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生而不公,心如死灰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那个外观看起来很粗糙的魔能傀儡,在魔法能量的轰鸣声中踏步走了出来。

    三米多高的金属身躯极富有压迫感,随着金属手臂的转动,在圣殿骑士的同步操控下,魔能傀儡准确的抓住了那条绳子。

    因为手掌形状的原因,当那双钳状的手掌紧紧的闭合,拽紧了绳子时,那只虫子已经追着负责挑衅,吸引它注意力的女武士跑出去了四五米的距离!

    嗡!

    绳子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量抻的笔直,发出了细微的惨叫!

    那只怒火中烧的虫子在距离女武士只有不到一米远的距离,猛的被束缚在了原地,锋利的口器几乎顶在了女武士的面前!

    借着突如其来的惯性,狩魔猎人放开了自己用来固定身体的武器,灵巧的落在地上,向前翻滚卸去了惯性,顺带窜出了虫子的攻击范围。

    徐逸尘站起身来,挪步侧滑,躲开了一只迅虫的扑击,一脚将自己的敌人踢了出去。

    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了一下战场,大门口的防线已经算是失守了,作为主力防守者的奴隶士兵们已经全军覆没,仅剩下几个组成了圆形阵的幸存者,一眨眼就淹没在了虫潮中。

    那些雇佣兵们在生死存亡之际倒是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一时间顶住了虫子们的第一波冲击,但是也是苟延残喘的状态。

    狩魔猎人咬了咬牙,从地上捡起了一把之前奴隶兵们使用的超长枪,这玩意的长度本来有五米多长,但是狩魔猎人手中的这把不知道是被什么虫子,从中截断,仅剩下了不到三米的长度。

    随着魔能傀儡的发力,魔能被转化成了动力,巨大的力量,将那只虫子从高速移动状态硬生生的拽停!

    不仅如此,随着亚伯拉罕的动作,魔能傀儡拖拽着绳子,向着那个巨大的铁箱子走去,一步一个脚印,三足支撑的结构,此时如山岳般稳重。

    毫厘之差躲过了虫子攻击的女武士,毫不客气的用自己的梿枷给了虫子一个亲切的见面礼。

    三个狰狞的狼牙头在女武士巨大的力量挥舞下,划过一条半圆形的轨迹,重重的砸在了虫子的脸上。

    噗的一声,黑色的血液溅了女武士一脸,那只虫子的半张脸都被砸的凹陷了进去,一只复眼直接在这一次攻击中消失了。

    虫子吃了这一记伤害凶悍的试图向前一口吞下这个伤害自己的敌人,结果被身后的魔能傀儡一步步的拖走,距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远。

    在虫子不甘的吼声中,法师维特也发出了一声惨叫,但是失去了主动权的他最终只能向下面警告道:“不要对实验体造成不可修复的伤害!我发誓,要是那只虫子死了,你们都得陪葬!”

    对法师的话置若罔闻的狩魔猎人,手持着长矛,经过短短十几米的加速,带着呼啸的风声从女武士身旁略过。

    “给我倒!”手中的长矛在的加成下,覆盖着银色的火焰,尽管徐逸尘知道这么做并不会对眼前的敌人造成额外的伤害,但是这些火焰还是自发的围绕在了手中的武器上。

    长矛是在狩魔猎人的控制下,准确的从那只虫子支撑腿的关节处刺穿了进去,巨大的力量带动着长矛在关节的另一侧贯穿而出!

    “嘶!”法师维特站在高塔上,抽了一口气,感觉如同自己的膝盖被刺穿了一般。

    虫子的身躯摇晃了一下,顿时失去了一半的发力点,在魔能傀儡的拖拽下一瘸一拐的在地上留下了一条黑色的血路。

    在不远处,那个敞开口的金属箱子,如同张开巨口的怪兽,等着猎物自己走进去。

    那只虫子不断的发出咆哮,却在几个职业者的围攻下没机会去切断那条控制着自己的绳子。

    眼见着自己的目标已经被控制在手的法师维特终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虽然不那么完美,但是你还能指望这些野蛮人做到哪一步呢?

    看着下面的战局已定,法师维特看着已经被突破的要塞,觉得这些奴隶兵本来也是要牺牲的,算是尽忠职守

    至于这几个佣兵,他皱着眉头看着下面那个赛里斯人,他发誓以后再也不雇佣有组织的佣兵了。

    “你最好做点什么!”狩魔猎人又捡起了一把超长枪,随着奴隶兵的尸体被虫子们撕碎,扔的到处都是,这种武器几乎是随处可见:“如果我们死光了的话,我保证会把这丑陋的家伙一起带走!”

    法师维特叹了口气,向上面申请了一次远程支援,看着自己的积分在飞速减少,他的心情相当恶劣:“一分钟后,将会有一个模拟的信号源出现在要塞东面一千米的位置,它会散发出巢主的波动,这些虫子会被短暂的吸引,离开这里,聚集过去,如果你们在这时间段死了的话,就不怪我了。”

    狩魔猎人冲着圣殿骑士的防线点了点头,亚伯拉罕操纵着魔能傀儡一步一步的将目标拉向金属容器。

    相对于曾经的主人,那些法师的话,亚伯拉罕更愿意相信这些佣兵们的保证,因为这些人是在为自己的生命而战,这种感觉让他有些羡慕。

    在巫王的统治下,这些没能成为法师的人,几乎没什么东西是真正自由的,包括死亡和思想。

    在成为圣殿骑士的这三个月中,他已经见到了太多的奴隶被虫子们撕成碎片,一直到死亡降临的那一刻,这些奴隶们依然保持着沉默,就和自己之前的人生一样。

    连面对死亡时,因为恐惧而尖叫一声的资格都没有。

    亚伯拉罕有些羡慕的看着那些惨叫着的佣兵们,头一次觉得命运对自己是那么不公平!

    凭什么,你们有权利如此浪费我们的生命?

    凭什么你们高高在上,看着我们如蝼蚁般为了一只丑陋的虫子而厮杀,生命被毫无意义的浪费?

    凭什么我们生而为奴?亚伯拉罕的眼睛中闪烁着火焰,操纵着魔能傀儡向后将那只哀嚎的虫子拖进了金属箱子。

    “我想在面对死亡时,有发出吼声的权利。”亚伯拉罕看着自动关闭的金属箱子默默的对自己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