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忠嗣院来客
    在新华夏内部,法务部是个鬼见愁的部门,大概十个人里面有八个是混蛋。

    恩,上面那句作废。

    法务部的职责范围很管,到户籍管理,公民等级调整,大到军务整顿,对内情报工作,综合来这是一个覆盖范围广,极其有深度的机构。

    顺带一下,在全国范围,法务部有超过八百万雇员。

    杨越凡是其中一个部门的资深干员,这个部门叫——有关部门。

    一般来,杨越凡行走在外,都是直接使用自己法务部的名头。因为这个隐藏在法务部内部的部门,保密级别相当高。

    有关部门的权限非常大,大到当你需要的时候,你可以无往不利,没什么是部长一个电话搞不定的。

    而杨越凡知道为什么自己所在的部门为何具有这么大的权利。

    这个世界正面临着一场可能会导致人类文明灭绝的灾难,不是开玩笑,也不是演电影,而是他每要处理的工作。

    年纪轻轻,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杨越凡,每处理的就是各种超自然事件。

    某地爆发了异常瘟疫,某地出现非正常的文现象,某个以前一直很正常的组织,变得不正常了,某场局部地区的冲突出现了不正常的伤亡数字。

    以上这些,都需要他们派人去调查,看看躲在背后的,是不是与那件事有关的异常现象。当然,最后那种情况的出现,经常是因为某个脑子有包的军官不心派出了有政委带队的特别行动队。

    总之,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杨越凡,每过的很充实,不仅要处理各种怪异现象,还要做好事后的处理工作,防止人为的传播与扩散。

    混沌,这个词如同噩梦一般笼罩在地球之上,除了少数人知情,整个世界都被隐瞒在谎言之中。

    据部门里的科学官推测,混沌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一种‘思想病毒’,一旦你彻底理解这个词背后代表的真相,你就会成为它的宿主。

    迟早有一,你会被彻底改造,思想上的改造,变成传播它的一份子。

    好在这个世界还有一丝机会,也许是混沌本身距离的太远,导致力量不够,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意。

    总之,有那么一部分人,生就对这种‘思想病毒’免疫,杨越凡就是这种人。他的特意之处并不仅仅如此,实际上他已经快四十岁了,但是从外貌上看,他依然停留在自己二十年前的形象上。

    他已经在有关部门工作了近十五年,他一点一滴的看着混沌的力量在增强,越来越多的与混沌相关的概念被解锁。

    四个意识聚合体,思想病毒的源头,纳垢,恐虐,色孽,奸奇在人世间展现着各种神迹,嘲笑着人类对世界浅薄的认知。

    地球上最强大的几个国家,纷纷展开了自己的应对办法。

    eu展开了宗教复兴运动,当然在背后真正的计划是eu科研中心上万研究员苦心钻研的‘地上国’计划。

    毛子们的计划差不多,他们试图反向研究‘思想病毒’,制造出属于自己的‘思想病毒’,人造使徒‘钢铁之父’计划出炉。

    美帝似乎另有打算,这个人类历史上存在时间最长的奴隶制国家,在jin ru新世纪之后终于完成了奴隶解放的成就,但是就杨越凡的观察,只不过是换了个名头而已。

    对于美帝的秘密计划,新华夏仅仅了解到了一个名字‘赛博’,再无其他内容。

    而新华夏自己,则仗着自己资源丰富,以及数量庞大的科学官,同时展开了多方面的研究。

    尽管大多数参与其中的人,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成果最终会用在哪里,但是名为‘思想钢印’的计划已经看见了曙光。

    至于新崛起的势力阿非利加,完全是依靠着新华夏的支持,以及黑非洲特产的‘震金’才立足于世,目前还在努力解决全民奔康的问题。

    对于这种拯救世界的大事,有心无力的阿非利加联盟,最终倒向了进度最快的新华夏,用海量的‘震金’换取未来新华夏的庇护。

    “政委同志,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杨越凡的话里另有所指:“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平心而论,徐逸尘在服役期间,并没有法务部的人找过他麻烦,但是在黄老邪耳读目染的教育之下,他依然对法务部的人没有好感。

    在黄老邪那个年代,政委都是外派的,在附庸国的军队中做监军,有时候杀得太过火了,不用附庸国上报,法务部就会派人来调查。

    都是互相扯皮的事情,比如被政委枪毙或者斩首,或者炮决的士兵到底是不是违反了军纪或者是不是逃兵的之类的。

    依新华夏护短的习惯,做的太过分的政委,一般会被调回国内静养几个月,关关禁闭,吃吃素食,然后换个国家继续。

    只是在面子上相当不好看,每年春节的时候黑大衣们都会互相奚落一番被法务部找到同脚的倒霉蛋。

    而黄老邪显然太过暴虐,以至于在附庸国轮了一遍,一直都被法务部的人调查。最终上面不得不把他调到了前线,还从法务部募集了一支队,专门监督他的行为。

    当然,战争结束后,法务部的队死的死伤的伤,只有一个人幸免于难,这个人回国后最终当上了法务部部长的职位。

    自此,写作黄世仁,读为黄老邪的政委,就开始了自己悲催的退休生活,一直在文职岗位,再也没摸过枪。

    先是被调往了军校成为理论教授,荼毒了一大批军官,最终被调往了忠嗣院担任副院长。

    所以,饱受熏陶的徐逸尘斜着眼睛看了对方一眼:“你想谈什么?刚才是你想让我留他一命?”

    “我确实想让你手下留情,但是有更深层的原因。”杨越凡细心的解释道,在有关部门历练出来的人,都有一副好脾气:“我是忠嗣院出身,第一批毕业生。我猜你也是那出来的,我在你身上闻到了忠嗣院的味道。”

    徐逸尘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觉得空气中的味道都好了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