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当杨越凡把那把手术刀拔出去了之后,一直配合着问话的‘无面者’才一脸呆滞的问道:“该死的没什么时候?”

    “好了,我需要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杨越凡收回了自己的武器,打开了房门:“看你一副有持无恐样子,想必被斩断四肢,对你来说并不是永久性的损伤,请吧。”

    “你真的要放我离开了?”‘无面者’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同行,按照他们这类人的作风,只有死人才是最好的敌人。

    他交代的那么痛快主要是因为抱有一丝幻想,但是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会放自己走,‘无面者’迅速的在伤口处生长出了四条粗壮的腕足,整个人也随之消瘦了不少。

    杨越凡不耐烦的用匕首敲了敲大门,催促着这个半人半怪物的家伙离开。

    ‘无面者’激动的向下逃窜而去,没有听见身后的吟游诗人小声说道:“很抱歉,楼下的专家说你的力量源自混沌无误,与‘科学’无关,祝你好运。”

    ‘嘭!’大门在‘无面者’的身后关闭,而为了自己的生命在狂奔囚犯,迎面撞上狩魔猎人的剑刃。

    他的视线中最后的画面就是自己的身体被那个赛里斯人野蛮的看成了一地飞灰,‘无面者’的头颅在被是烧成灰烬之前,最后一个想法就是:“那个该死的医生果然骗了我。”

    李察牧师推门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狩魔猎人如同烧着的蜡烛,带着满身的火焰,将一个从楼上下来的人碎尸万段。

    而一个战神殿的资深圣武士正在围观。

    “咳!”李察牧师咳嗽了一下,吸引了狩魔猎人和圣武士的注意力,刚刚被狩魔猎人斩首碎尸的‘无面者’都没等落地就彻底消散在了空气中。

    一想到自己可能正在呼吸着一个‘人’,李察牧师就不禁真的咳嗽了出来:“咳咳!…咳,就不能等我吃完饭在叫我过来么?”

    “抱歉大人!但是此事事关混沌,马虎不得!”中年圣武士一丝不苟的向着李察牧师致敬,从狩魔猎人的角度能看见李察牧师翻了翻白眼,那口型肯定是再说‘老顽固’。

    李察牧师随手拉出了一把高脚凳,盯着那细长的椅子腿看了一下,最终没有坐在上面,而是依靠着吧台,伸出自己的长臂在酒柜上抽出了一瓶造型精致的红酒:“高卢陈酿,不错,和我说说吧,赛里斯人,每次看见你准没好事。”

    “李察大人!”中年圣武士站直了身体,眼睛看着李察牧师手中的酒瓶,严肃的说:“注意您的品行!”

    李察牧师的回应就是用牙齿拽出了酒瓶的木塞子,随口吐在了圣武士的脚下,一脸的桀骜不驯,咕咚一口干掉了大半瓶。

    用自己牧师袍抹了抹嘴,红色的酒液在袖口留下了显眼的痕迹,李察牧师才说道:“和我说说,又是哪个邪神捞过界了?”

    嘭的一声,酒瓶被重重的放在了。

    狩魔猎人拿起了那瓶酒浇在了自己的剑上面,自带燃烧特效,温度很高,瞬间就在剑身表面形成了一股蒸汽,浓烈的酒香笼罩在三个人的周围。

    “这次是小角色。”刚刚和杨越凡用短消息交流完情报的狩魔猎人的声音响起:“那个暗影组织,有一部分人打算投靠混沌,其中有个叫蒙多的人,似乎再用混沌生物来改造人体。你刚才看见的就是他的成果。”

    李察牧师点了点头,似乎想再掏出一根雪茄,但是在圣武士的目光下败退了下来:“恩,暗影组织,我记住了,我会汇报上去的,不过这种小角色都能知道的消息,我估计上面也早就知道了。”

    “我们的世界就像是满是破洞的屋子,到处都在漏雨,这个小洞,恐怕暂时没人愿意去搭理它了。”李察牧师的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萧瑟,和前几天相比,似乎遭受了什么打击一样。

    “发生了什么事?”狩魔猎人坐在了之前被李察牧师抽出来的椅子上问道。

    李察牧师看了那个圣武士一眼,摆了摆手:“你先出去吧,我和狩魔猎人有些私事要谈。”

    尽管有些不情愿,但是中年圣武士依然行了礼执行了李察牧师的命令,挺直了身躯转身走出了旅店。

    “这个世界都他吗要完蛋了,这些老家伙还在固守成规,每天执行那些陈旧的规矩!”李察牧师在圣武士彻底走出了餐厅之后,大吼了一声,一拳把吧台砸成了一地碎片。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徐逸尘感觉到恐怕真的有大事发生了,眼前这个男人可是世界上最了解混沌真像的那部分人,如果连她都崩溃了,那…

    “赛里斯人,昨天一位神明陨落了。”李察牧师在牙缝里蹦出了一句话:“猎杀之神-马拉,尽管祂并非善神,但是依然在诸神的一员。”

    “然而就在昨天,极北之星闪烁的时候,祂的神像崩塌了,祂的圣火熄灭了,祂的牧师再也感应不到自己的神祇了,祂信徒只能无力的祈祷将来有一天祂还会回到这个世界。”李察牧师又干了一支不知名的红酒:“但是战神从不欺骗自己的选民,马拉已经陨落了,彻底消散了,连一丝复活的可能都没有了。”

    “我们赛里斯人不信神。”徐逸尘用吧台上的鹿皮手绢擦拭着自己的长剑。

    “我忘了,你们都是无信者。”李察牧师在酒柜上挑选着自己感兴趣的酒水,似乎把压抑在心中的秘密说出来之后,他的感觉好多了:“那你们信仰什么?你们有信仰么?”

    “我们信仰养育我们的列祖列宗,信仰历史上尉国家和民族而牺牲的伟大先烈,我们信仰真理。”徐逸尘仔细的审视着自己的长剑,似乎想擦得比镜子都亮:“如果统治者干的不错的话,我们也祝他长命百岁,把他视为天子。”

    “我们赛里斯人从来不相信诸神能拯救世界。”徐逸尘站直了身体,长剑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是我们的真理,也是我们的信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