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恐怖的人类
    狩魔猎人低头看了看自己那条系统赠送的裤子,一时间感觉一口老血呼之欲出,盲生,你发现了华点!随着女武士将那个价值不菲的包裹打开,周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武僧的耳朵不禁立了起来,左右动了动,却强撑着没有回头。

    制作的材料是取材自被称为夜枭的魔法生物的羽毛和皮肤。尽管没见过活物,但是狩魔猎人可以从那如同夜空一般的外表上想象出这种生物活着时候的英姿,这玩意徐逸尘验证,是防水的。

    这也是他把垫在坑里的原因,狩魔猎人害怕米萨尔的血液渗透进泥土中,从而逃生,因为他没办法确定色虐修女的自我修复能做到哪一步。

    不过现在看来,当时的心谨慎都是值得的。在中,那团混合着泥土和狩魔猎人血液的肉泥,已经聚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团黑乎乎像软泥怪一样的东西。原本表面油光水滑的黑色长袍,已经被它腐蚀的灰白一片,如果不是女武士把这玩意打开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个曾是色孽修女的东西就会逃出生了。

    李彦龙的脸一片惨白,彻底坐实了白脸的名号。之后,几乎不可能被偷袭的狩魔猎人,光是膀大腰圆的女武士就足够米萨尔喝一壶的了。

    如果李彦龙手中的盾牌如铜墙铁壁一般,那维托丽雅的盾牌则只能用泰山压顶来形容了。将近两指厚的盾牌,在女武士手中却使臂使指一般,轻巧的划过一个圆弧,在仓库中带起一阵微风,凌空将软泥怪砸下!

    啪叽!一种果冻被拍碎的声音在盾牌下面传了出来,女武士如同暴熊般的身体,用橄榄球中的防守前锋,将敌人当做对方的四分卫拍在身体底下!身高和体重都超过了190的女武士隔着盾牌用力的碾了几下,展现出的肌肉线条让在场的男士都有些汗颜。

    尤其是李彦龙,看了看女武士手中那门板大,坦克装甲般的厚度,不禁将自己的“盾牌”往后藏了藏,拉着少女卡洛向后退了几步。

    “好了,我觉得差不多了。”狩魔猎人制止了还想继续施暴的女武士:“不然一会我们还得找把铲刀才能把那个色孽修女从地上刮下来。”

    “早就看这些修女不爽了,这一支没找到机会,就这么一个半成品,我得抓住机会!”女武士站起身来,那雄伟的身高让周围的女士们也默默的向后退了一步。

    在女武士的盾牌下,那摊软泥怪,果然被压得扁平,平铺在地上,几乎一点动静都没有了。狩魔猎人为了以防万一,割破了手上的皮肤,把血液涂满了双手,从地上将这玩意卷了起来,一时间有些头疼。

    “你们也看见了,有什么好办法干掉它么?”徐逸尘看着被卷成了一个卷,像毛毛虫板在自己手中挪腾的色孽修女向周围的人问道:“我的血液对它的伤害越来越了,必须在它适应了这种伤害之前找到办法。”

    所有人都大眼瞪眼,毕竟已经把一个身材还算高大的女人一路剁成了大卷饼的体积,这玩意还不死,恐怕能用的东西方式已经不多了。

    “用火烧?”女巫阿尔特雅试探性的问道,经过一路的休息,她已经逐渐从灵能过载中缓过劲了来了。在话的时候还顺手在手掌上催生了一只火焰组成的乌鸦,结果那个“卷饼”瞬间就激动了起来,狩魔猎人差点没抓住它。

    看来这个办法是不行了,一堆人继续沉思苦想。期间,寂静修女从狩魔猎人手中接过了这个玩意,在塞莉斯泰因的手中,这个东西如同死物一般,但是寂静修女一撒手,对方马上复活,让人无奈的很。几乎退到了最角落的游侠突然开口道:“我们必须杀死这玩意么?”

    所有人的的视线都看了过去,等待他的下文,游侠看着大虫子一样的寂静修女在狩魔猎人怀里拱来拱去,咽了口口水,觉得这画面让人终生难忘:“我的意思是,反正它都成这样了,只要不接触要女巫的话,就算时失去了威胁。既然我们杀不死它,不如把它禁锢起来好了!”

    游侠的话让一行人茅塞顿开,对呀,这玩意现在没有手没有脚的,禁锢起来以后在像个好办法来解决也不错,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它好像具有一定的腐蚀能力。

    “我们干脆把它砌在墙里得了,每派人监视,出现腐蚀就重新砌一遍!”李彦龙率先提出了自己的点子,他在瀛洲上学的时候看了不少老电影,一直很羡慕那些地下社团动不动把人砌在水泥里沉到樱花湾底,这次终于自己也有机会试试了。

    狩魔猎人点了点头,觉得是个不错的注意,在周围人的笑容中,手中的虫子**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