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修女的末路
    各方势力之间一直以来都保持着默契,就像女巫阿尔特雅,就是女巫联合会在安东尼大港半公开的成员。以李察牧师为首的教会势力,很清楚的知道目盲之眼珠宝屋时女巫们的地盘,而且他们绝不会去调查那里。

    一方面女巫和术士们已经交过了投名状,另一方面,如果真的把他们逼上了绝路,让这些人自愿成为混沌的坐标点,领航员,造成的损失,没有人能承受。

    就像这一次,李察牧师知道了修女们会到达安东尼大港,但是教会的势力会装作不知道,既不会支援黑船,也不会派人搜捕女巫。但是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如果李察牧师还看不出来是女巫和修女们玩脱了,他就不会成为一座城市的神殿领导者了。

    “派一队圣武士回去支援贵族区,带着那些没卵子的城卫军一起!”李察牧师一身精致的锁子甲,外面还套着一件厚重的胸甲,挥舞着自己的八角锤把一个人形畸变体的脑袋砸进了胸腔:“派个人去警告那些海盗,停止对黑船的进攻,如果继续胡搅蛮缠,后果自负!”

    “坎帕斯!此乃勇士之地,吾主之眼,光辉如炬!没有任何宵之辈能通过我的防线!”李察牧师宛若雄狮一般冲着城墙外漫无边际的畸变体大吼一声,从城墙上一跃而出,像炸弹一般砸进了敌群!

    “坎帕斯!”在场的圣武士一时间士气大振,迎着畸变体发起了一波反冲锋,将岌岌可危的防线稳固了下来,一群在旁边等候多时的城卫军士兵在军官的喝令下赶忙上前加固城门处的防御。

    “女巫,你们这次惹了大祸,如果到时候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就要用我的方式和你们讲讲道理了!”李察牧师旋风般的清空了附近的敌人,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道。

    “女巫想从修女那偷点东西出来,结果出了点意外,召唤出了一个控制不了的怪物。”狩魔猎人言简意赅的介绍了整件事情的梗概:“现在我们的任务是把这个怪物解决掉,女巫们愿意提供最大程度的帮助和报酬。”

    女巫阿尔特雅盯着游侠的,有些紧张,一直以来,女巫们都在努力的弥补自己与生俱来的赋所造成的伤害,但是太多次来自其他人厌恶的目光,让她习惯了被人唾弃的角色,习惯了把自己的脸隐藏在面纱之后。

    “所以,这一次的任务奖励很丰厚?”游侠第一时间抓住了重点,充满了期待的看着狩魔猎人:“我能拿多少?”

    女巫阿尔特雅顿时觉得自己的内心戏都演给狗看了,恶狠狠的:“只要能尽快消灭它,少造成一点损失,随便你开价!”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这大概是女巫们一直以来的作风,可惜她们遇到的问题大多数是用钱解决不了的。

    看着对造成这场灾难的女巫和修女一视同仁,或者毫不在意的游侠,银发女巫用只有狩魔猎人能听见的声音:“你们赛里斯人,都这么。。。洒脱么?”

    狩魔猎人没回头,但是声音却穿了过来:“你是能遇见未来的先知,不如你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我保证,以后你会见到更多的赛里斯人的。”

    “咳。。。咳。。。咳。。。”

    修女越来越虚弱的祈祷声被剧烈的咳嗽声打断,英格丽德的照明水晶从手中滑落,她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试图压抑这令人痛苦的咳嗽。温热的血液沿着手掌流淌,即便是看不清,修女也知道随着剧烈的咳嗽,喷在手上的是自己内脏的碎片。

    那个叛徒的武器带着邪神的祝福,一个的伤口,修女开始没有在意,当她发现问题时,一切已经晚了。无法愈合,流血不止,伤口处仿佛有生命一样,向着更深处蔓延。

    修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重,乏力,她不敢弯腰去捡自己的照明水晶,尽管那是她唯一的照明物,唯一给她带来光明的东西,但是她害怕自己会摔倒,再也无力站起来。

    英格丽德在黑暗中摸索着墙壁,向前艰难的行进,尽管身体越来越虚弱,但是她的眼睛中却燃烧着熊熊烈火,坚定的信仰支撑着这个早该死去的战士继续坚持着。

    “必须找到出口,我们中间有个叛徒,必须警告姐妹们,赤诚者之心不容玷污,为了巫王。。。”修女仅仅握着挂在脖子上的象征着忠贞的项链,项链唯一的功能就是记录一段语音,可以在特定的仪器中读出当时记录的话。

    这里面记载着文修女米萨尔?布里吉塔向名为沙厉士邪神祭献自己的姐妹时记录下的语音,那是从未出现过的邪恶仪式,来自至高邪神之一,象征着**的邪神,色孽!

    她必须把这个消息送出去,不然姐妹们永远不会知道米萨尔的真正面目!不惜一切代价,叛徒必须得到应有的下场!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不肯罢休的修女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绝望的看着前面被肉质的菌毯彻底封死的道路。

    “咳咳,该死的。。。巫王啊,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修女不甘的用手敲击着前面的墙壁,但是表面富有弹性,实则坚固无比的肉质墙壁,彻底阻止了英格丽德去完成她的使命。

    若是身体完好无损,即便是用牙齿,修女也会试图挖出一条通道来,但是重伤濒死,一直靠着意志支撑的她,根本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了。依靠她现在的体力,往回走重新选择一条道路,也只是一种幻想。

    修女捂着自己的伤口,依靠着墙壁,慢慢坐到了地上,英格丽德知道,自己的路程已经走到了尽头。随着精神上的松懈,大股大股的鲜血涌上了她的喉咙,沿着嘴角向下流淌。

    修女无声的笑了笑,剩余的体力不足以支撑她笑出声音了,她终于可以休息了,不用抗拒身体传来的死亡信号,真的是好轻松啊。然后修女的眼泪掉出了眼角,她知道她的牺牲无人所知,叛徒会继续隐藏在姐妹们中间,还会有更多的姐妹被害死。

    不,我不接受这样的结果!修女决定再做最后一次努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