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獠牙·咆哮者
    獠牙·咆哮者压抑着自己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这对于这个三米多高的大块头来说可不容易。

    来自颅骨之主的怒火几乎透过獠牙·咆哮者的身体沸腾而出,原本不同于其它绿皮的深绿色皮肤就像被煮熟了的螃蟹一样,变成了暗红色。

    但是这群绿皮的新老大终究还是压制下了自己的情绪,它用仅存的理智说服了自己,要想取悦伟大的血神,它必须先聚拢足够的手下。

    毕竟那个被血神所看重的小虾米,现在正住在城堡中,还有一大群手下保护。

    獠牙·咆哮者随手拧断了身边一只绿皮的脖子,手上巨大的力量让它直接将这个倒霉蛋的脖子直接从身体上薅了下来。

    绿皮坚韧的肌肉被拉断,一节脊柱随着脑袋搬家,一同被扯出了胸腔,滚烫的血液浇了行凶者一身。

    獠牙·咆哮者长出了一口气,同族的血液让它体内的沸腾之血得意平息,也安抚了心中那属于真神的伟力,让它暂时得以满足。

    看见自己新老大出手干掉了一个绿皮,在周围徘徊的其他绿皮毫无畏惧之心,不少人还嗤之以鼻,在私下里讨论着新老大的诡异之处。

    “俺寻思着,新老大有点怪,它那个杀法一点也不aaagh。”一个绿皮背对着獠牙·咆哮者小声说道:“俺觉得还是铁霸王更aaagh,俺有点怀念铁霸王的臭味了。”

    可惜绿皮们显然没有点出说悄悄话的技能,它们的嘴部结构显然也不支持这种行为,这个绿皮的话几乎可以让营地中的所有人都听见。

    只不过其他绿皮显然没有这种自觉,它们似乎认为这种‘私下’的谈话,它们的新老大根本听不见,于是不少绿皮都加入了这个讨论组。

    一时间,营地中沸沸扬扬的,好不热闹。

    一个毫无眼力见的绿皮走到了獠牙·咆哮者的面前,拖走了对方脚下的那具无头尸体。

    几个拿着厚背大砍刀的绿皮聚在一起“哚!哚!哚!”的将那具尸体剁成了碎片,然后在营地的角落里挖了几个浅坑,随手将尸块扔了进去,用脚踢了点土,埋了起来。

    獠牙·咆哮者感觉到自己的怒火再一次沸腾了起来,它想要把眼前的一切都剁成碎片,只有尸体的残骸,流着血液的内脏,以及死亡本身才能填补它的心灵。

    但是还不行,自己的手下还不够,咆哮者用自己的斧头狠狠的砍到了身边的一棵大树,发泄自己的怒火。

    还不够,它还需要招募更多的绿皮,然后驱赶着它们和那些人类小虾米混战在一起,这样它才有机会找到那个血神的目标。

    他的血,他的肉会让自己获得更多的恩赐,血神对于自己信徒一向慷慨,咆哮者打算把那个人类小虾米的骨头留下来,做成自己的项链。

    潜伏在暗处的观察者屏住了呼吸,记录着咆哮者和其他绿皮之间的不同,阿利克斯相对于其他绿皮这只绿皮的威胁性要大得多。

    而被一直信奉血神的绿皮当做目标的狩魔猎人,此时正和马克思一起,挤在矮人葛罗音的临时铁匠铺中。

    “我想要你打造一批长度超过三米的长枪,全金属结构,要有分段可拆卸的结构,有问题么?”徐逸尘形容着任务中,那些奴隶士兵使用的武器。

    尽管长度已经被狩魔猎人缩水过了,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种被巫王们生产出来的简易武器,十分适合那些没经过多少训练的民兵们使用。

    这是一种不需要多少训练,只要人数足够,拥有足够的勇气,摆出密集阵型,就可以发挥出杀伤力的武器。

    就在刚才,狩魔猎人刚和马克思详细的解释过那些奴隶士兵的战术,马克西也认为经过自己引导的民兵们,不缺乏殖民地人的勇气。

    狩魔猎人打算暂时用这种武器当做代替产品,从长远来看,那个绿皮曾经使用过的前装火药枪才是民兵们的首选武器。

    然就是这种简单的替代产品,矮人葛罗音依然摇了摇头:“恐怕短时间之内,你先要的武器,没办法实现。”

    “首先,我带来的铁锭已经用的七七八八了,其次我目前的水平还没办法打造出一根三米长依然保证质地均匀的长枪。”矮人摊了摊手,似乎觉得自己的专业领域被冒犯了:“而且,你这玩意还是给普通人用的,你确定这种重量可能超过七十磅的武器,他们能玩得转?”

    听了矮人的话,徐逸尘仔细的回忆了一下那些超长枪,好像金属色泽上更接近铝合金的颜色。

    “而且头,那些奴隶士兵使用的可拆卸长枪,在接口处使用的并非传统的机械式连接,我仔细研究过那东西。”刚吃完早饭的安格斯在旁边听了一会,对狩魔猎人说道:“那些武器在接口处是依靠魔纹连接的,我猜测应该和磁力有关。”

    狩魔猎人没想到新大陆那边奴隶士兵们使用武器还有这么多门道,在科技甩开了自己不止一条街的距离。

    一群法师扎堆聚在一起,没有束缚着他们,爆发出的想象力和生产力简直让人侧目啊!

    马克思拍了拍徐逸尘的肩膀:“没关系,我的朋友。当那些人找到了自己的道路之后,即便是没有合适的武器,他们也会是最精锐的战士,任何变革都伴随着流血,他们已经做好这个准备了。”

    “与其担心那些民兵们的武器,你更应该担心的是那些铁矿石的问题。”矮人葛罗音瞟了一眼矿坑的方向:“凭我多年的经验,你一定是发现了一座富矿对不对?”..

    狩魔猎人耸了耸肩,这件事情他最开始就没有对内进行保密,那时徐逸尘觉得安托万不敢因为这座铁矿找他麻烦。

    即便是现在,他依然是这个想法,随着个人力量的提高,徐逸尘已经有资本凭借自己的力量发出声音了。

    “把那座矿交给我管理,我虽然不能保证那些民兵的生命安全,但是我能保证,两个月内他们人人一身金属盔甲。”矮人葛罗音信誓旦旦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