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留张嘴吃饭就行了
    尽管‘无面者’表现出了相当的合作倾向,而且直在强调自己不是混沌感染者之类的话。

    但是在狩魔猎人眼里,这个家伙就像是个满身都绑着炸药的极端分子,在警察面前强调着自己很冷静,不会手滑,不会开枪。

    尤其是‘无面人’那被斩断的手腕,简直毫无说服力。

    所以,狩魔猎人根本不想听这个家伙要哔哔什么,看在他态度良好的份上,徐逸尘打算让他死的痛快点,剑枭首。

    有关部门出身的杨越凡用屁股想都知道这个政委出身的家伙在想什么,在新华夏内部,不少人其实都觉得这些政委表现的太毛了,点都不像自己人。

    “留个活口,我需要足够的情报支持,你知道我们的处境很复杂。”吟游诗人弹出了个重音,让狩魔猎人的脚步缓了下。

    “什么意思?你们是想打算和他谈条件么?”暗影刺客科林不满的问道,他可不想在今后的几天中和个暗影组织的‘无面者’呆在起。

    然而狩魔猎人手中的长剑让他闭上了嘴。

    带着火焰在空气中留下‘z’字形的痕迹,在‘无面人’诧异的目光中,他的四肢离体而去。

    “只要他还能说话就行了?”狩魔猎人看着武器对吟游诗人问道,对方翻了个白眼。

    “好吧,这也可以,我没什么意见了。”暗影刺客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前同僚,杀人不够头点地,他觉得自己还算是个有良心的人。

    “我要是再看见有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从你的身体里长出来,就把你砌在墙里。”狩魔猎人用脚尖把‘无面人’的四肢踢进了壁炉的火堆里,警告对方:“我保证你死不了,每天会有专门的人给你吃的喝的,挑战你的生理极限。”

    被斩断了四肢的‘无面人’再也没法维持自己的神秘,笼罩在脸上的烟雾散去,张惨白色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眼中,急促的呼吸着。

    尽管伤口处的紫色粘稠血液阻止了大出血的发生,但是显然‘无面人’依然能感受到痛苦。

    “我明白了,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为了活命,我会非常配合的。”变成人彘倒在地上的‘无面人’依然保持着冷静,似乎失去四肢对于他来说并非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不过狩魔猎人最近见多了各种各样的怪胎,长着四条腿的虫子,六个哺乳器官的巨大**,别说是断肢重生了,就算是凭空长出来个脑袋,他都不会眨下眼睛。

    “去楼上,他的情况不适合被别人发现。”徐逸尘随手拎着‘无面人’的残躯,走上了台阶。

    在旅店外的大街上,慢腾腾的巡逻队已经在圣武士的带领下封锁了这条街,最近频发的各种危机事件,让城卫军风声鹤唳,没有教会的支援,几乎没胆量单独行动。

    随便在埃穆斯船长隔壁挑了间房子,在情报方面很专业的杨越凡就拎着‘无面人’单独走了进去,倚着门框说道:“商业机密,谢绝观赏。”

    “交给你了。”狩魔猎人耸了耸肩,听着楼下密集的脚步声:“我去应付下教会的人,小心点,混沌这玩意很棘手。”

    “担心你自己吧!我跟他们打交道的时候,你还在忠嗣院打靶呢。”杨越凡嘭的声关上了门。

    转身看见站在楼梯口向下张望的暗影刺客,狩魔猎人指了指埃穆斯船长的房间:“保护好房间里的人,下面的事交给我处理,别忘了你还是个通缉犯,别让人抓住把柄!”

    在圣武士手上吃过次亏的科林化作片阴影,下秒出现了狩魔猎人之前指的房间门口:“上次如果不是李彦龙,她们不会那么轻松抓住我的!”

    ‘嘭!’又扇门关闭了,走廊中只剩狩魔猎人和女巫爱菲拉尔两个人,而在楼下的圣武士已经开始大声警告,要求楼上的人马上放下武器,走到楼下,束手就擒。

    徐逸尘叹了口气,示意女巫在这里等,转身走下了楼梯,这感觉就像每次在附庸国执行秘密任务的时候,需要应付本地的警察样。

    “楼下的人听着!”徐逸尘边从楼上往下走边喊道:“这里是狩魔猎人组织办事,无关人等退散!圣武士留下!”

    楼下的城卫队员们互相看了看,说实话要不是这里是贵族区,他们根本不想管这事,但是没办法,这里离他们顶头上司的家只有条街的距离。

    听见了楼上人的喊话,不少士兵都把眼睛看向了那个中年圣武士的方向,自从前几天贵族区被畸变体入侵之后,教会就在每条街上都安插了巡逻的圣武士。

    中年圣武士看了圈四周,他知道城里有个狩魔猎人的学徒存在,也听自己的后辈说过这个人的战绩,但是他依然不放心。

    既然对方抬出了狩魔猎人组织,相比此事与混沌有关,圣武士下达了了命令:“你们在外面封锁现场,派人去通知战神殿的李察牧师,此事与‘邪教徒’有关。”

    帮城卫军马上就从旅店中撤了出去,个人都没留下,队长还特意关紧了大门,看那架势都恨不得把门砌死。

    看的那个中年圣武士直摇头,指望着这些人在接下来的日子面对黑森林中的威胁,还不如指望诸神下凡替凡人打仗呢:“狩魔猎人先生,我已经清场了,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逸尘在城卫队那群人关门的时候就已经走到了楼,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楼梯口。尽管他现在和教会势力,或者说和战神殿是伙的,但是能在游戏中得到更多关于混沌的消息,总归件好事。

    狩魔猎人的眼睛扫过了圣武士胸口挂的圣徽,坎帕斯的头像闪烁着光芒,让他隐隐的松了口气。

    自己的老师被光辉之主的骑士差点坑死在黑森林中的悲剧,年轻的学徒可还没忘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