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铁甲依然在
    另一个玩家看着新军的队列,有些玩味的回答道:“要是论威慑力的话,不会是让黄老邪亲自带队去的吧?”

    “你猜对了,他带了三十个政委和实习生过去了,据黄老邪打算在绿皮的领地上一路杀过去。”黑甲玩家声道:“如果头还在的话,估计也少不了跑这一趟。”

    “连黄老邪那种人都会进来玩游戏,我感觉这游戏恐怕不是那么简单。”黑皮衣的玩家也压低了声音:“我估计就算咱们弄出核弹来,那些绿皮和混沌都能在一个月之内学会!以头的实力,在哪混都不会吃亏,倒是咱们得心点!别轻易死了,有传闻,有几个死亡次数过多的家伙已经脑死亡了。”

    “我知道!”黑甲玩家左右看了看:“我听一个咱们忠嗣院出身的科学官,再过一阵头那边的服务器就和地球的同步了,到时候会先开放远程通讯系统,然后零星的过去几个玩家,测试一下信号强度,然后我们就可以重聚了!”

    “那我可得和管后勤的兄弟一声,得给头留一件‘黑披风’啊,不然他还不一定怎么修理咱们呢。”黑皮衣用拳头砸了一下自己手掌,有些兴奋的道。

    “到时候你可别是我告诉你的啊!”黑甲玩家打趣了几句,严肃的道:“此去北行千里,我就不送了,明天我也要随天驱武士团开赴南部防线支援戍边军团,铁甲依然在!”

    “依然在!”

    远在远南殖民地的徐逸尘此时正在马克思的帐篷外,和这个看透了世间繁华的男人一起讨论未来的发展。两个男人坐在火堆旁,此时天色已晚,狩魔猎人一行人最终还是决定远离那个被绿皮污染过的城堡,回到难民的临时营地过夜。女巫阿尔特雅早已经回到了城中,打算连夜在女巫联合会内下单,运送一批基斯里夫人特制的绿皮除臭剂。

    “麦克,之前我问过你,对于人类的未来你有什么看法。”狩魔猎人把手中的一根木柴扔进了篝火中,没有经过暴晒的木头在火焰中噼啪作响:“我觉得我的问题不太准确,我要问的是,你觉得凡人在未来应该如何定位自己的位置。”

    马克思眯起眼睛看向远处那个名叫朱丽叶的女孩,不知道为什么狩魔猎人感觉这个姑娘的长相似乎有些眼熟。马克思手中的土豆在火焰的炙烤下,变得金黄酥脆,有的香味从食物上散发出来,随手把烤好的土豆递给了狩魔猎人:“你有什么看法呢我的朋友?我注意到你用凡人这个词,来形容这些人,你觉得你并非凡人?”

    徐逸尘毫不客气的接过了马克思烤好的食物,就如同之前的十四个土豆,两个苹果,一只不知名的野鸡一样的动物,都在一转眼之间就消失在狩魔猎人的口中:“你明白我的意思,凡人,这些毫无自保能力的普通人。他们不像职业者,如果不是有你庇护着他们,恐怕之前与混沌的战斗中,光是看见那些怪物就足够让他们发疯了。”

    面对马克思的问题,徐逸尘简单直接的回答道。凡人,这个词不仅仅是在游戏中被他经常使用,作为一名忠嗣院毕业的优等生,实习政委,稷下学宫持剑馆的内环剑士,他早已经超凡脱俗,这不仅仅是他自己的看法,整个社会都如此看待他。

    公民证件上,那个大大的s+等级,并非全部是指对社会,对国家的贡献,更多的含义是标明此人在某一方面或者几个方面,突破了人类的极限。在新华夏内部,这个级别的人,被称为龙,对于普通人来这个级别的人,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身边存在着一群受到国家承认,披着人类外皮的怪物。

    “这是个物质世界,一草一木都是有物质组成,你口中的凡人也不例外。”马克思的声音依然那么平淡,似乎没有什么值得他惊讶的事情一般,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面对混沌的时候,你口中的职业者又比凡人高贵到哪里呢?他们自誉为超凡,却不知只是没有遇到更强大的对手。”

    “如果我想,我可以马上成为比绝大多数职业者更强大的存在。”马克思又将一个土豆穿在了木棍上,放在火焰上慢慢的旋转着:“你我都见识过真正的混沌力量,那些职业者,超凡者也许可以苟延残喘的更久一点,但是他们终将失败。唯有整个世界在绝望中散发出光辉,才有可能在这场战争中获得一丝希望。”

    “我无意与你进行一场哲学辩论。”狩魔猎人声的嘟囔着:“光凭你的名字我就赢不了。”

    “我找到了一种能改变凡人参与战争模式的武器。”在马克思听清楚之前徐逸尘就把话题扯了过去:“但是这是你的人,是否让他们参与这场与混沌之间的战争,需要由你来决定。”

    “看看这个土豆,和你刚才吃掉的其他土豆一样,它们都是由你口中的凡人种植出来的,我们早已经参与其中,这个世界没有给他们选择的机会。”马克思把手中新烤的土豆再次递给了狩魔猎人:“如果人仅仅为自己而活着,也许他能够成为著名的学者,伟大的法师,卓越的战士,但是他永远也不能成为真正完善和真正伟大的英雄。”

    徐逸尘接过了这个土豆,一口吞下去了半个,他感觉自己的胃就像无底洞一样,多少食物都能装的下,然后他皱了皱眉头:“麦克,这玩意还没熟!”

    马克思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裤上的土,冲着狩魔猎人微笑了一下:“就像我过的,生而为人,当负其重,亦享其福。恐怕我没时间在这耽搁了,再成为一个英雄之前,我需要先成为一个真正完善的,真正伟大的男人,良宵苦短,日后再吧。”

    沿着马克思的目光,狩魔猎人看见了面色通红的贵族少女,朱丽叶。这一次,徐逸尘终于想起了自己为什么看她面熟了,从五官的轮廓上,他依稀能看出来这个少女和安托万之间的相似之处,这难道是安托万的女儿?狩魔猎人感觉到内心深处有一万匹驼羊在大草原上奔腾而过,每一只都眯着眼睛注视着自己,带着驼羊那特有的笑容。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