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who’s your daddy?
    “看来头他们得手了!”李彦龙兴奋的喊了一声,一脚踹倒了身边路过的一只畸变体,对方却毫无敌意的从地上爬起来,继续飞奔。【】

    安格斯?卡彭特也松了口气:“谢谢地,我还以为我又一次要面对死亡了呢,那感觉真的不好受!”

    “什么意思?”矮人一步跳到了李彦龙面前问到:“什么叫他们得手了?狩魔猎人他们在干什么?”

    李彦龙看着情绪激动的矮人解释道:“他们去解决问题的根源了。如果他们能成功的话,这场危机就解除了,我们就省事了!看现在情况,头他们一定离堵住了那个王八蛋!”

    这个答案让矮人葛罗音好像被针扎了一样:“我的,那我们还在等什么!快点继续赶路,你们这些懒蛋!要是危机解除了谁还会买武器防身!尤其是加价百分之二十的好货!快走我的朋友们!时间就是金钱!”

    矮人推着自己的平板车向前飞奔而去,一双短腿倒腾的飞快。

    “有的时候我感觉他骨子里,其实是个侏儒,我真想揪一次他的胡子,看看是不是真的。”卡彭特耸了耸肩,对李彦龙道。

    李彦龙大笑着冲矮人的背影喊道:“喂!你走错方向了!”

    年轻的圣武士赛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防线最危险的时候,这些怪物几乎已经冲进了城里!其中一只怪物锋利的角质化手臂都贴在自己的脸上了,然而下一秒,它们突然集体撤退,跑进下城区深处不见了踪影。

    赛文就这么躺在地上向旁边的李察牧师问道:“大人,它们就这么突然撤了?”

    李察牧师没有把赛文拉起来,而是一屁股坐在了他旁边,从被畸变体血液染成深绿色的牧师袍下面,摸出了一根类似雪茄的东西。

    用燃烧着圣炎的权杖点着了塞进嘴里,李察牧师用力的吸了一口,递给了年轻的圣武士:“想么多干嘛。来,试试这个,赛里斯那边传出来的好东西,提神醒脑,比喝酒还过瘾!”

    圣武士赛文接过了雪茄,抽了一口,咳嗽了好半,吐出了一口淤血:“大人,战神上次已经专门下过一次神谕了,禁止您用圣炎干别的事,您怎么还这样?”

    李察牧师尴尬的笑了笑,把自己的手在袍子上抹干净,顺手又拿出了一瓶酒。在旁边的畸变体尸体的异化手臂上磕碎了瓶颈,几大口下去了半瓶,又从赛文那拿回来自己的雪茄深吸了一口,在烟雾缭绕中含糊不清的:“你懂个。。。,我跟战神关系铁着呢。”

    “老大,是那个进了下城区的狩魔猎人里做了什么,对。”圣武士赛文看着自己的导师,很多年前就有人相信,面前这位没个正形的牧师,是战神的选民,虽然他本人一直否认这一点。

    “他是个英雄。”赛文没有再看自己的导师,把自己的视线移向了空。他始终相信导师是战神的选民,不然以他的行为早就被教宗开除教籍了。

    李察牧师又吐出了一个烟圈,看着烟圈逐渐远去,消散在空气中,空气冲的血腥取代了烟草的味道,满地的尸骸,有城卫军的,有圣武士的,更多的是变成了畸变体的平民的:“也许,无论如何,他拯救了不少人的性命,包括你的,他是个英雄。”

    这个世界已经如此操蛋,人们不仅需要及时行乐,还需要希望,需要英雄。李察牧师把抽到了一半的雪茄扔在了地上,用脚狠狠碾灭,在心里对自己:即便是宣传出来的英雄。

    “好了,休息的时间够了!”李察牧师龙形虎踞的把地上还活着的人一个个踢了起来:“把防线给我重新巩固一下!赛文,你带人去城里看看,那些家伙没让人把家底给我偷了?”

    在距离李察牧师很远的地下空间,狩魔猎人在饥荒异种的巨卵中,猛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巨卵中的营养液几乎成为了透明的液体!他轻易的看见了不远处那个巨大的怪物,仿佛巨大的蜥蜴一样,在卵中盘踞成一团,和鳄鱼的头颅相似的脑袋足足占了身体一半的大。

    还没彻底成熟的怪物有些虚弱的哀嚎着,但是头顶的营养管却没有再一次落下补充足够的营养物质。

    最近一直和各种长相奇怪的东西战斗,屠杀着各种触手系的生物,猛的看见一个身披坚甲的爬行类生物,狩魔猎人竟然觉得这玩意外形还挺威猛的,不禁露出了一个笑容。

    然而狩魔猎人发现对面的怪物宝宝,似乎对自己的戒备心很强,随着自己的笑容,怪物努力的挣断了几根已经枯萎的脐带,只留下一根最粗的营养管依然连接着身体。这个怪物占据了靠近下方的位置,警惕的向自己展示着巨大而锋利的牙齿。

    狩魔猎人发现自己不仅重新恢复了视力,还可以自由的在这透明的液体中呼吸了,原本炙热的温度也变得适中,就像泡在三十八度左右的温水中一样舒适。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四肢,仿佛在毫无重力的太空中一样自如。

    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武器,狩魔猎人刚打算游过去,趁这玩意还没长成,先干掉它,在震动中,那条营养管似乎又一次积攒了足够的营养物质,对准了巨卵覆盖了下来。

    奇怪的是,狩魔猎人清晰的看见那个怪物似乎随着营养管的靠近而慌乱了起来,眼睛中十分情绪化的透露出绝望。

    随着营养管注入了新的营养物质,狩魔猎人看着周围透明的液体逐渐变成了淡黄色,然后飞快的聚集在了自己身边,身体内好像燃烧起来了一般,撕裂般的痛苦环绕着他!无穷的力量在体内涌现!

    狩魔猎人在液体内无声的嘶吼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酥痒的信息,好像被大脑无限放大了一般,让他痛苦不堪。

    还不够!狩魔猎人用饥渴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饥荒异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