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绿皮占了俺家地
    女巫把包裹放在了狩魔猎人的面前,双手解开了上面用麻绳匆匆系上的绳结,露出了包裹里面泛着紫色荧光的瓶子,晶莹剔透的液体让人一眼看上去就知道里面的东西价值不菲:“这是女巫联合会承诺的奖励,十瓶全面恢复药剂。”

    狩魔猎人拎起其中一瓶,借着门外的阳光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又看了看地上的寒酸的包装,用带着怀疑的语气问道:“你们联合会是把全部家当都用来支付我的报酬了么?战团建设需要的物资,没问题?”

    女巫的嘴角抽了抽:“别误会,这只是发货人的癖好而已。请不要质疑我们的财力。”

    塞莉斯泰因从角落里站了起来,走到狩魔猎人身边拿起了其中一瓶药剂,直接拧开放在嘴边闻了闻,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女巫:“居然是纯净没掺过水分的恢复药剂?你们女巫在新大陆隐藏势力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

    女巫哼了一声没有搭理寂静修女的话,尽管阿尔特雅相对于其他女巫来对修女们的态度温和一点,但是她显然不想在修女面前透露过多关于女巫联合会的事情。

    “这玩意还能稀释之后用?”狩魔猎人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把利益最大化。

    “别想了。”女巫毫不留情的打破了狩魔猎人的遐想:“稀释技术我们联合会都没搞到手,不是直接加水那么简单。据她们下发到修女队的都是装药量更的型全面恢复药剂,如果我们有那个技术的话,肯定不会给你这种原装的。”

    狩魔猎人把目光移向了寂静修女,她总不能什么都不付出就在自己这白吃白喝?结果寂静修女十分坦然的看着他:“我不知道,我们有专门的药剂师。”

    徐逸尘感觉一大笔钱正在自己眼前飞走,自己却毫无办法,拿着手里的药剂他向塞莉斯泰因问道:“我的人中了‘折磨’,这药剂对他有帮助么?”

    尽管从爱菲拉尔那里已经知道‘折磨’的特性,并非实体伤害,而是针对神经系统的诱导药剂,但是狩魔猎人还是希望能从寂静修女那里得到不同的答案。

    然而寂静修女摇了摇头:“我对你的‘折磨’了解不多,如果真的是‘折磨’的话,就证明你的人在绯红寿衣号上遭遇了拜死教的刺客。在你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有拜死教的刺客和我搭乘了同一艘黑船。”

    “和尚……三藏兄,你还撑得住?”已经被女武士带到沟里的徐逸尘有些担忧的看着一直在默默念经的武僧,对方已经持续念经超过三十个时了。狩魔猎人都开始怀疑对方的超凡特性难道不只是皮肤金属化,还自带的特效?

    武僧唐三藏正好完成了一篇经文,长出了一口气:“无妨,他最危险的时期已经过去了,身体本身也在适应这种变化,恐怕明这个时候,他就可以自由活动了。这位施主这一次也算是因祸得福,以后在对外界的感知上应该能更近一步了。”

    暗影刺客的状态似乎真的有所回转,尽管此时唐三藏没有念经,但是看他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太过痛苦。听和尚的话,好像挺过‘折磨’的药性时间,感知属性上会更进一步?狩魔猎人衡量了一下危险性与可行性,觉得这个药物以后没准能用的上。

    自己的领地是什么样子的,狩魔猎人还没见识过,不过第一批人口已经忽悠到手了。不仅仅有人口,和混沌血拼过的那些民兵,稍微训练训练,花点钱武装一下,恐怕就能甩安东尼大港的城卫军几条街,而恰好这方面的人才自己都有。

    前光辉十字骑士团资成员,高级战团辅助人员,巴特?罗塞蒂。尽管具体战团辅助属性还没看到,但是这一长串的头衔和战斗中表现出来的品质,已经足够狩魔猎人期待老骑士的表现了,尤其是对方基本算是买一送一,把自己的姑娘也半卖半送的搭进来了。

    安东尼大港最好的铁匠大师,虽然有点自吹自卖的成分,但是矮人葛罗音的能力还是有目共睹的。他打造的兵器,狩魔猎人亲自用过,绝对是质量上佳的东西,在拥有足够多的精品材料时,魔法装备的品质也相当出色,尤其是在人机效应的部分,相当出色。虽然现在还没被忽悠进团,不过自己背靠大金主女巫联合会,不怕他逃得出五指山,

    下城区的这些民兵背后还自带伟大的导师马克思,估计个人魅力和组织能力,当个国王应该都不是问题,即便是手里的人口再翻一倍,他也能打理的井井有条。自己原本建立战团更多的目的,是为了能提前拿到战团赋,已经拥有安全的补给基地,但是现在一看,此事大有可为!

    徐逸尘美滋滋的计算着自己手里的筹码,和人脉。在安东尼大港自己和李察牧师算的上是盟友,圣武士团进驻后,应该不会找自己的麻烦,无论对方到时候是否会选择驻扎在自己的领地上,都是有一层保障。

    等港口区修复完毕,老船长埃穆斯就可以开始跑商,虽然收益没有自己现在拿到手的多,但是细水长流,可持续发展总是一条后路。想到了埃穆斯船长,狩魔猎人就想起了当时一起逃难进城来自罗格营地的泰勒,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找到自己的家人?这次下城区的灾难有没有波及到他们?

    也许可以把他们拉到自己的领地上,作为传统的新华夏人,在发展自己的土地时,徐逸尘就制定出了一套发展计划。发展需以人为本,有人了以后先吃饱,现在自己背后有人支援,不需要考虑吃饱饭的问题,尽可能扩大人口规模,然后种田修路,通商。

    徐逸尘突然发现无论哪一世,自己的学校都教育过这些知识,从组织群众,与周围势力的合拢连横,到发展方针,甚至嫁接高产农作物。

    看着仓库外经过了一一夜,依然没有恢复运作的港口,徐逸尘轻蔑的笑了笑,是时候展现一波真正的技术了,让这些土人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效率。

    然而来自佐格?曼奇尼的消息戳破了正在无限膨胀的狩魔猎人号气球。徐逸尘还在纳闷这个除了自我介绍之外几乎没和其他人交谈过的玩家为什么会给自己发消息,尽管狩魔猎人将对方算作了自己战团的一员,不过那主要是因为马克思的原因。

    在己方阵营中,只有游侠和骑士巴特和对方有过直接接触,除了知道对方是个沉默寡言,行动多于言语的人之外,只知道对方是来自eu的玩家。

    “好消息,你的城堡看起来不错。坏消息,它已经被一群绿皮给占领了。目测对方有超过五百人,需要支援。”对方发来的消息一如既往的简短,干练。

    最终经过一番尬聊之后,狩魔猎人终于知道作为侦察队,曼奇尼带着自己的四个手下,提前一步按照地图指示的位置进行侦察。而下城区的难民大部队,则在马克思的动员下正在轻装简行,用十分缓慢的速度向着目的地进发。

    李察牧师派了将近五十人圣武士和牧师又组成的队伍,随行,负责保护及监督这些接触过混沌的难民的安全。虽然李察牧师和狩魔猎人的私交不错,但是用教会的势力,帮助本地领主清缴领地上的绿皮兽人,显然超出了一个神殿负责人的职权范围。

    所以这件事得狩魔猎人亲自动手了。对于城外三十公里的范围出现绿皮这件事,徐逸尘毫不吃惊,看看安东尼大港的城卫队就知道,指望这些贵族能定期清理周边的匪患,几乎是缘木求鱼!更别提那些相当英勇善战,或者蠢到无法理解死亡的兽人一直是城中贵族噩梦。

    安托万显然早就知道那个地方被兽人占领了,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大方。远南殖民地的绿皮们,和人类一样,是乘坐海船远渡重洋而来的,虽然很扯,但是事实就是如此,那些绿皮不仅能造船,而且速度还比人类快。

    绿皮兽人显然是一种神奇的,不可以常理度之的生物,它是外来物种,原住民最早接触到绿皮,是在极北地区的冰原上。那一夜,灾星来着长长的尾巴,**在冰盖上,强盛的基里斯夫沙皇国派遣了一队克雷姆尔守卫追寻着星星坠落的方向,行走了三个月,随行的寒霜法师发回来的一条消息是:“它们,是绿色的……”

    基里斯夫人很快就知道寒霜法师所的绿色是什么意思了,铺盖地的绿皮们和英勇善战的基里斯夫战士在雪原上,在山沟里,在冰河上,在每一个角落展开战斗。强盛的基里斯夫从此成为了一个历史,苟延残喘下来的只剩下一个每一分钟都在为了生存而流血的民族。

    基里斯夫人的统治者沙皇伊凡二世在无比绝望的情况下,向周围的邻国派出了求援的使者,同时带着这些绿色生物的基本信息,去警告其他统治者:“如果基里斯夫人倒下了,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未来了。”

    绿皮兽人们强悍的繁殖能力震惊了诸国!那几乎和植物一样的特性,让绿皮们想要更多的兵源时,可以把一个看起来最不waaaagh的同伴切碎了洒在土地里,第二年春的时候就会收获一片绿皮,用不了多长时间,它们就会长大成合格战士!

    物资和援军几乎马上开赴基斯里夫,然而没过几年接踵而来的灾难几乎让整个世界都应接不暇,举国升魔的罗马帝国从地下倾巢而出,惩罚着旧大陆诸国!混沌大门的开启让南亚次大陆几乎寸草不生!

    各国的部队和支援都随着战争逐渐减少,最终变得聊胜于无,唯有宋帝国顶着南方混沌的骚扰和东边瀛洲新崛起的幻魔势力,依然向基里斯夫人输送他们最急缺的粮食。两国相依,如果失去了北部的屏障,三面受敌的宋帝国也会岌岌可危。

    最重要的是,在极北的冰原上,兽人的繁殖力被压制到了最低!虽然它们可以依靠光照汲取能量,但是绿皮们显然不是什么挑食的物种,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无论是面包还是人类,只要味道不错,绿皮们都愿意尝尝味道!

    所幸,经过了前几年的战斗,人类赢得了足够的时间,诸神最终联合了新大陆的巫王们,共同施展了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绿皮繁衍速度的法术,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绿皮的繁殖能力。基里斯夫人最终稳住了战线,和绿皮们在雪原上有来有往的支撑了下来。但是部分弱的兽人向东迁移,发现了大海,随波逐流扩散到了其他地区。

    狩魔猎人在游戏中见过的第一个敌人就是绿皮兽人,他记得那些孔武有力的大块头,挥舞着各种超规格的重型武器,破坏力十足。徐逸尘偷偷的瞄了一眼女武士维托丽雅,觉得她肯定和那些绿皮们合得来。

    狩魔猎人拍了拍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我们又来活了!”

    李彦龙和游侠第一时间围了过来,最近的女武士则兴趣盎然的灌了一口,少女卡洛下意识的跟在了李彦龙身边,银发女巫爱菲拉尔悄无声息的站在狩魔猎人身后,引得女武士吹了个口哨。阿尔特雅站在原地没动,显然在一定程度上,她不排斥自己和狩魔猎人他们一起行动,尤其是在这个特殊的时期。

    魔形女在地上翻了个白眼,没动地方。寂静修女塞莉斯泰因默默的向后退了两步,站了一个和众人保持了足够距离又能监视魔形女的位置,表示自己唯一的任务就是看紧这个超级间谍。和尚守着暗影刺客,继续念经,狩魔猎人感觉等刺客醒了,恐怕可以直接遁入佛门了。

    “这一次没有报酬!”狩魔猎人第一句话就让女武士失去了兴致,然而后半句则让她又竖起了耳朵:“有人抢了我们的地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