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背叛的筹码(二合一)
    “有人抢了我们的地盘!?”女武士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般,从地上人立而起,相当具有压迫感的身高一时间让周围的人都向后退了退:“是谁!敢这么干?”

    李彦龙也跃跃欲试的问道:“能占领地盘的应该不是混沌来的恶心东西了?快让我缓缓口味!”

    游侠也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作为一个远程输出职业者,在之前的任务中,他还没怎么装币就在地下沦落成了侦查员,这种经历深深的伤害了游侠的自尊。

    “我们的敌人是绿皮!”狩魔猎人向所有人宣布:“一只绿皮部落占领我们的城堡,一只超过五百人的绿皮部落。”

    徐逸尘看了看不是受伤,就是未成年的女巫,对阿尔特雅道:“很感谢你愿意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但这是我们自己的战斗,我们会用自己的方式解决。”

    阿尔特雅摇了摇头,很正式的回答:“这一次,女巫们也愿意站在你的身边,为你而战,狩魔猎人。我刚刚收到消息,联合会希望能和你成为合作者。同时在你的战团驻地设置一个安全屋,一旦附近有女巫受到威胁,希望你能成为我们的保护者,当然联合会会在你的领地上追加相应的投资。”

    听见还有追加投资,不等狩魔猎人回答,女武士一把揽过女巫纤细的肩膀,站在女武士身边,女巫显得如同站在茄子身边的豆芽菜一样:“我跟你,以后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谁敢找你们麻烦,就是我们的麻烦!”

    听见联合会来信,地上的魔形女眼睛一亮,但是看见代号“火鸦”的阿尔特雅没有关于她的事,魔形女暂时压下了心中的激动,等待后文。她相信女巫联合会是不会放任她被人囚禁在这的。

    阿尔特雅有点受不了女武士的自来熟,不过和这个女蛮子有过多次接触的女巫深知对方的性情,并没有推开维托丽雅,而是无奈的对狩魔猎人道:“你应该知道,我们和瑟曦?兰尼斯特的盟友关系破裂了,恐怕今后的日子里,女巫联合会和海盗之间会爆发一些冲突。所以联合会希望你能站在我们这一边。”

    狩魔猎人有些意外的看着阿尔特雅,他一直以为女巫联合会只是女巫们聚集在一起为了自保而形成的一个松散组织。但是这个组织屡次表现出的财力物力上,都超出了徐逸尘对它最开始的估计,这一次对待海盗们的背信弃义,女巫联合会的强硬态度更是让他有些刮目相看。

    “我猜这里面不仅仅是因为海盗们没有按时出现夺取黑船,还有其他的原因?”狩魔猎人看着阿尔特雅问。

    “女巫联合会已经授权我成为你的全权联系人,联合会中的大部分资料都可以对你开放。”阿尔特雅冲着狩魔猎人展示了一张盖着复杂印章的文件。语气正式的让徐逸尘感觉自己是在接待邻国的外交官员。

    “瑟曦?兰尼斯特是我们之前选择的代理人,现在她背叛了我们。”阿尔特雅开始解释前因后果:“为了保证女巫的生存和利益,我们经常会扶持一些新崛起的势力。兰尼斯特家族就是几十年前的一笔投资,从玛玛的爷爷开始。”

    狩魔猎人点了点头,女巫们尴尬的现状他是了解的,这种变向扶持傀儡势力的模式,在现实中,安布雷拉公司也经常用。结果一直到殖民舰队出发之前,这个被全球通缉的邪恶集团还没有被彻底消灭,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就是它。

    “这一代的兰尼斯特家主,瑟曦?兰尼斯特,是个女巫。”阿尔特雅爆出了一个大新闻:“联合会以为这会加强我们两家的关系,但是……”

    狩魔猎人现在明白为什么阿尔特雅之前那么肯定海盗出身的玛玛不会背叛了,因为对方也是一名女巫!但是她对玛玛的了解显然不够,在出卖盟友的时候,对方显得十分干脆。但是徐逸尘想不明白,玛玛为什么要背叛女巫联合会呢?她想要黑船这种过分的要求,女巫最后都同意了,这对她有什么好处?

    狩魔猎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阿尔特雅,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联合会刚刚通知我。”阿尔特雅左右看了看周围的人,压低了声音道:“在瑟曦?兰尼斯特占领的海岛中,有一座岛上发现了高纯度秘银矿脉。”

    徐逸尘听名字就知道秘银这玩意很值钱,在他获得过的几件装备上都出现过秘银这种材料,但是作为一个玩家,他对这玩意的价值并不了解。但是周围人的反应,足以让他重新定位这东西的价值。

    本来躺在一边的魔形女不顾伤势,直接从地上坐了起来,在她旁边一直监视着她的寂静修女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狩魔猎人第一次在对方的脸上见到如此复杂的表情。

    “这玩意很值钱?这就是她背叛你们的原因?”狩魔猎人问道。

    “很值钱?一座秘银矿脉?这玩意简直是无价之宝,或者这才是真正的灾厄之源!”狩魔猎人的话让魔形女笑出了声,这个伤员毫不遮掩自己对这群菜鸟的鄙视,她用梦呓般的语气道:“秘银!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会为了它抢破头。它的延展性如同青铜一样出色,却又可以像是玻璃一样打磨。它可以被打造成坚胜钢铁,却又轻如鹅毛的武器。它美丽的光泽如同刚抛光的白银,却又不会随着时光而衰退。”

    阿尔特雅点了点头道:“联合会是不会放任这种珍稀的矿物被兰尼斯特独占的。但是在我们昨展开行动的时候,玛玛已经正式向女巫联合会表态,拒绝共同开发,她想独吞。我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她把我们都耍了。”

    “一个的海盗胃口居然如此大?”经受过精英教育的塞莉斯泰因忍不住插了一嘴:“她不可能守得住这份产业,只要这里产的秘银出现在市场上,会有无数势力盯上这里的!”

    “别忘了你口中的海盗已经夺走了一艘黑船。”阿尔特雅抓住机会掀起了对方的伤疤:“玛玛隐藏的势力比你想象中的还大,兰尼斯特家族这些年在我们的支援下,在海外群岛中有着相当深厚的实力!”

    “养虎为患!”寂静修女用了一个赛里斯的成语来形容女巫们的失策。

    秘银矿脉?狩魔猎人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几个玩家,大家眼睛中闪烁的都是同一种颜色,贪婪!但是远在大陆之外,纵横海洋的海盗,以玩家目前的实力,恐怕是没机会染指了。不过关键时刻捣捣乱也不错,好东西么,不能为我所用,就大家谁也别用。

    打定了主意将来要找玛玛的麻烦,狩魔猎人把话题拉回领地的问题上来,毕竟五百人规模的绿皮部落,还占据了城堡的地利,是块难啃的骨头。

    而被众人视作一块硬骨头的绿皮们,此时正在做什么呢?

    在黑森林边缘的城堡前,立着一座锈迹斑斑的木头雕像。将近三层楼高的雕像顶上是一颗粗陋的能逗笑一个子的桶型脑袋,如果不是那张脸的话……一张残忍的脸,一张严酷的脸,一张满是绿皮式自信和绿皮式力量的脸。

    那种能盯得你低头,如果不后退保证会好揍你一顿,如果你这么做了,可能也有一顿的脸。它高耸在狩魔猎人的领地边缘,双眼直视着那座城堡。被简陋的栅栏围在垃圾坑和绿皮们随意搭建的帐篷中间,它后面是树木和恶臭的从林泥地。对一位被崇拜的神灵来这可不是个乐观的地方,但是信仰者们显然不在意,而神灵本身也并不在意这些绿皮们能有什么好的想法。

    毕竟这座神像,是绿皮们崇拜的主神,搞哥。绿皮们就是这么称呼它的,虽然这个世界的诸神已经确定在已知的空间中,没有这么一尊大神存在。但是每当你看见成千上万的绿皮们从去年你清理过的地盘上涌出,你依然会如同绿皮们一样,感慨一声,搞哥在上。

    那神像俯视着这个部落的大技霸的窝棚,就像在看向远方的战争——它会指引你的道路,要是你能看得那么远的话。巨大而肥胖的体型,是所有绿皮的永恒的追求,那神像鼓舞着任何仰望它的绿皮的灵魂。

    而它已经在这鼓舞了好长一段时间,为了即将到来的waaagh。作为绿脸部落的大技霸,点子哥已经从神像中看出了一些征召,它打算带着自己手下的那些懒种们把部落所需要的武器趁着还没黑都砸几下。

    用手里的锤子将铁毡上的斧头砸的乒乓作响,火花四溅,点子哥觉得自己的心里十分烦躁。每都是千篇一律的斧头,锤子,让点子哥觉得自己身为大技霸的职责遭到了侮辱,就如同有一只最低贱的屁精正在自己面前跳舞一样。

    点子哥在拳头上休息自己的桶形下巴,陷入沉思,它寻思着能不能弄出点既能向斧头一样呯呯呯把虾米砍成碎片,又能发出巨大轰轰轰声音的武器。

    佐格?曼奇尼,是一个来自eu区的玩家,正在不远处的山头上观察着绿皮的营地。作为一名曾经受雇与保护伞公司的雇佣兵,他在地球有太多的痛苦回忆。当年年少无知的他,在eu的某只特别行动队中服役,在一次行动中,手滑击毙了一个平民,结果这次意外被不知名的拍摄者上传到了上。

    尽管有全覆式的头盔遮挡他的外貌,但是eu的政府一直在人权方面遭到各方的质疑,这一次处于风口浪尖的曼奇尼,就被顺理成章的清退出了军队。失业的曼奇尼依靠个人出色的技能和履历,在一家型pmc公司任职,混的比以前还潇洒。

    一直到那一次,那是一个相当稀松平常的中午,曼奇尼和他的队负责看守一家处于战乱地区的机场。一个在沙漠中心,相当型的机场,只能起降一些中型的无人机。虽然每来来往往的无人机很频繁,但是作为一个pmc安保人员,曼奇尼从来不过问任何异常情况,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这个简单的道理救了他一命,当时他正在基地的食堂吃午饭,千篇一律的合成食品和室外的高温,让每个前来就餐的人都显得无精打采,然后刺激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玻璃破碎的清脆声音响起,几个黑乎乎的东西从窗外被射进了食堂,在军队中的刻苦训练让曼奇尼第一时间闭上了眼睛,捂住双耳,长大了嘴巴。紧接着震撼弹就在食堂中爆炸,无形的冲击波让曼奇尼的大脑像是被用力的团成了一团,但是他的行为拯救了自己的耳膜和半规管,让他得以在第一时间爬到桌子底下。

    紧接着就是一阵恶臭,简直是地狱中的味道,食堂里的大部分人都呕吐不止,这让曼奇尼觉得相当恶心。在特别行动队时,他接受过几次手术,一些的不起眼的人造器官,让他在生物波震撼弹和臭鼬弹的袭击中挺了过去。

    佐格?曼奇尼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人,他清楚自己经受的这一套是标准的正规作战部队的常用手段,那些本地武装还javascript:停留在打黑炮的水平。所以他忍着恶心的感觉将身边的一个手下按回了那堆呕吐物中,阻止了对方拔枪的行为。

    然而,他马上发现,真正恶心的事情其实才刚刚开始。随着一阵令人不安的撕裂声,不少原本和他一起在食堂中吃猪食的机场雇员变身成了肌肉怪物,或者其他猎奇的玩意。安布雷拉!这是曼奇尼脑子中闪过的第一个词,他马上明白了为什么这次的佣金如此之高。

    而后,直接破墙而入,穿着全封闭外骨骼武装士兵就用手中的重武器在食堂中开始搅拌血浆。那是曼奇尼第一次见到徐逸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