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底牌尽出
    触手仿佛能感觉到疼痛一般,在狩魔猎人的剑下剧烈的晃动着自己的身体,巨大的力量将地面抽打的乱石飞溅。

    狩魔猎人一只手拿着自己的长剑,另一只手将匕首牢牢地钉在了触手身上,防止自己被甩出去。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远处一根支撑着巨卵的肉质支柱,不断的计算着距离。

    “好孩子,你还需要点动力,我需要你再接近一点。”狩魔猎人低声着,将手中的长剑深深地插进了触手的身体,用力的拧出了一个血窟窿:“让我给你点动力!”

    触手发出了凄厉的叫声,十几米长大蛇一样的躯体,在刹那间绷直!

    狩魔猎人抽离自己的两把武器,在空中舒展身体,尽可能的延长了自己的滞空时间,因为地面上密密麻麻的畸变体,让他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另一条触手从侧面横扫而来,狩魔猎人在空中画出了阿尔德法印,靠着反冲力陡然上升了一段距离,踩踏着这条触手再一次跃起!

    手中的两把武器牢牢的钉在了狩魔猎人瞄准的目标上!长出了一口气,他回头看了看,几乎所有的畸变体和触手都将注意力放在了他身上,女巫们和游侠的压力不是很大,正有条不紊的杀死所有接近的敌人。

    看了看下方十几米的距离,畸变怪物们正像蚂蚁一样,沿着这条支撑柱向上攀爬。狩魔猎人将长度有些碍事的炎形大剑挂回了后背,看了看右手的匕首,这个时候他无比还念自己的另一把匕首。

    “工作就是工作,总不会事事顺心。”狩魔猎人自言自语的将自己唯一的匕首拔了出来,在向下坠落之前,双腿用力,猛的向上窜了近一米的高度,重新将匕首钉了进去:“不过好在,我从不抱怨。”

    就这样,狩魔猎人快速的攀爬到了巨卵的同一高度上。那个巨大的卵,被八根这样巨大支柱所包围,这些支柱同时还支撑着这片地下空间的穹顶,无数蜘蛛一般的脉络从这些血肉组成的支撑柱上延伸出去,将巨卵悬挂在了半空中。

    在巨卵的下方,数米厚的菌毯覆盖了地面,四周高而中间低,形成了一个盆地,似乎已经为巨卵中要诞生的东西做好了接生的准备。

    狩魔猎人试探性的踩了踩前面连接着巨卵的白色丝状物,这种手腕粗,蛛丝一般的东西,从八根支柱上蔓延出来,组成了一张八角形样式的大,在的中间,固定这那枚散发着红色光芒的卵。脚下传来的感觉有些滑腻,但是着白色的蛛丝,稳稳的撑住了狩魔猎人的体重,连一丝晃动都没有。

    当狩魔猎人整个人站在这个巨大的蜘蛛上时,巨卵的红光大盛,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收缩扩张的速度陡然加快,带动着整片脉络和支柱晃动,不少正在向上爬的畸变怪物在晃动中掉了下去。

    狩魔猎人俯下身来故技重施,想用自己的匕首作为固定,结果手上传来的触感,让他感觉自己好像一刀扎在了实心铁柱上。猝不及防的狩魔猎人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匕首,双手抱住了这条蛛丝,整个人凌空吊在了上面。

    巨卵下面的菌毯也随着喷射出了白色雾气,气体以极快的速度扩张,很快以巨卵为中心的空间就被大雾所笼罩,整个地下空洞的光源也随之暗淡了下来。

    女巫向上方射出了一颗散发着强光的光球,提供了足够的照明,现在她不需要继续隐藏自己的力量了,因为所有混沌生物的注意力都被狩魔猎人吸引了过去。似乎,那巨大的是某个警戒区,当狩魔猎人踏足的时候,几十只只冲到了自己面前的畸变体突然刹车,集体转身,向着巨卵的方向飞奔而去。

    “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游侠看着飞快撤了回去的畸变体和隐藏在浓雾中无法看清的触手,放下了手中的弓箭,向身边的女巫问道。

    阿尔特雅看着被浓雾笼罩的巨卵,试探性的放飞了一只火焰组成的乌鸦,乌鸦在飞进浓雾的范围后,扑腾了几下翅膀,熄灭了:“我也不知道我们能做什么,这些浓雾阻隔了我的力量。”

    狩魔猎人的双手牢牢的抓在蛛丝上,大雾迅速的笼罩在了他周围,他连自己的脚尖都看不到了。倾听者空气中的声音,他突然腾出一只手,在浓雾中抓到了一个家伙。一个拳头大的飞虫,尾巴上长着长长的黑色尾针,狩魔猎人看着手中的飞虫:“这就是你的底牌了么?”

    狩魔猎人把飞虫捏碎在了自己的手心中,血液中仿佛带着酸性,腐蚀着自己的皮肤。但他很快就发现,这伤害并非来自飞虫的血液,眼睛,脸上,手上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感觉轻微的刺痛。

    雾气的颜色逐渐变成了淡红色,狩魔猎人无视了**上的痛苦,但是他没法在这种环境中继续用自己的眼睛观察周围,血红色的眼泪沿着他的眼角留下。但是靠着自己的感知属性,他依然用自己的长剑精准的击飞了几只试图偷袭的飞虫。

    狩魔猎人发力重新站在了蛛丝上,他用手抹过自己的脸,入手处一片湿滑,淡淡的痛感传来。自己的血液又一次保护了狩魔猎人,当表皮层被雾气腐蚀后,毛细血管流出的血液,阻止了这些雾气对自己造成更深层次的伤害。目前受到的伤害,自己用不了两就能恢复。

    他把背后的兜帽拉在了脸上,原本因为出血,导致视膜上残留的一片红色,变得漆黑无比。

    世界变得一片黑暗,但是感知却在无限的蔓延,声音变得更加清晰,他能感觉到飞虫在空中飞舞时,翅膀煽动雾气造成的波浪!下一刻,长剑划过,没带起一丝声音,飞虫被从中间一分为二!

    “我看不见你,你听不见我。”狩魔猎人着只有自己能听见的话,吐出了一口血水,随着呼吸,雾气腐蚀着呼吸道和肺部,让他感觉自己怒火中烧:“这是可真是一场公平的战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