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狼灵视觉
    走还是留,这是个问题,狩魔猎人一时间也想不出一个能带着两个女巫翻山越岭逃出死地的方法。

    女巫阿尔特雅尽管没有开口,但是却在侧耳倾听着狩魔猎人和游侠的对话。虽然刚才的爆炸引起的余波已过,但是时不时从头顶上掉下来的沙土和石块,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们,这里就快完蛋了。

    “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我愿意留下,我的灵能还足够释放一个减轻重量的法术。”女巫突然开口道:“但是我希望你们能把她带出去,她是我们女巫一脉的希望!”

    阿尔特雅的手指划过爱菲拉尔的银发,声音有些沙哑:“一定要保护好她!别让她离开你的视线!女巫联合会的报酬不会让你失望的,在贫民区那个聚集地的女巫叫。。。”

    “我们不会抛弃同伴,也不会留下一个女人在这里等死。”狩魔猎人摇了摇头:“这不符合我们赛里斯人的道义。”

    游侠一副吃鸡群众的表情,跟着点了点头:“头的对!”

    如果有希望,谁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呢?女巫叹了口气对狩魔猎人道:“那你打算怎么办?拖得时间越久,我们活下去的希望越。你在浪费我们的生命,学徒,所有人的生命,如果她死了,那么从昨晚上到现在,所死去的人都白死了。”

    徐逸尘承认女巫的有道理,但是他拒绝去承认自己毫无办法,即便是毫无希望,也要尝试一次。

    狩魔猎人上前两步,重新钻进饥荒异种的身体里,用力的撕扯着两根肠子,拽出了足够长的距离后,用自己的长剑截断。随着饥荒异种的死去,周围所有的伴生物种都开始腐化,凋零,唯有饥荒异种本身,尸体还维持着之前的强度。

    他用手把有些滑腻的肠子撸了几遍,在空气中甩了甩,满意的点了点头:“我们往上爬,先试试。”

    狩魔猎人把一根肠子扔给了旁边的游侠,把地上的银发女巫背了起来,用这段肠子打了叉形的结,将女巫固定在了自己身上。爱菲拉尔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在他的耳边扫动着,让狩魔猎人觉得有些异样,少女微弱的呼吸喷在自己的后颈,证明着她还活着。

    “别愣着,我们的时间紧迫!”狩魔猎人转身向着远处地下洞穴的边际走去,身后的游侠在女巫的配合下,学着狩魔猎人的样子,将女巫绑在了身上。

    “你应该明白,这里的土层不一定能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向上攀登。”阿尔特雅在游侠的耳边轻声道:“尤其是在后半段路程,稍有意外,就会从上面掉下来。”

    游侠点了点头:“我明白,但是我只是个打工的,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而且我觉得你不用如此悲观,这里没准能一直坚持到有人来救我们。”

    但是随着游侠的话语,一块巨大的岩石在远处从穹顶上飞落而下,周围不少的石块和泥土下雨一般跟着落下。

    “你我都明白,这是一个早晚要做出的选择。”女巫冷静的分析着情况:“如果一会出现了意外,我会施放法术抵消爱菲拉尔的重量,让他们能顺利的离开。而我,会解开这恶心的绳子,作为交换,你要保证会保护她,知道女巫联合会的人出现!”

    向狩魔猎人的方向走去的游侠声道:“我很感谢你在这个时候还想着我,但是我们还是听头的!他可是忠嗣院出身的怪物,没什么事情是他们办不到的!据他们都是从实验室里批量生产的,生来就是为了挑战不可能。”

    “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刚才的话。”女巫疑惑的问着,受系统影响,所有可能扰乱原住民世界观的话语,都会被过滤成为无意义的废话。

    收到了系统提示的游侠耸了耸肩:“没什么,我是听头的准没错,他一定会有办法的!还有,我原谅你了,关于吐了我一身那件事。”

    这一次,女巫没有在回应。

    狩魔猎人背负着银发女巫,站在洞窟的边缘,嘴里轻轻念着:“学派的先辈们,告诉我,我该如何使用我另外的眼,去寻找那潜在的,隐藏在真像之后的,不存在的东西。我知道,这赋,这能力,它潜伏在我们的血脉之中。”

    “狼灵视觉!”随着狩魔猎人自我催眠式的语言,他的眼睛化作了野兽般的竖瞳,散发着绿色的荧光。

    眼前的崖壁,在他面前吐露着自己的秘密,也许是一根隐藏在泥土之后的树根,一块深埋在其中的岩石,又或者是被触手反复碾压,和触手上的粘液混合在一起凝固了的土层。在他眼中,被用不同颜色标注了出来。

    “跟紧我!紧跟着我的道路,一步都不要错!”狩魔猎人回头看了一眼游侠和女巫的组合:“我们能出去!相信我!”

    被狩魔猎人带着绿色荧光的竖瞳吓了一跳的游侠,迅速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然后看着狩魔猎人像壁虎一般,沿着崖壁向上攀爬而去。

    “我就,那些忠嗣院出来的家伙,就是喜欢这种刺激感。”游侠嘟囔着,沿着狩魔猎人留下的痕迹跟了上去。在他身后,女巫的双眼紧紧盯着爱菲拉尔,时刻准备着牺牲自己。

    “马克思先生,我们应该马上组织人手,去寻找狩魔猎人的踪迹。”在庇护所营地中,骑士巴特正在一间临时搭建的帐篷中对卡尔?马克思道:“经过检查,附近所有的畸变体都失去了生命体征,我想那位来自东方的赛里斯勇士已经得手了!”

    “我们还没有确定,全部的畸变体都已经死亡,如果我们分散了人手,也许会被逐个击破,这可能是个陷阱。”之前和骑士巴特并肩作战佣兵佐格?曼奇尼发出了不同的意见:“营地中现在有将近3000人,大部分是毫无自保之力的老弱病残,他们的生命安全全指望着我们。三千人和四个人,你会选择哪一边?”

    骑士巴特一时间沉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