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本大爷又回来了!
    游侠眼看着下面狰狞的虫群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露出了一丝苦笑,没想到自己在游戏中的第一次死亡居然这么快就来临了。

    恐怕自己不会死的太轻松,一想到自己会被无数只虫子分食,践踏,吉万冰浑身的肌肉都开始绷紧,抽搐。

    游侠感觉自己如果不是在空中向下坠落,恐怕会直接吐出来。

    远处传来一连串充满了野性的呐喊声,距离虫子们只有不到半米高的游侠,突然感觉手中的绳子一紧!

    绳子上的力量带着游侠向要塞中央的方向而去,那只眼看着食物从天而降的虫子不甘心的向上跳跃,试图用自己锋利的肢体挽留一下游侠。

    游侠抬头发现拯救自己于危难之间的居然是那个蛮人血统的图帕克·疯牛!

    身体壮硕的野蛮人正骑着那只之前从要塞中将他带走的大蜻蜓,纠缠在一起的黑棕色长发在狂风中飞舞。

    疯牛的武器已经不知道丢在哪里去,一只手揪住了胯下那只蜻蜓的触角,另一手用砂锅大的拳头一拳一拳的砸向那只虫子的脑袋。

    可怜的虫子,半个脑袋都被砸的凹陷了进去,在空中划出了一个个‘s’形的曲线,疯牛迎着风发出了怒吼:“没有人能杀死疯牛!疯牛无所畏惧!”

    而游侠手中的绳子正好处于那只虫子的飞行轨迹上,缠在疯牛**的上半身,那只被钉进了房顶的箭矢被巨大的力量直接扯了出来。

    此时的疯牛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事,全身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胯下这是把他带离大地的虫子身上。

    似乎觉得身上这根绳子有些碍事,疯牛一脸不爽的抓起绳子,放在嘴边,蛮族人特有的锋利牙齿一口咬在了绳子上面。

    “不!不要!”游侠被吊在下面,看的清清楚楚,焦急的大喊起来:“别松手,傻大个,下面还有人”

    改变了飞行轨迹的虫子突然降低了高度,被拖在下面的游侠就这么如同鱼干上的鱼饵一样,被投入了水平面中。

    只不过不是普通的水,而是虫子组成的虫潮。

    好在他的速度很快,一路不知道撞了多少虫子,两条腿在土地里拖出了一条长长的印记,但是对虫子们有些恐惧心里的游侠,死也不会放开自己的手!

    而此时的疯牛终于惊喜的发现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绳子末端,居然带着一只锋利的箭矢!

    “伟大的巫王庇护着我!我,图帕克·疯牛,狂牛部落之子,赐予你死亡,虫子!”疯牛满脸的惊喜,在一连串狂笑声中,将手中的箭矢深深的刺进了胯下那只虫子的脑袋里。

    那只振翅飞翔在空中的虫子,终于停止了挣扎,翅膀无力的在空气中抖动了最后几下,靠着惯性和虫子坚硬的翅膀缓慢的向斜下方落去。

    骑着虫子的疯牛这时才开始意识到自己是在半空中,这个两米出头的彪型猛汉很女性化的闭上了双眼,双手紧紧抱住了那只虫子的后背,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

    疯牛的坠落轨迹成一道斜线,直指要塞内部,刚刚被拖进了铁箱子的那只虫子。

    而倒霉的游侠此时已经脱离了虫海,但是紧闭双眼双手牢牢攥着绳子的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吉万冰就这样,大半个身子都在地上拖拉着,一路被拖拽着,就像一个放风筝不成反被放的孩子。

    在距要塞不到两千米的地方,一道闪光划破黑暗,一个看起来十分怪异的机器就这么横空出现在了那里。

    随着一声机械装置的响动,一股淡紫色的液体被撒在了地面上,机器本身突然爆发出一阵冲击波,将液体中蕴含的信息素向外传播而去。

    方圆几公里的虫子都会在接收到这股信息素时,第一时间赶往目标地点,因为这玩意是在一只泰伦虫族的巢主身上提取出来的。

    巢主是目前法师们见过的地位最高的泰伦虫族个体,只不过当法师们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之后,最终只得到了这只虫子的部分残骸。

    从残骸上提取的体液,经过测试之后,法师们发现对普通虫子具有惊人的吸引力,所以法师们把那只再未出现过的神秘虫子命名为巢主。

    他们相信,那是深埋在无底深坑中泰伦虫族巢穴的管理者,发现那只虫子的法师,最终获得了巨额的积分奖励。

    所以这一次当法师维特发现了一只体积巨大,看起来和其他种子与众不同的物种后才这么激动。

    尽管这一次发现的虫子外形和巢主有着明显的区别,但是维特已经习惯了虫子外形上的千变万化,他相信自己这一次一定抓到了一条大鱼!

    当信息素传递到要塞时,所有的虫子都停顿了一下,似乎陷入了疑惑之中。

    在短暂的混乱之后,大批的虫子开始想着要塞外的方向狂奔而去,将几乎被捕杀殆尽的要塞防守者扔在了一边。

    那只已经走进铁箱子里的虫子,似乎也受到了刺激,在女武士和那个剑盾武士费力的关闭箱子门的时候,咆哮着挣脱了绳子的束缚,向外挣扎而出。

    然后,就被一只从天而降的飞虫重重的撞了回去。

    一个从天而降,**着上身,捂着脸尖叫不止的大汉,有些不知所措的落在了地上,将口中的尖叫声收了回去。

    在地面上,一个被拖拽着的土包就这么停在了圣殿骑士亚伯拉罕的脚下,游侠的脑袋从土包里冒了出来,抖了抖头上的土。

    此时,那个巨大的铁箱子终于在两人的努力下完成了封闭,女武士将一个预设的插销插了回去,整个箱子似乎被激活了什么东西一样,向外排出了一阵蒸汽。

    原本在箱子里四处乱撞的虫子,就这样没了声息。

    几秒钟之前还填满了要塞的虫子,已经全部撤了出去,只留下一地的尸体,虫子的,奴隶的,佣兵的。

    尸体纠缠在一起,就不分彼此,在死亡面前,显得那么的平等。

    整个要塞突然间都安静了下来,只余下几个半死不活的佣兵在地上哀嚎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