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唱《苏维埃进行曲》的吟游诗人
    其实布莱恩早就怀疑这个被传的神乎其神的赛里斯人和那个叛徒有关系了,自从科林在领主俯露面消失后,这个赛里斯人和那个女武士的出手突然阔气了不少。

    一个每天沉迷酒馆,买最贵的酒,叫最好的菜,另一个更是阔气到直接出手买了一条船,了解内慕的人只要不傻都知道这两个人有问题。

    只是安托万本人不想因为那些钱和他们翻脸罢了,但是暗影组织不一样,叛徒必须死。

    所以布莱恩顺着这条线找上了埃穆斯船长,这几天老船长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下。

    当那个赛里斯人和女武士再次露头的时候,布莱恩果断把船长控制了起来,等待狩魔猎人上门。

    在精心的考虑过后,布莱恩决定从狩魔猎人开始下手,因为在调查中得到的结论,那个女武士恐怕没法和平的交流。

    毕竟,暗影组织也不关心那笔钱,他们要的是那个叛徒的线索而已,有人质在手,布莱恩觉得自己有把握和那个狩魔猎人学徒谈一谈。

    狩魔猎人组织是很强大,但是暗影组织也并非等闲,布莱恩本人也有把握在对方手下全身而退。

    更何况,他还有后手。

    在楼下,徐逸尘冲着杨越凡打了个手势,尽管这个有关部门的家伙并非军队系统的人,但是忠嗣院出身的他对新华夏的战术手势也是门清。

    杨越凡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继续点菜,如同没看见徐逸尘的动作一样,脚下还用力踩了暗影刺客科林一脚,让这个脸上露出异色的家伙赶紧低下了头。

    只是另一只手在桌子底下隐蔽的冲着狩魔猎人摆了摆,伸出了两根手指,握了握拳,用小拇指指了指对面的暗影刺客,又伸出了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狩魔猎人在回头的一瞬间,目光扫过了两点钟方向的几桌客人,尽管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但是他相信杨越凡不会在这个时候掉链子。

    徐逸尘知道自己在楼梯口耽搁的时间太长了,来不及和女巫爱菲拉尔解释,拉着她的手就上了二楼。

    狩魔猎人之前给杨越凡发了信号,楼上不对劲,目标任务有危险,让他做好战斗准备,他指的目标是此次要拜访的埃穆斯船长。

    而杨越凡则摇了摇头否定了狩魔猎人的说法,表示两点钟方向有敌人,目标是暗影刺客科林,自己能解决。

    银发女巫完全不明白一瞬间发生了什么,就被狩魔猎人一路拉着走上了楼梯。

    徐逸尘选择相信杨越凡的判断,以暗影刺客为目标的话,他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暗影组织的报复,这个组织的反应速度在这个时代还真是快。

    “呆在这里,别给我惹麻烦!”徐逸尘小声说着,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的位置,估算了一下位置。

    而在楼下,暗影刺客科林被杨越凡重重的踩了一脚之后,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因为这个一直让他不舒服的赛里斯人正用不知名的方式将声音传进了自己的耳朵:“在你身后三张桌子外的地方,有一个客人已经看了你三次了,别回头,我觉得你以前的同事已经在这等你了。”

    暗影刺客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作为一个从小就被暗影组织收养,训练出来的刺客,科林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个古老的隐秘组织有多么强大。

    如果不是科林所在这一分支,被牵扯进了高层之间的争分,导致所有成员不是被派去执行高危任务,就是被派去偏远地区自生自灭,他也不会生出二心。

    “别担心朋友,有我在,你可以轻松的自己解决他,我会看着你的。”坐在科林对面的赛里斯人十分放松的翘起了二郎腿,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小竖琴。

    在暗影刺客一脸懵逼的表情中,有关部门出身的杨越凡开始自己的表演,在一段节奏高昂而激烈的前奏之后,雄厚的男声加入了进来:

    “our soviet union subjugates the whole world(我们的苏联像东方的巨熊)”

    “like a giganti bear fr the east(脚踏着世界的大地)”

    “the sheep wander aimlessly, without any ause(迷途的羔羊漫无目的)”

    “yet the soviet bear’s on the hunt(苏联大熊正在出击)”

    “our brotherhood’s a good life,(我们兄弟般团结友爱)”

    “all those with us our strong,all those against us, beware(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没错,这个在有关部门搞情报出身的家伙,职业是。

    虽然略显羞涩,但是不得不说杨越凡的嗓音相当出色,再加上不俗的表演技能,一时间周围的人们虽然根本听不懂歌词的意思,但是她们依然能从那个声音中听出这歌曲中蕴含的力量。

    这里可是贵族区,来往的人都自喻为有修养的人士,一时间周围不少人都礼貌性的鼓掌。

    而暗影刺客本人则感觉内心澎湃,似乎有一股力量支撑着他站起来,去打破自己的命运。他不知道这股冲动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暗影刺客知道和眼前这个唱着歌喝着酒的赛里斯人脱不开关系。

    杨越凡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喝了一大口大声喊道:“伙计,这里是你的舞台,你还在等什么?”

    吟游诗人的话如同有魔力一般,让暗影刺客彻底丢弃了自己对暗影组织的恐惧,在椅子上站起身来。

    黑色的斗篷一扬,如同即将和人决斗的牛仔一样,露出了藏在腰间的两把匕首,刀刃闪烁着寒光,在一瞬间晃花了侍者的眼睛。

    在两点钟位置的目标,是一个毫不起眼,长着一张大众脸,一直安静的吃着食物,在杨越凡开始自己的表演之后,他还跟着轻轻的鼓了鼓掌。

    这个人在暗影刺客站起身来之后十分惊讶,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被人识破了,但是对方毫不惊慌,而是优雅的用餐桌上的手绢擦了擦嘴,优雅的站了起来,将椅子重新推回了桌子底下。

    “我能问一句么?”这个长相普通,却十分绅士的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即便是我看见了科林,我亲爱的叛徒,我也自觉没有任何破绽。”

    那个唱歌的赛里斯人似乎沉迷在自己的音乐中,没有搭理他的意思,那异国的音乐,让监视者有些心浮气躁。

    杨越凡在有关部门中主要负责情报梳理,在全国乃至全世界无数情报中筛选出有意义的,可能与混沌有关的消息。

    他需要从官方的新闻中,民间的谣言中,网络上的聊天信息中,情报处汇总的专业信息中心找到有关部门真正寻找的东西。

    经过强化的身体,可以不吃不喝不休不眠的工作七十二小时,在营养仓中四个小时的睡眠就能让他恢复精力,但是精神上却吃不消。

    在枯燥的工作中,唱歌差不多是他唯一的娱乐和爱好,十几年的功夫下来,杨越凡在音乐上的造诣也算是下了一番苦功。

    所以,这个被选中在六号舰队负责秘密任务的有关部门监事人员,在游戏中,是个。

    在红色警戒版本的苏维埃进行曲中,两个暗影组织的成员,正如同牛仔一般面对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