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我们继续
    手中的长剑不知道多少次将眼前的敌人刺穿,切割,狩魔猎人再一次腰斩了名为米萨尔的怪物,感觉自己的心有些累。

    在米萨尔癫狂的笑声中,被斩断的下半身化为了一团粉红色雾气,消散在了空气中,从自己身上的伤口处,又蹬出了两条腿!似乎原本就有那么两条大腿隐藏在胸腹之间一样。

    看着爽的鼻涕眼泪都混杂在了一起的米萨尔,狩魔猎人沉默的将对方斩首,再一次。他实在是不想看见那张令人作呕的脸了,哪怕能清净一秒钟都可以。

    看不见的命运满足了他的愿望,一秒钟之后,在断裂的脖颈处,一颗崭新的头颅涌了出来,似乎嫌速度有些慢。米萨尔用手抓住头上的翅膀拽了一把。

    “哎呀呀呀,我的猎人是怎么了?”新长出来的头颅马上就开始了自己的噪音攻击:“为什么垂头丧气的呢?是心灰意冷了?还是耨修成怒了?”

    在米萨尔的言语中,双方的战斗依然继续,在暗淡的地下通道内,两个人几乎没有什么躲闪的空间,招架和格挡是主流,又或者是以伤换伤,双方都已经习惯了战斗的节奏。

    一向作为杀手锏的血液,一次又一次的给对方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然后又恢复如初。米萨尔在被血液腐蚀的时候,脸上露出的表情,让狩魔猎人觉得恶心,而且他发现自己的血液给对方造成的伤害,越来越低了,

    而且他发现,色孽修女似乎很渴望自己的血液,她在有意识的引诱自己使用血液伤害她,隐藏在那副痴女外表之下,她到底有什么阴谋?

    本着敌人越是想要什么,就越不能给她什么的原则,狩魔猎人单纯的用武器和法印技能和对方战斗。如果不是临战突破,连续获得两种超凡之力,狩魔猎人可能还真就打不过眼前这个变态。

    剑锋一转,挡住了修女的利爪,锋利的爪子和金属之间瞬间的碰撞,星星点点的火花,照亮了隧道内的黑暗。随着在空中留下了一道亮红色的火焰纹路,修女的爪子几乎被齐根切掉!

    “你这样是没法真正伤害到我的,猎人!”修女舔食着自己的伤口:“除非,你能用自己的血液把我泡在里面,慢慢的溶解……呜,好像不心了什么不该的呢。”

    话的时候,修女的声音中几乎能拧出水来,充满了期待一般,把狩魔猎人恶心的够呛。然后她用新长出来的爪子捂着自己的嘴,发出了一连串的“娇笑”。

    这已经不是修女第一次假装漏嘴了,最开始的时候,她:“还好只是被砍断了四肢,如果不心被彻底切成碎片的话,恐怕人家就不好重新长出来了呢。”

    者无意,听者有心,徐逸尘趁着又一次砍翻了对方的时候,耐着性子,细细的将修女剁成了饺子馅,他确定自己的剑下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肉或者是骨头。

    结果,没等他想好怎么处理这一滩肉泥,修女就像植物一般,从肉泥中“长了”出来:“你真可爱,我什么你都信,呵呵呵呵!”

    再然后是火烧,狩魔猎人将对方分尸,砍成了七八段,挖了个坑,然后用长剑引火。感谢女武士在自己的空间装备里放了那么多的酒,那一次,徐逸尘看着眼前的怪物被烧成了灰烬。

    狩魔猎人沉默的把这个土坑给埋了,转身打算离开。但是没等他走远,就听见身后那怪物从土里爬出来的声音。

    “别走啊,我还没玩够呢!这次我不反抗,你换种酒试试,这种不够烈!”满身焦黑的修女肆无忌惮的大笑着。

    “你把我拖在这里,到底有什么阴谋?”狩魔猎人例行公事的将修女的四肢斩断,趁着她恢复伤势之前问道:“我陪你玩的时间已经够久了,不如你跟我实话实,我配合你,再陪你玩五分钟。”

    “别拒绝我,你知道我的速度,如果我想跑,你是拦不住我的!”狩魔猎人警告道,依靠现有的办法,他确定自己真的没法干掉这玩意:“所以,让我们像个文明人一样,好好谈谈。”

    听了他的话,米萨尔的内心也松了一口气,她没预料到自己碰到的这个年轻的狩魔猎人居然如此难缠,简直像个怪物!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那该死的血液就像强酸一般,能腐蚀自己的灵魂!如果继续这么打下去的话,恐怕再有半个时,自己就真的变成尸体了。

    还好自己骗过了他!不过他血液中的那种力量对自己造成伤害时,那种痛苦真是让人难忘啊!带着这样的想法,米萨尔恢复了自己的四肢,安静的坐在了狩魔猎人的对面,强撑面子的调笑道:“怎么了猎人?你是不行了么?”

    徐逸尘调整了着自己的呼吸频率:“你在计划什么阴谋?其实你的目标是黑船上那个女巫对?”

    “你很聪明么,猎人。”米萨尔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我的目标确实是爱菲拉尔,你不知道她的存在,在虚空之中就如同太阳一般!奉献给吾主,吾主一定会赐予我更大的痛苦和力量!”

    “既然你有目标,为什么要袭击那些平民?”狩魔猎人感觉自己的体力在迅速的恢复,超凡体质带来的提升让他向战场绞肉机的方向前进了一大步。

    起了马克思一行人,修女似乎兴奋了起来:“这个地方简直就像一个被拆开的礼物盒子!我从没见过哪个男人向他一样芬芳,我在他的灵魂上闻到了窜变领主的味道!可惜不太纯正,不过我不挑食的!”

    感受着自己的血液在体内奔流,如同江河大海一般有力,狩魔猎人笑了笑,站起身来:“好了,我改主意了,我觉得干坐在这里还不如继续切你有意思,我们继续!我想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别我没给你休息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