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天堂向左,战士向右
    “我们不能继续这种消极防御了,谁也不知道在黑森林中现在到底有多少绿皮在窥视着这座城堡。”马克思一脸严肃的说道,在他身边狩魔猎人和杨越凡正在绘制简易的地图:“这么下去,工期会被拖延到无法接受的程度。”

    “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杨越凡接了一句:“随着狩魔猎人组织的衰弱,这件事造成的影响会越来越大,恐怕会有其他人会来招惹我们,尤其是这里的铁矿曝光之后。”

    徐逸尘低着头的看着眼前地图,这张地图是根据暗影刺客科林探查到的情况绘制的,在城堡西面的黑森林中,深入两公里有一条流量不算小的河流经过。

    据科林本人说,森林里现在零零散散的有不下四个绿皮部落,人数从四五十人到一两百人不等。

    狩魔猎人看了一眼被标记出来的绿皮部落对马克思说道:“我们今天会去清理附近的绿皮部落,争取在一个星期之内解决附近所有的绿皮。”

    马克思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越快越好,我们必须尽早的让所有人都安定下来,不然人心很快就散了。”

    徐逸尘沉默了一下:“你得提前做好准备,在黑森林深处还有比绿皮更加危险的东西存在。我的老师,资深狩魔猎人在森林里都吃过亏,还有在安东尼大港里进行混沌祭献的纳垢信徒,恐怕不会就这偃旗息鼓。”

    “整个世界都变得越来越危险了,我们还能期待什么呢?”马克思轻笑了一下:“日子还得过下去,在危机发生之前,还是让他们安心的生活吧,这就是领袖的责任。”

    杨越凡举了举手:“今天的行动别算上我,我打算带着那个暴力少女回月影村看看,那边的情况也比较危险。月影村的情况有些特殊,他们有不少职业者,但是他们别的什么都缺。”

    “这破地方,但凡是能长出植物的地方都被黑森林覆盖了,剩下的基本都是砂石地,和他们联合对于我们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杨越凡在地图上标出了月影村的位置:“而且,通过他们,等人手足够的时候我们还可以接触到望乡城。”

    狩魔猎人和杨越凡对视了一眼,作为宋帝国在远南殖民地唯一的官方代表,望乡城将会是他们将来的主要合作对象。

    毕竟,等服务器联通之后,以黄土区玩家的性格,恐怕会第一时间派人来这边开疆扩土。

    “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徐逸尘把自己从暗影刺客那黑来的空间装备拿了出来:“我们的粮食暂时还够消耗一阵子,在女巫的支援抵达之前,你可以带走足够五十人吃三天的粮食,作为见面礼。”

    杨越凡把把空间装备收了起来,对狩魔猎人说:“马上就动身,如果一切顺利,我会在两天后返回这里。”

    “祝你一路顺风。”狩魔猎人对马克思也微微点头,转身离开了这里,打算开始进行今天的任务。

    在开始阿尔特雅的任务或者狩魔猎人组织本身的问题之前,他需要先稳定战团驻地周边的环境。

    三个人都离开了这个临时的会议室,临行前狩魔猎人抬头看了看在城堡顶端的骷髅旗帜,这个颅骨的标记来自于灰骑士最高大导师。

    在那个巨人的盔甲上,武器上,有无数这种颅骨图案的装饰,徐逸尘能感觉到上面蕴含的力量,那是一种不屈从于恐惧,直面死亡,坦然接受现实的精神。

    狩魔猎人在灰骑士本人的身上也感受到了这股力量,在绝望中挣扎,即便是看不到希望也不愿意沉沦。

    斯生是役,死而后憩。

    徐逸尘不知道这个变得越来越复杂的世界将会走向何方,但是他做好这个准备,像卡尔多·德莱戈一样,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一直到看见黎明的那一天。

    在现实中,他只是个战士,是个士兵,战死沙场是他的职责,他泰然处之,甚至趋之若鹜。

    在游戏中,他依然是个战士,是狩魔猎人,清除混沌,灭绝有害的非人种族,是狩魔猎人组织千年的传承,他坦然接受,而且将会毫不留情。

    天堂向左,战士向右。

    远在世界另一边的狩魔猎人总部,凯尔莫罕。

    “刚泽·阿拉贡,我们有多久没见了?”一个满脸皱纹,穿着盔甲的狩魔猎人坐在椅子上喝着麦酒问道。

    作为一名寿命相当漫长的狩魔猎人,眼前的人显然经历了无数风雨,几乎是活着的历史,即便是狩魔猎人组织遭受了重创,他依然慢条斯理的和徐逸尘老师聊着天。

    似乎对于凯尔莫罕之前发生的惨剧,毫不在意。

    在他背后的墙壁上依然残留着尚未清洗干净的血液,被火焰烧过漆黑的地板,被刀剑劈砍变成碎片的原木桌子,整个大厅似乎依然停留在那个混乱的夜晚。

    “差不多有八十年了,大人。”一向玩世不恭的刚泽·阿拉贡爵士此时表现的就像是最乖巧的学生一样,正襟危坐在老狩魔猎人的对面。

    一个铜制的酒杯在他的手里被来回旋转,显示着主人心中的波澜。

    “我听说你新收了个学徒?是个赛里斯人?”老狩魔猎人自顾自的给自己续了一杯酒:“我们之前说好了的,不在招收新人了。”

    “大人,当时的情况......”刚泽·阿拉贡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老狩魔猎人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麦酒:“没关系,没关系了,显然这个世界还需要我们,狩魔猎人还没到退场的时候。我们上一次开会的时候情况还没有这么糟糕,太过漫长的寿命让我们变得像个老人一样,迟钝,顽固。”

    看起来不过三十岁出头的刚泽爵士也用同样的语气叹息道:“是啊,如果我们能提前注意到这个世界的变化,也许事情就不会如此发展了。”

    “没关系,寿命长也有寿命长的好处,那就是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有足够的时间。”老狩魔猎人的眼睛中露出了一丝精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