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唯圣奸奇有所缺席
    狩魔猎人将手中被打成了一个结,变得圆滚滚,几乎是一个球体的纳垢先锋随手扔了出去,关闭了。

    自从吃下了那颗金色的苹果之后,狩魔猎人几乎感觉自己jin ru时没有任何消耗,还是抱着谨慎的心理他还是关闭了这个状态。

    在不远处张牙舞爪的马克思,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三个同僚这么快被人解决了。而变成了球儿的纳垢先锋,在无数不甘心的触手努力蠕动下,正沿着不规则的路线滚到了马克思的脚下。

    纳垢先锋撞了撞对方的裤腿,似乎想绕过这个障碍,然而被打结成一团的触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灵敏,一时间无法改变方向。

    最终尴尬的马克思向后退了一步,为这只纳垢先锋,让开了一条道路,然后眼看着对方在这无边无际的空间中越滚越远。

    场面一度异常尴尬,燕尾服都脱了一半的马克思,羞愧的捂了捂脸。

    “我知道你的力量很强大,凡人,但是我们本不应该走到这一步的。”随手将燕尾服抛向空中的马克思有些遗憾的道。

    巨大的带有羽毛的蓝色翅膀在他的背后伸展而开,整个人的体积都开始膨胀,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就变成了一个三米多的大家伙。

    肌肉扎实的大腿之下,沿着腿的部分向外延伸出了反关节的爪子,巨大的像鸟一样的爪子。头颅也开始异化,变得如同一只发际线靠后的大鸟,长长的鸟喙中,满是锋利的尖牙。

    狩魔猎人警惕的具现出了自己的武器,处于特殊状态的他,并不觉得自己无法战胜眼前的敌人,但是作为四个敌人中最特殊的一个,他想从对方的口中套出一些情报。

    “终于露出本来面目了吗?”狩魔猎人带着嘲讽的语气道:“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使用一些更正常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也许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就我个人而言,拯救世界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对抗你们的审美观。”

    “变幻之主会喜欢你的伶牙俐齿,凡人。”蓝色的鸟人发出了桀桀的笑声,似乎找到了狩魔猎人话语中的笑点:“早晚有一你会后悔做出今这个决定的,万物皆有一死,然而混沌永恒。”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狩魔猎人用抑扬顿挫的语音出了一句东方的古语:“这话送给你鸟人,因为你看起来会死得像后者。”

    “我讨厌,每次都要像那些信奉血神蛮子们一样,靠武力来解决问题,然而你们这群凡人,总是逼我不得不这样做!我们就不能像个文明人一样吗?”蓝色的鸟人,试图做着最后的努力:“你知道这只是我的一个投影,并不能真的杀死我,对?”

    狩魔猎人习惯性的将自己的武器沿着手掌划过,然而经过加强的特性,在这片特殊的空间中,依然生效,保护着自己。

    锋利的剑刃仅仅在手掌上留下了一条淡淡的白印,并没有割开皮肤。幸运的是狩魔猎人体内如同岩浆一般的金色血液,似乎心随意动,炙热的火焰隔着皮肤喷涌而出,让手中的炎形大剑变成了一把真正的火焰巨剑!

    “我当然清楚你们这些凡人的东西,但是你们既然来到了我的世界,总得留下点什么再走!”狩魔猎人边话,边用手将自己挂在脖子上的那条拽了下来,在空中甩了一下,缠在了另一只手上。

    “你瞧,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收集战利品的容器了。”徐逸尘有些炫耀的向对方展示着手中的项链:“纳垢的血,恐虐的肉已经有了,色孽的骨,我唾手可得,唯圣奸奇有所缺席!”

    看见对方掏出了那条项链,马克思就觉得自己今没法善了这件事儿了,自从对方掏出那个金苹果之后,他就明白,自己这一次是白来了。

    “我们赛里斯人还有句老话,要送给你。”狩魔猎人扛着自己的长剑,缓步前行:“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的!”

    而在现实中,联合号的能量峰值也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程度,这条本应记录在异常记录中的消息,被系统自动抹除。

    在维生舱中,原本被血液染红的营养液,此时变得呈现出一片淡金色。溶解在营养液中的金色血液,如同活物一般,缓缓的流回了徐逸尘的身体。如果仔细倾听,在这个初具规模的强壮人体中,一大一两颗心脏的跳动声,清晰可见。

    在游戏中,狩魔猎人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金光。徐逸尘摊开自己的手掌,沾满了淡蓝色血液的安静的躺在掌心中。

    不出意外,用这玩意打爆了那个奸奇的鸟人的眼睛之后,又一次获得了来自邪神的属性加成。

    看着项链上越来越复杂的花纹,狩魔猎人估计自己抽时间把那个色孽修女的残渣精华了之后,就算是凑齐混沌四邪神的buff了。也不知道自己的老师看见自己这件装备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徐逸尘摇了摇头,把项链收了起来,看着在旁边收割头颅的队友,估计这一次自己并没有在任务中耽搁的太久。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站起身来的狩魔猎人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让我们在亮之前把这些活干完!我还得去城里送礼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