意外了。”狩魔猎人对李彦龙摇了摇头:“原罪论,不是我们应该有的想法,新兵,注意你的言行!”

    “是,长官!”李彦龙下意识的想敬礼,讪讪的止住了自己的动作:“头,你别老吓唬我啊,我可不是对女巫有什么偏见啊,我还打算和卡洛更进一步呢。但是,我怕有人发现女巫和那个怪物之间的联系,毕竟我们几个被发现的位置就在那个怪物最开始出现的地方。”

    游侠吉万冰在旁边听着两个人的对话,警惕的看着四周,相对于原住民,玩家之间,尤其是同源同宗的玩家之间,信任程度显然更高。

    “我会把巴特先生,还有你留在这里,协助防御。有个阿非利加玩家,叫安格斯?卡彭特,正带着一批补给品从雷锤铁匠铺出发。”狩魔猎人对李彦龙下达了命令:“你的任务是带人在城门口接应他,他的进阶任务失败了,没什么战斗力,看着他点,别让他死了,教会到时候会放行的。”

    “游侠,你熟悉这里的地形,也能感觉到那个怪物母体的位置,你跟我走。”狩魔猎人对吉万冰道:“我们去找那个章鱼怪,干掉它,早点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你就能早点领到工资,有问题么?”

    “头,我听你的安排!”游侠羡慕的看着狩魔猎人一身的魔法装备,再看看旁边一身全金属盔甲的李彦龙,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布片装,用力的点了点头。

    在一片混乱的营地中,马克思正在努力的重新安抚群众。朱丽叶姐在他身旁痴迷的看着他,不时的让自己的两个随从帮忙忙这忙那的,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在的地方有多危险。

    这么真的姑娘,也许是这个世界给你的奖励,马克思。带着这样的想法,狩魔猎人带着两个女巫和一个游侠走出了避难所营地,猫女被狩魔猎人留在了这里,和卡洛姐在一起。

    唯独这个银发女巫爱菲拉尔,狩魔猎人一时一刻不敢放松,掐着时间用自己的鲜血抑制她的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