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救我!
    别人不知道,但是狩魔猎人可是很清楚,这些民兵和难民,这一次面对的虽然是混沌生物,但是饥荒异种并非原产自混沌!而且这些人面对的只是它的伴生物种,是否会产生精神污染还是问题。

    但是这种事,狩魔猎人可不打算和李察牧师明,不然该如何解释一个狩魔猎人的学徒,居然如此了解这个混沌邪魔呢?跟他们,我把那个饥荒异种吃下去了?不仅没有变异,还提升了不少实力?恐怕等不到第二,审判庭的人就该在全世界范围内追杀自己了。

    沉思了一会,狩魔猎人打算和李察牧师谈谈自己的血液问题,自己和混沌之间战斗了这么多次,那蕴藏在血液中的特殊力量恐怕早就不是秘密了。不如借此机会,来服教会,正好顺理成章的接手这批人,有李察牧师从中调和,恐怕过程会相当顺利。

    “我会去和教会的人谈谈,整个下城区都有被淹没的危险,不如你带着人,迁移到我的领地上?”狩魔猎人假装纯良,对马克思道:“之前在安托万手里拿到了一片没什么用的领地,正好可以解燃眉之急。”

    马克思的眼睛一亮,握着狩魔猎人的手道:“太好了,如果在你的领地上,这些人就安全了!我的那些想法也一定能实现!你会支持我的对么?”

    我们赛里斯人办事,讲究的就是个你情我愿!徐逸尘几乎控制不住脸上的笑意,为了保持严肃,不得不依靠的赋让自己保持冷静,表情显得有些扭曲:“当然,我们是朋友,我自然会支持你。只是我原本打算在那里建立属于自己的战团……”

    “太好了!”马克思几乎比徐逸尘还激动:“这些人,我是下城区的这些人,能加入你的战团么?哪怕是仅仅接受基础的军事训练都可以!”

    狩魔猎人直接握住了马克思的手,他在心里喊道:成交!但是在嘴上却着:“我想巴特先生,一定不会拒绝帮助这些平民,我也愿意让我的人出一份力。”

    不等马克思话,徐逸尘换上了严肃的语气:“凭着狩魔猎人组织的面子,我想我能从教会那里拿到一部分援助,但是靠这些东西,恐怕坚持不了多久。我很敬重你,马克思先生,但是你必须得让这些人考虑一下,在未来他们应该如何生存下去。我是个狩魔猎人,你应该知道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职责。”

    “在大多数时候,世人谈及我们的时候,是带着畏惧和憎恨的。”徐逸尘直视着马克思的眼睛:“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愿意保下这些人。但是这一切并非没有代价,我愿意支持你,在这些人中宣传你的思想,施行你的新政。并且为这些人提供保护,让他们能吃饱,让他们有机会走上典范之路。”

    “与此同时,我会保证这些人不会像以前一样,不事生产,不纳税。”马克思也看着狩魔猎人的眼睛:“劳动创造世界!你会发现,今你的善行,会在未来成为人类文明中最雄伟的火焰!”

    狩魔猎人重重的点了点头,和马克斯之间完成了交易,一切顺利!带着这样愉快的心情,徐逸尘快步走向了安置女巫们的帐篷。

    李彦龙和新晋女巫卡洛正在帐篷门口聊,时不时用警惕的目光看着修女们扎营的地方。修女们看见狩魔猎人独自返回了营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少数没有受伤的修女聚集在一起,正在检查自己的武器和盔甲。

    这些女人无论是对待敌人,还是对自己,都足够的狠!修女们这么多年能闯下如此名声,也不全赖巫王的威名,势力打不过她们,大的势力不愿意招惹她们,横行多年,靠的就是一个狠字!显然,没有受伤的修女们已经做好了抛弃全部伤员的打算,一旦发生异变,就会突围而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当狩魔猎人返回营地后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后,修女们的情绪也积累到了极限。这些敏感的女人在教会的圣武士和牧师眼中看出了对自己的仇视,从那些凡人的眼中看出了对自己的戒备,营地里的所有人似乎都在针对自己。

    “塞莉斯泰因大人为什么没有和他一起回来?”修女们之间的疑惑在互相传播:“我们的人去了哪里?难道和塞莉斯泰因大人一起……”

    李察牧师手下的这批圣武士和牧师,都是刚刚从圣殿毕业,加入各地神殿的。这些年轻人,几乎是毫不掩饰对修女们的厌恶,这直接导致了双方隐藏在暗地里的对峙,而此时,修女们开始感觉自己被欺骗,脆弱的平衡被打破了。

    修女们几乎是在几秒钟之内就决定了自己要做的事情。留在营地中,没有受伤的战斗修女们,强硬的驱逐了正在治疗伤员的牧师,从圣武士手中接管了这一片的防区。在李察牧师前来调节之前,一名冲动的圣武士,就和一名更加冲动的战斗修女展开了激烈的肉搏。

    所幸,双方一番保持着最后的克制,没有使用武器,圣武士的脸上留下了四道长长的划痕,修女们则收获了一双熊猫眼。让这场闹剧收场的不是李察牧师有力的臂膀,而是及时回归的寂静修女一行三人。

    而此时,徐逸尘才刚刚走到女巫的帐篷门口,阿尔特雅虚弱的从帐篷中走了出来,冲着狩魔猎人露出了一个劫后余生的微笑。

    寂静修女一脚踢倒了门口的木栅栏,搀扶着一名看起来命不久矣的文修女,她的红衣翻译在身后高声喊着:“牧师!我们需要治疗!”

    面色惨白的文修女挣脱了寂静修女的搀扶,趴在地上吐了一大口黑色的血液,带着零星的内脏残渣,不等教会的牧师赶到,突然抬起了头,冲着阿尔特雅的方向喊道:“火鸦!我的体内有混沌卵,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