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拽哥的金苹果(二合一)
    虽然知道自己的体质属性与灵巧属性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到达二十点的,但是连续两次超凡特性的考验任务,让狩魔猎人不禁感觉有些吃不消。

    他还没从上一个任务中缓过劲来,第二个任务就突然出现了,而且完全没有预警,几乎是在系统提示出现的一瞬间,任务就开始了。

    狩魔猎人连把铁霸王的脑袋放下的时间都没有,就一屁股坐在了那具无头尸体上,jin ru了状态。

    等待狩魔猎人的是一片虚无的空间,柔和的白光铺满了脚下,让徐逸尘一度以为自己回到了曾经在军队中使用过的模拟舱中,充满了科幻感。

    “你以为你一直能幸运下去吗?”在第一个考验任务中,曾经讽刺过狩魔猎人的那个浑厚男声,在这片空间中回荡:“这一次,再也没有外来人来干扰我对你的考验了,你没有直面死亡,才能赢得我的青睐,玩家!”

    在这个男人的声音中,狩魔猎人仿佛听出了一丝敬畏,相对于上一次的话语,这一次那个男人的声音,似乎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也许灰骑士最高大导师,卡尔多?德莱戈的大名,已经传到了系统的耳中,才让他敢怒而不敢言?

    然而守魔猎人并没有太多时间来思考,在他眼前的那片虚空中,一名穿着赤红色重甲的武士出现在了那里。

    武士手中拿着巨大的钉头锤,另一只手拿着门板状的巨盾,盾牌上用鲜血勾勒出了一副古怪的徽记,这个徽记狩魔猎人还记得,它属于混沌邪神-恐虐。

    武士腹部巨大的伤口,提醒着狩魔猎人,这是自己的老对手,那个曾经被自己开膛破肚的恐虐冠军武士。

    然而这名武士,似乎只是徐逸尘记忆中的那个敌人的复制体,并不能开口话,只是沉默的看着狩魔猎人,粗重的呼吸声透过头盔传进了狩魔猎人的耳朵。

    在狩魔猎人身后,已经被徐逸尘切成了饺子馅的色孽修女米萨尔从虚空中走出,带着放荡的笑容,冲着狩魔猎人无声的微笑。

    在狩魔猎人的左侧,最先导致安东尼大港城内出现混沌侵蚀的纳垢先锋,在一团烂泥中涌现了出来,依然保持着初见狩魔猎人是黑袍祭司的形象。

    然而狩魔猎人深知在这黑袍下,隐藏着怎样丑恶的**,即便是隔着两米的距离,他也能听见在对方的袍子下,带着粘液的触手,相互交错的声音。

    “哇哦,恐虐冠军,色孽修女,纳垢先锋,真是看得起我。”狩魔猎人带着微笑看着自己曾经遭遇过的强敌一个一个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我承认我和他们打得很惨烈,但是我是一名玩家,我的进步速度很快!如果你想依靠我曾经打败过的敌人,来战胜现在的我,恐怕你会失望的。”

    然而在狩魔猎人的右侧,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身影凭空出现,卡尔?马克思,穿着一身黑色的燕尾服,拄着绅士杖,头戴高顶礼帽,从半空中在看不见的台阶上,缓步走了过来。

    “你好,狩魔猎人,希望我的出现不会让你太过惊讶。”马克思如同最老派的绅士一般,向狩魔猎人鞠了一躬,另一只手拿着自己的礼帽,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在直起身来时,重新戴回了头顶。

    “奸奇?”狩魔猎人有些疑惑的看向突然出现的马克思,前面出现了三个人,都是曾经被自己打败过的混沌邪魔,他不明白为什么马克思会出现在这里。

    “思久欲知,知繁渴思,唯圣奸奇毋为所困。”马克思优雅的点了点头,有些嫌弃的看向了旁边身着赤红色重甲的武士,:“相对于那些只知道血腥与杀戮的蛮子,也许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让这位美丽的女士,为我们呈上一段优美的舞蹈,展示她的魅力,而这一位伟大的生物学家,则可以向我们提供一些永葆青春的饮料。”

    狩魔猎人环视了一圈,确定马克思所的家伙,就是在自己身边的这几个奇形怪状的家伙,感觉他怕不是失了智。

    然而温文尔雅的马克思,拍了拍手,淡蓝色的雾气突然笼罩在整个空间,恐虐的冠军被雾气束缚在原地,动弹不得;色孽修女米萨尔变成了一个身着寸缕的沙漠舞姬,在一举一动间散发出惊人的魅力。

    原本披着黑袍的纳垢先锋,变成了一个眉清目善的慈祥老者,笑咯咯的捧着一只陶瓷瓶子,即便是没有打开狩魔猎人也能闻见瓶子中浓郁的香味。

    空气中突然响起让人着迷的音乐,沙漠舞姬随着音乐扭动起自己诱人的腰肢,点缀在腰间的铜铃,散发出让人悸动的清脆响声。

    两把看起来无比舒适的柔软沙发突然出现在狩魔猎人的面前,在两把沙发中间是一个风格迥异的中式八仙桌,马克思优雅的伸了伸手,示意狩魔猎人入座。

    在两人脚下,原本散发着柔和白光的地面,此时变成了翻腾的云海,在两把沙发中间的八仙桌下面,一条碧绿色的溪从中流过,五彩斑斓的锦鲤在溪中不时的游过,悠闲无比。

    徐逸尘面无惧色,既没有受到空气中音乐的影响,也没有被沙漠舞姬绝美的容颜吸引走一丝一毫的注意力。他甚至面不改色的看着那个曾经的纳垢先锋,用精致的水晶杯,为他斟上了一杯浊酒。

    “这种混搭风格实在是太没品位了。”狩魔猎人轻轻地摇晃酒杯,让来自赛里斯的黄酒,在杯壁上均匀地旋转,当停止摇杯后,酒液形成一条条液柱沿着杯壁缓缓地向下流动,留下了一道道酒痕。

    “哦?你不喜欢吗?”马克思挥了挥手,狩魔猎人眼前的一切就烟消云散,身穿着红色重甲的武士依然在怒目而视,原本美丽的沙漠舞姬变回了原形丑陋不堪。

    而狩魔猎人手中的酒杯也消失不见,曾经在非洲,美丽动人的酒液,如同腐骨的毒药,腐蚀着徐逸尘的手掌。

    “你瞧,很多时候,事情的真相并不是那么美好。”马克思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虚空中,夸夸而谈:“这个世界已经腐朽,与其让人们在同类的手中受苦,为何不让我们来接管一切?最起码,我们很公平,无论高贵贫贱,强大弱,健康的,患病的,美丽的,丑陋的,我们都一视同仁。”

    试图腐蚀狩魔猎人手掌的毒液,在受到特性保护的皮肤面前,无可奈何,变成了一只毒虫,试图逃离徐逸尘的手掌,却被捏死在了对方的手指之间。

    “你是系统安排来考验我超凡任务的,还是直接归混沌管?”狩魔猎人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马克思和自己扯淡,他似乎想弄清楚自己是在正常的任务流程中,还是这一次任务又被其他人截胡了?

    “这很重要吗?”马克思摊了摊手,一如既往的保持着自己的风度:“无论如何,只要打败我们,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对你来主要是获取足够的力量,就可以在‘游戏’享受到更大的乐趣,为什么要刨根问底呢?”

    实际上徐逸尘实在怀疑,自己的任务是不是又一次被调包了?既然灰骑士可以堂而皇之的占据自己的任务,那远比灰骑士更强大的混沌,为什么不能呢?

    狩魔猎人尝试着呼唤自己的人物界面,属性菜单,然而却毫无回应。作为一名穿越者,一名政委,徐逸尘然的拥有被害妄想症,他习惯性将怀疑,当成铁证。

    “因为我就是这么一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所以我才选择了政委这个专业。”狩魔猎人抖了抖自己的披风,微笑着从包里,掏出了一个金色的苹果,展示给众人看:“之前我遇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人,送给了我一个很有意思的礼物,希望各位会喜欢。”

    ,这个看起来就不正经的道具陡然出现在四个混沌代表面前,然而除了马克思的面色一变之外,另外三个家伙几乎毫无反应。

    “看起来你似乎很了解我手里的这个东西。”完微笑着将苹果向马克思面前凑了凑,这个一直以来表现得十分绅士的男人,有些畏惧的向后退缩了几步。

    马克思的表现,让徐逸尘更加确定自己的任务又一次有人乱入了。相对于另外三个几乎毫无本能反应的手下败将,眼前这个借用了马克思形象的家伙,那一言一行之间都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特意感,让狩魔猎人总是想起那个乱入的巨人。

    所以,他打算试试对方的反应,结果显然令人满意,马克思的脸色狰狞的道:“干掉他!”

    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狩魔猎人几乎在一瞬间就打开了这个超凡特性。这是徐逸尘第一次尝试使用这个特性来吃东西,没有辜负他,无论用在哪里,都展现出了超高的效率!

    几乎在一瞬间,拳头大的金色苹果,就整个消失在了狩魔猎人的嘴中,连苹果胡都没吐!

    如同水做的一样,在接触狩魔猎人的口腔后,一瞬间就融化了。徐逸尘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几乎燃烧了起来!

    徐逸尘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皮肤下的血管似乎被镀上了一层黄金一般,不断的向心脏处蔓延,整个人似乎都在散发出光和热!

    随着马克思的一声令下,恐虐的冠军武士第一个扑了上来,手中的大号钉头锤抡的虎虎生风。

    然而徐逸尘看也没看对方一眼,已然开启着的狩魔猎人,一脚就把这个曾经给自己带来过不少麻烦的对手踢了回去!

    四十四码的鞋印在对方的盔甲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脚印,恐虐冠军赤红色的盔甲几乎被融化,那个近半指深的鞋印,还在冒着热气!

    不等武士重新起身,早已变成异形状态的色孽修女就从而降!粉紫色的皮肤上挥发着致命的香气,即便是职业者如果不心摄入一点,也会沦为**的奴隶!

    然而狩魔猎人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对方的两只手臂,色孽修女发出了凄厉的叫声!被狩魔猎人握住的手臂几乎被碳化,一直以来享受着痛苦的米萨尔在这里,似乎也无法承受这样的痛苦!

    徐逸尘毫无怜悯的用自己的前额骨**着对方的脸部,一下,两下,在恐怖的嘭!嘭!嘭!的声音中,色孽修女的尖叫声消失了。

    实际上,她的脸都消失了,此时的狩魔猎人几乎连眼睛都变成了金色的!一直维持着的狩魔猎人,在一瞬间用头槌的方式猛击了对方将近八十次!

    色孽修女的整张脸都凹了进去,进而被狩魔猎人额头上流出的金色血液点燃成了一束火炬!

    而此时,反应最慢的纳垢先锋,还没脱完自己的衣服,完成变身。那个黑袍祭祀似乎维持了一丝理智,因为狩魔猎人在对方的眼睛里看见恐惧,它似乎有些迟疑,不知道自己应该继续听从马克思的命令,还是根据本能的警告马上逃跑。

    狩魔猎人马上就帮助它做出了选择,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具体效果,不过徐逸尘确定这种神挡杀神,佛当杀佛的状态恐怕不能持久,所以他一秒钟都不想浪费!

    一个箭步窜了过去,狩魔猎人没有浪费时间去体现自己的武器,一个简单的进步直拳,几乎黑袍祭祀打了个对穿!

    但是徐逸尘知道这玩意的本体是一个触手怪,这一拳的伤害恐怕没有看起来那么巨大。狩魔猎人一把撕去对方用来隐藏本体的黑色袍子,露出下面那个由密密麻麻触手组成的真身!

    没有了“纳垢花园”那种特殊环境的加成,纳垢先锋的战斗力远不如上一次那么厉害,成人手臂粗的触手在狩魔猎人的力量下和面条没什么区别!

    依仗着自己带来的三倍反应速度,狩魔猎人的双手连动,在空中几乎带起了幻影!

    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他把所有能自由活动的触手都打结系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