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辣么多巫王?
    那艘巨大的飞艇最终被奴隶士兵们固定在了要塞的墙壁上,而要塞外的虫子们也终于发现了自己被耍了,正在从两侧包围这里。

    要塞内部的雇佣兵们被奴隶士兵里发生的变故弄的一头雾水,但是他们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这些幸运的活过了虫群第一波攻击的职业者,正望眼欲穿的等着那艘飞艇把他们接走。

    而狩魔猎人带领的那些玩家们,和其他佣兵隐隐的分成了两个部分,泾渭分明。

    在之前混乱的战斗中,大家还没感觉出什么,但是当重整旗鼓之后,分别的就体现出来了!

    这只以赛里斯人为主的小型雇佣兵团队,居然只减员了一个人!这让另外两只损失惨重的职业者小队和仅存的两个独狼型佣兵不得不开始怀疑,是不是那个一直负责指挥的赛里斯人搞了什么猫腻了。

    但是此时对方势大,所以这些经验丰富的职业者明智的保持了沉默,收敛自己人的尸体,把伤员聚集在了一起,抱成了一团。

    一直充当着医疗官的李秉衡带着一直打酱油的阿非利加玩家卡彭特走进了那些佣兵,在之前的战斗中,李秉衡依靠简陋的设备和药物,最少让五个必死无疑的佣兵保住了自己的命。

    “让开,让我看看里面还有没有能救的。”李秉衡冷冷的推开了挡在面前的一个雇佣兵:“别耽误我的时间。”

    “让他过去。”那个之前和女武士一起负责吸引巨虫注意力的剑盾武士说道:“抱歉医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得不谨慎一点。”

    李秉衡没有搭理他,径直的走进了那堆尸体中,开始检查每一具完成的尸体,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

    狩魔猎人也走了过来,在浮空艇彻底降落之前,他打算把这里的问题解决了。

    “赛里斯人,你是个强大的战士!”剑盾武士向他微微行礼,然后抬头看着狩魔猎人说道:“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们坚盾佣兵团不会忘记的,你没有权利杀死我们的队友!在面对必死无疑的任务时,我们雇佣兵有权利退出战斗!”

    这个剑盾武士很明白眼前的赛里斯人做的对,当时如果不是他稳住了阵地,恐怕这会这里已经变成虫子们的食堂了。

    但是他毕竟当着自己的队员的面砍掉了自己团成员的脑袋,如果他连句场面话都不说的话,以后就没法带队了。

    另外一支以弓箭手为主力的佣兵团,本来人数就不多,此时除了那个使用巨弓的队长之外,仅剩下了一个负责保护他的女战士,还有一个被咬断了半条手臂的弓箭手。

    巨弓手叹了口气:“我们就不应该接这个任务,早就听说这帮法师开价高,心也黑,但是没想到他们居然故意让我们送命!”

    “你们看到刚才那些奴隶们的喊声了?”狩魔猎人看着这帮雇佣兵问道,在徐逸尘身后,他的队友们已经隐隐的把这佣兵包围了。

    “我们只是雇佣兵,拿钱办事。”那个剑盾武士握紧了自己的武器,他感觉气氛有些不对:“我们不想惹麻烦,那些奴隶和我们没关系,我们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

    其他的职业者都没有说话,但是他们都站了起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的立场:拿钱办事,少惹麻烦。

    “冷静点伙计们,我今天杀得东西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在多添上几条人命了。”狩魔猎人摊了摊手,这个动作让不少雇佣兵向后退了一步:“你们应该发现我的人里少了一个。”

    剑盾武士和巨弓手交换了一个眼神,等着狩魔猎人的下文。

    “没错,我的人一个都没死,都活的好好的呢。”徐逸尘带着微笑,指了指身后那座高塔说道:“那个消失了的,潜伏进了那里,去看看我们的法师大人有没有什么坏心眼。”

    狩魔猎人停顿了一下,给对方一个消化的机会:“显然,我们的雇主没打算让我们活着回去,这艘飞艇不是来接我们的,它的载重只能带走那个装着虫子的铁箱子。”

    “这都是你说的,也许你是在欺骗我们。”那个巨弓手皱着眉头看着那艘飞艇,试图用自己的眼睛来估算这玩意到底是不是向这个赛里斯人说的那样,载重只有那么大。

    但是以他浅薄的见识,没办法分辨这句话的真假。

    “你们没得选,只能相信我,因为我们的亚伯拉罕先生,也不打算束手就擒,死在这里。”狩魔猎人看了一眼正带着奴隶士兵固定这飞艇的圣殿骑士:“他和他的兄弟们都不打算死在这里。”

    幸存下来的雇佣们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脸色难看的不只是他们,在高塔中的杨越凡也同样脸色难看,因为他刚刚得到了一个数字,三十四。

    整整三十四位巫王,这个数字让他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少跳了一个节拍。

    “爱迪生,特斯拉这两个人是巫王么?”杨越凡对手中的俘虏问道,从国内得到的消息中,这两位曾经出场过的巫王,给不少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是电炽·爱迪生!磁暴·特斯拉!他们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法师......”在匕首的威胁下,法师维特恢复了冷静:“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这些名字代表的都是当世最伟大的法师,请用全称!给他们点尊敬!”

    “明白了,请继续。”杨越凡点了点头,看起来这些法师们都是巫王的狂人粉丝:“把所有巫王的名字都告诉我。”

    “电磁·法拉第,相位观测者·薛定谔,智械·图灵,时序·霍金,相对统一·爱因斯坦。”法师维特带着崇敬的语气意义念道几个名字:“还有新晋的巫王萨鲁曼,他还没获得尊称,所以只有巫王萨鲁曼这个名字。”

    “继续。”杨越凡的心越听越凉,他感觉国内可能远远的低估了巫王们的势力。

    “我就知道这几位巫王的名讳,我只是一个中级法师,我的积分大多数都用来兑换相关的法术知识了,对于巫王们的资料,我只知道这些。”法师维特无奈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