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战团旗帜
    在城堡的最高处,狩魔猎人jin ru了状态,等待着第二天太阳的升起,也许前路依然艰辛,但是人类毕竟是一种适应力很强的生物。

    徐逸尘相信,在政权的适当引导下,他们最终还是会接受这个光怪陆离的真相,并且成功的完成涅槃。

    在状态下,狩魔猎人梳理着最近发生事情,将被遗忘或者当时没注意到的细节一一重现,将自己之前遇到的敌人回顾了一遍。

    无论是混沌朝拜者,还是偷渡过来的真正的混沌生物,他都在脑海中重新与之较量,确定自己在下一次遇见这些敌人的时候,会用更有效率的战斗方式解决它们。

    他想到了赤诚者之心修女会的修女们,那些高喊着巫王至高口号的狂信徒女人,在脑海中把那些女人再一次砍到在地,这一次连寂静修女都没有逃过他的杀手。

    徐逸尘将泰伦虫族也放在了自己的记忆中,模仿着灰骑士卡尔多·德莱戈的战斗方式,在虫海中搏杀,当他将第六百六十六只虫子砍倒在地时,他被一直迅虫从背后扑倒,淹没在了虫海中。

    狩魔猎人再一次和法师维特发生了战斗,在浮空艇上,这一次他在第一时间使用了法印技能,巨大的冲击里硬生生的推着法师向后移动了一小段距离,成功的打断了对方施法的企图。

    在这种情况下,法师维特毫无放抗之力。

    然而当战场移动到第三百七十号兵站中,法师维特站在了那座高塔中,用轰炸虫潮的法术阻击狩魔猎人。

    徐逸尘试了八次,无一例外都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狩魔猎人在心里牢牢的记住,面对法师类型的敌人,一定要一击必杀,不要给对方留下机会,还有就是不要试图挑战在魔法塔中的法师。

    状态下,时间过得很快,徐逸尘依次分析着自己的敌人和队友,以及目前手中可用的实力。

    当太阳从天边跳出来,第一缕阳光照射在狩魔猎人的脸上时,他睁开了眼睛。

    “经过了一整夜的冥想,你因为持续战斗造成的精神疲惫,终于得到了缓解,你获得了500点生活经验!”

    “在状态下,你优化了自己的战斗技能,武器熟练度+2。”

    在下方,袅袅炊烟升起,难民营中的妇女们已经开始了忙碌的一天,为了保证壮年劳动力拥有充足的体力劳动,营地中采取了每日三餐制。

    这对于习惯了每天两顿饭的平民来说,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但是仰仗着教会支援的物资,以及女巫联合会的后续援助保证,这个制度在马克思的强行推广下被普及了。

    这个世界中的贵族们早已经适应了每天三餐的生活,所以他们的身体素质和大脑发育要比这些平民好的多。

    不少家庭条件相对富裕的城镇居民也每天三餐,期望着下一代可以健康成长,有机会成为一名光荣的职业者。

    被马克思组织起来的民兵,已经纷纷在小溪中打水洗漱,一桶一桶的泉水被男人们拎了营地,架在篝火上煮沸。

    不喝生水,这个简单的道理对于住在海边的居民来说是个早就知道的道理,但是不少人依然因为懒惰或者无知而无视。

    但是现在不同了,在马克思的领导下,一旦发现这种行为,会被强制教育,一直到这个人能把个人卫生管理条例倒背如流为止。

    这里的人大多数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对于这种惩罚,他们宁愿选择在工地上白干一天。

    看着欣欣向荣的营地,狩魔猎人觉得这里应该有一个值得人们为之奋斗的旗帜,代表着战团荣耀的徽记。

    说干就干,徐逸尘找出了那个用来装色孽修女的包裹,这玩意原本是一件魔法装备,但是已经被狩魔猎人给毁的差不多了。

    目前的状态是状态,但是自从他获得了这个天赋之后,对于除了武器之外的装备需求就降低了很多。

    打开了之后,里面依然维持着肉馅状态的色孽修女用一种让人作呕的方式缓缓的涌动着。

    自从吃了之后,狩魔猎人就获得了这个特殊技能,让他不仅仅可以依靠血液来伤害混沌生物。

    此时面对着色孽修女的残骸,自发的在他周身燃烧,熊熊的火焰让那堆肉馅骤然加剧了涌动的频率。

    这个也引来了其他人的关注,女武士正在喝清晨的第一顿酒,带着自己的魔法酒壶走上了位于城堡顶部的天台:“你打算现在烧了它么?”

    杨越凡则沉默的出现在了女武士身旁,似乎对这个混沌崇拜者的变异生物很好奇。

    另外几个玩家也零零散散的抵达这里,打算看热闹,不仅仅是玩家,营地内所有职业者都看到了城堡顶部在阳光下依然耀眼的火焰,纷纷聚集而来。

    除了女巫们,那股火焰让女巫们隐隐的感到了一股压力,让她们下意识的远离那里。

    最后一个上来的是武僧封无一,他带着自己的老师唐三藏,两个人似乎正在洗漱,锃亮的光头上还带着水珠。

    “尘归尘,土归土,不该来到这世界上的东西,还是烧了的好。”三藏大师双手合十,显得宝相庄严,只不过这句话让其他玩家总感觉好像有点串台了。

    “我是一名狩魔猎人,对抗混沌是我的本职工作,这份工作到目前为止我干的还不错。”徐逸尘对着众人说道:“我打算在我战团的旗帜上,体现出我们的特色。”

    依然锋利无比,被轻易的切割成了一面长方形的旗帜,沾染着混沌生物血液的部分在的作用下开始燃烧。

    这诡异的火焰,之所以会以混沌为燃料,却不会损伤凡物,狩魔猎人以长剑为画笔,以色孽修女为燃料,开始绘制自己战团的标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