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我就是装甲部队!
    狩魔猎人用力的向前挤,他感觉自己好像在一块半融化状态的脂肪里一样,周围黏糊糊的,体内的血液在拼尽全力的支持他!赋也没有在这个时候捣乱,伤口没有结痂,血液一涌出体内就和周围组成墙壁的生物组织中和了。

    他感觉到阻力越来越大,血液流失的速度越来越快。没等通过一半的距离,他就感觉到大量失血后的眩晕感,向自己袭来,但是狩魔猎人不打算半途而废。

    高达十六点的体质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差不多能让凡人致死的失血量,放在狩魔猎人身上,却还能继续向身体提供能量,艰难的迈出自己的脚步。

    好像突破了什么界线一般,他能感觉到一阵腥风扑面而来,狩魔猎人睁开自己的眼睛,看着眼前的画面,不禁吸了一口凉气。

    巨大的地下空间出现了狩魔猎人面前,远处一个被各种肉质骨架,管道固定在半空中的红色巨卵发出不详的红色光芒,照亮了整个空间。狩魔猎人目测这个巨大的卵,差不多有十五米高,仿佛心脏一样,有节奏的收缩膨胀着。

    它所散发的红色光芒也随着巨卵的跳动明暗交替着,让狩魔猎人想起了战舰上的警报灯,一般这种灯都伴随着刺耳的警报声,代表着所有人员立刻弃舰撤离!

    “这玩意长的真恶心!”沿着狩魔猎人破开的通道,游侠也钻了出来,看着挂在半空中的东西评论道:“头,这是我们的要找的目标么?我没有感觉到信息素的痕迹。”

    随着游侠的话,一条半透明的软管从上方垂了下来,连接到了巨卵上,随着软管剧烈的收缩,整个巨卵都在随之颤动,红色的光芒迅速的暗淡了下去。紧接着又是一阵巨大的**声,巨卵恢复了稳定,向外散发的光芒也重新明亮了起来,软管也重新缩了回去。

    游侠皱着眉头伸手把后面的女巫们拉了出来,指着头顶上那一堆交错在一起的管道:“就在刚才,这玩意抽搐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信息素的位置,就在那里,但是现在我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看来我们运气不错。”狩魔猎人看着远处一明一暗闪烁的巨卵,指着它上面纠缠在一起的巨大管道:“我猜你之前射中的就是这些东西在地上的分支,只有当它收集到了足够的营养时,才会下来喂这个大婴儿一次,你才能感觉到它的位置。”

    “也就是,之前把整个城市搅的翻地覆的东西,不过是这个东西的自动维生系统?”游侠的手指用力的指了指那个巨卵来表达的惊讶:“那谁能告诉我那里面的东西是什么?那些畸变体又是什么?”

    狩魔猎人走到了一根管道旁边,用自己的长剑剖开了肉质的营养管,这一根只有一人多粗,远不如半空中那几根。但是随着狩魔猎人手起刀落,里面流出来的东西却让游侠紧紧闭上了嘴巴,防止自己吐出来。

    一个被消化了一大半的畸变体沿着被斩断的管道流了出来,几乎失去了全部皮肤的畸变体用自己仅剩的节肢试图攻击狩魔猎人,但是刚伸到了一半,畸变体就失去了生命,节肢无力的落在了地上。

    随着具有腐蚀性的液体在管道内流出,这个畸变体剩下的部分就在几个人眼前融化成了液体。

    “我觉得这玩意可能连炮灰都不算,只是用来搜集足够的蛋白质。”狩魔猎人看着远处的巨卵:“它们本身也是蛋白质的来源之一。”

    无数畸变体从四面八方爬了出来,用恶毒的眼睛看着几个闯入了恶魔体内的人类,喉咙中发出嘶嘶的威胁声。

    “看,这些行走的汉堡来了。”狩魔猎人看着爱菲拉尔道:“你能再跟我一遍,你看见的那个片段里,我是怎么把那玩意弄死的么?”

    爱菲拉尔拿着英格丽德的长剑,给了狩魔猎人一个白眼:“我只是,无数种可能中,有一种,我们杀死了这个东西,如果你不想死在这里,最好努点力。”

    “你们呢?”狩魔猎人活动着自己的筋骨,语气轻松的向另外两个人问道。

    女巫阿尔特雅喝下一瓶不知名的药水,整个人的精神赫然一震,眼睛中仿佛带着闪电一般:“我会尽我所能,直到死亡!”

    游侠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弓箭,又看了看远处巨大的卵,绝望的对狩魔猎人道:“头,我觉得你现在需要的是装甲部队的支援,而不是一个可怜的弓箭手的掩护。”

    “我就是装甲部队!”狩魔猎人用了一个短跑运动员常用的起步姿势,如同离弦的利箭一般飞射出去,直奔远处的巨卵!

    无数原本在地面上如同血管般的脉络,突然间开始暴涨,化作十几米长扭曲的触手,张开血盆大口向狩魔猎人一行人袭来!而周围,在悬崖上,在峭壁上,数不尽的畸变体发起了冲锋!

    短短几百米的距离,刹那间变成了堑!

    狩魔猎人凌空跳起,躲开了第一条迎面而来的触手。长满了锋利鳞片的触手,像钻头一般,从上而下的洞穿了狩魔猎人之前所在的位置,在他身后的地面上留下了一条新开辟的深沟!

    在狩魔猎人落地之前,原本坚固的地面化作了粉末,另一条隐藏在地下的触手弹射而出,狰狞的口器带着呼啸声从下方袭来!

    “昆恩!”狩魔猎人在空中画出一个法印的符号,冷静的计算着自己与下方触手接触的角度,就是现在!

    狩魔猎人用手中的长剑卡住了触手顶端锋利的口器,身上笼着的防御法印在被击中的瞬间就如同泡沫一般破碎了,但是昆恩法印发挥它的作用,消减了绝大部分的冲击力!他没有在**中失去平衡!

    狩魔猎人在剧烈蠕动的触手上快速奔跑,如同跑酷一般的动作,让游侠张大了嘴巴!他看着狩魔猎人就这样一路向前狂奔,手中的长剑在触手身上留下了长长的伤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