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死亡骷髅旗
    浮现在那面旗帜上的图案,是一个极简风格的颅骨标志。

    没有任何圆滑的边缘,每一道痕迹都是直线与直线的交接,棱角分明,以混沌之躯为薪柴,纯净之火熊熊燃烧,淡银色的火焰在黑色的夜枭羽毛上格外显眼。

    狩魔猎人控制着的力量,然火焰的净化之力慢慢减小输出,慢慢的和色孽修女的自我修复速度持平。

    自从吃下了之后,徐逸尘就一直在按捺着自己烧掉色孽修女的冲动。

    这件装备,有两条升级渠道,一个是继续收集灰骑士卡尔多·德莱戈从虚空抛出来的信标,直到它变成,或者其他什么东西。

    另一条路则是收集虚空四邪神信徒的血液,目前狩魔猎人已经获得了其中三名邪神的奖励,分别是‘纳垢的赐福’,‘恐虐的称赞’,‘奸奇的注视’,唯独差了色孽的奖励。

    用纯净之火将色孽修女的残骸烧掉,这个奖励也许就凑齐了。

    但是徐逸尘不打算这么干,因为他不知道这会引发什么后果,毕竟四邪神所行之事凡人根本无法理解,这原本是他的老师阿拉贡介绍四邪神时所说的话。

    但是那会他还以为这是游戏背景的一部分,现在则完全不同了,狩魔猎人不敢赌,即便这件装备本身是来源于灰骑士本人也不行。

    这是一个战士的本能,徐逸尘只相信自己的实力,而不是其他人的承诺。

    在狩魔猎人刻意的控制下,如同最忠实的仆人,变得温和起来,缓慢的灼烧着色孽修女的肉。

    蛋白质变焦时细微的‘啪啪’声不绝于耳,尽管并没有焦臭的味道传出,但是还是有不少人下意识的皱了皱鼻子。

    “不错,我很喜欢你的艺术风格。”女武士抱着肩膀,仔细的看着这面骷髅旗帜:“虽然我觉得银白色有些娘炮,但是这火焰弥补了气势上的不足!”

    能没有气势么!徐逸尘硬生生的把这旗帜做成了动态图,和别的战团的旗帜相比,逼格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善哉,在下在这火焰中体会到了一种不详,却生生不息的禅意,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奥妙?”武僧唐三藏靠近了旗帜,审视着这个颅骨的图案:“用人类的头骨作为标志,是体现要直面死亡的精神么,很好,很好......”

    看不下去的封无一拉着师傅的衣服,将武僧拖到了后面,仔细的给唐三藏解释着这火焰之所以能持续不断燃烧的原因。

    三藏大师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尽管他知道混沌代表着这个世界最污秽的一面,但是这种残忍的行为还是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像这样毫不留情,做事做绝的风格,让唐三藏想起来在神州大地上那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

    他们就像突然冒出来的一样,对整个世界都怀着一颗赤诚之心,他们真的相信人生而平等,每个人都应该享有同样的资源,仅仅因为后天的努力才划分出了等级。

    但是他们哪知道这个世界自有一套规律维持着秩序的运行呢?

    然后现实用一套降龙十巴掌打的唐三藏原地转了三圈,满地找牙,百年的传承,千年的古刹,万年的规矩,没能拦住那些人。

    凭借着一股不信邪的劲头,那些人在江湖上卷起了血雨腥风,无数武林豪侠,江湖儿郎在一夜间把人头落地,把持着名山大川的名门大派闭关锁门也被强行清缴。

    一道肃武令,让整个宋帝国变得面目全非,那些人也是这种作风,打着飞鱼旗,漫山遍野的抓人,只要曾经有罪,马上就地正法。

    在树下抓到,就吊死在树上;在河边抓到,就淹死在水里;在城里抓到,就在菜市场斩首;在门派里抓到,满门抄斩。

    唐三藏就是在那种情况下,从宋帝国漂洋出海,远离了那片变得无比危险的故土,尽管三藏大师算是个宅心仁厚的武僧。

    但是他所在的寺庙却拥有很大一片无需纳税的良田,和上千名负责打理农田的长工。

    变革来临的太快了,根本没有给他们适应的时间,或者说那些人根本就没想过让自己这些人适应新的秩序,他们本来就想把旧有的势力彻底摧毁。

    此时,三藏大师觉得自己好像无论逃到哪里,都躲不开这些人,难道这就是大势所趋?一时间武僧的脑子里思绪纷飞。

    而在这个档口,在黑森林的边缘,一群绿皮兽人似乎也刚刚从睡眠中苏醒,拎着自己的武器在一个比其他绿皮更加高大的兽人指挥下聚集了起来。

    高大兽人的后背上,一个血红色的印记覆盖在上面,似乎是什么人直接用金属烙铁烙在了上面。

    如果狩魔猎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发现这个印记和恐虐冠军盾牌上的标志一样,此时这名绿皮的双目赤红,手中拎着一把斧刃如同锯齿的斧子,两只从下至上生长的獠牙,近半米长。

    “你们,从现在开始!跟着我!”高大绿皮喘着粗气,巡视着周围狼狈不堪的绿皮们,大声的呼喊着:“我是!獠牙·咆哮者!你们的新老大!waaaagh!”

    “我们的,老大,铁霸王!”一个刚睡醒的绿皮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身隆起的肌肉,显得相当魁梧有力:“铁霸王!强无敌!最waaagh!”

    周围不少绿皮都跟着它吼了几嗓子,然后有一个绿皮挠了挠自己的头,有些疑惑的说道:“铁霸王,脑袋没,弱无力?”

    可惜这个绿皮的脑袋被獠牙·咆哮者的斧子直接砸进了胸腔里,再也不能问问题了。

    獠牙·咆哮者一斧子砸死了一个出声的绿皮,它懒得分辨是哪个家伙在起哄喊铁霸王强无敌的口号了,它用更大的声音咆哮着:“我!獠牙·咆哮者!老大!比铁霸王waaagh!或者!死!”

    那个刚睡醒的绿皮晃了晃脑袋,把同伴的血从自己脸上擦了下去,觉得这个新老大看起来也很waaagh,于是带头喊道:“waaaaagh!獠牙是新老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