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让我吃完成么?
    安托万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伸手挥了挥:“都下去吧,我想我们的客人有要紧事与我相商,就无需多礼。”

    然后这个嘟噜着双层下巴的领主老爷就摆出一副体察民情的样子。和蔼的看着底下这群,恩,大部分他根本不认识的家伙,一副似乎在等待对方说出什么要紧事来的样子。

    总之,强行跳下了台阶,装的很圆满。几个随从低着头鱼贯的走出了大厅,不仅带走了那个新来的,还体贴的把厅门给带上了。

    安托万松了口气,整个人瘫了下来,伸手解开了衣服上的第一个扣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见鬼,我第一次听说贵族议会还会派人来考察新任领主的生活作风,以及日常行为是否符合最低标准!”

    安托万摆出了一副夸张的表情,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只鸡腿,冲着几个人苦笑了一下:“见谅各位,自从他来了之后我已经两天没吃过一顿饱饭了!”

    狩魔猎人猜测对方说的应该就是那个‘新来的’侍从,而且从安托万的饥渴程度上来看,对方的权限还不小。

    徐逸尘思考的功夫,安托万已经三口两口消灭了手中的鸡腿。那吃相,属于那种光是看他吃饭你都能多下两碗饭的程度,看的和尚和那个原住民少女不禁舔了舔嘴唇,背着两把长剑,一直话不多的王越也不禁咽了口口水。

    看情况,宋人的村落生活条件还是比较艰苦的。

    在一帮人的注视下,安托万毫无顾忌,随手把吃剩下的骨头丢到了角落里,从手腕一抹,又是一只鸡腿出现在手中,这个胖子用空间装备藏吃的!

    还是高级空间装备!徐逸尘一眼就看出来了,安托万手腕上的东西和当初自己的老师刚泽爵士对自己显摆过的是一个系列的装备!

    一直到现在他才分的清,空间装备与空间装备的区别。

    狩魔猎人最先入手的空间装备,是在目盲之眼珠宝屋,女巫阿尔特雅赠送的一个钱包,那玩意只能装钱币,似乎是财富女神的教会发行的。

    后来他从矮人那高价买了个小型的空间袋,这玩意实际上还算稀有,大部分职业者包括超凡者都在使用。

    除了能节省空间之外,没有任何作用,每次你都要把手伸进去慢慢摸索你想要的东西,而且没有负重减免,装进去多重的东西,就有多沉。

    至于后来从暗影刺客那讹来的那个,这东西具体价值多少,狩魔猎人都不想去估算,光是那超大的容量就前所未见了!

    难怪当时暗影刺客那么肉疼,如果不是小命差点不保,徐逸尘还得另费一番周折。而且这个空间装备的开启就像带密码锁的保险箱一样,每次都需要手动解锁,根本没法用在战斗中切换武器。

    所以当徐逸尘注意到安托万这个胖子如此暴殄天物的时候,就动了心。

    政委一般都是行动派,想到就

    网网推荐:

    做到,狩魔猎人在安托万的面前解锁了,把自己的见面礼放在了领主的会客大厅中。

    那是一整座被洗的干干净净的绿皮脑袋筑成的京观,在最顶上是那颗巨大的被铁霸王贡献出来的镶铁脑袋。

    安托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好好的啃着鸡腿,怎么眼前就多了一座山?都快顶到屋顶了。

    紧接着传来的恶臭就让安托万失去了继续吃鸡腿的心情,再然后被这味道激活的大脑让这个胖子终于意识到自己面前的是什么玩意。

    这个胖子不愧是多年在管家位置上一手遮天的人物,除了最开始向女人一样尖叫了一声,从小板凳上翻了过去之外,就基本恢复了镇定。

    似乎听见了守在外面的侍卫有了动静,安托万以小板凳为掩体,尽可能的离那堆绿皮脑袋远点:“我没事,这板凳有点小,下次给我换个稍大一点的!”

    “是,大人。”那个据说是贵族议会派来的人在外面回复了一句,而后门口重新变得安静下来。

    “这是什么意思!”安托万小声的冲着狩魔猎人一行人问道:“噢,这股味道,你毁了我两天以来唯一一次吃饱的机会!”

    “你给我的领地被一群绿皮占领了,作为你的荣誉领主,我把我的战利品作为礼物送给你!”狩魔猎人盯着胖子的眼睛看,但是对方的坦然程度超乎他的想象,以至于让狩魔猎人自己都有些吃不准自己是不是把这个胖子想错了。

    “所以你以为这是我给你挖的坑?”安托万的小眼睛在狩魔猎人和那一堆绿皮的脑袋之间来回移动:“你觉得我是故意分发给你一块被绿皮占领了的土地?”

    狩魔猎人清了清嗓子,没有回答,但是脸上的表情很明显的告诉对方: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

    安托万从地上爬了起来,绕着那堆脑袋转了一圈,用审视的目光一个一个的计算着脑袋的数量:“你太高看我了,狩魔猎人大人!别说你的领地了,光靠城卫队那帮废物,我连城外到底有多少人类聚集地都不知道。”

    “但是我想我们可以做笔交易。”胖子满意的拍了拍一个绿皮的脑袋,似乎很满意那被洗的锃亮的绿色大光头:“我知道你聚拢了一批难民,缺少物资,我愿意提供一部分粮食给你,前提是你每个月都上缴这么多的绿皮脑袋!”

    徐逸尘敏锐的察觉到安托万对自己的态度有所变化,没有之前那么畏惧了。尽管安托万依然保持着对狩魔猎人的尊敬,但是这完全是基于对方明白狩魔猎人如果想的话可以随时捏碎他的脖子。

    在这之前,他对自己,狩魔猎人这个职业的敬畏更多的是来自于这个组织的权威上,而不是武力。

    难道是因为那个贵族议会来的人给了他勇气?狩魔猎人摇了摇头,对方只是个普通人,完全不具备这种条件。

    这个胖子一定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才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