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我有一招如来神掌你想学么?
    “这一次我们遭到了重创,很多优秀的猎人都付出了生命,有不少势力觉得我们狩魔猎人一脉已经失去了根基。”老狩魔猎人眯着眼睛,声音冰冷如铁:“我们得给外人个教训,让他们记起我们曾经是如何行走天下的。”

    “您想对什么势力下手?”刚泽爵士手中的酒杯在桌子上来回移动,发出了细小的噪音,眼前的老人,他一直以为早已经死在了某个角落。

    但是没想到,当刚泽·阿拉贡不惜耗费无数金钱,人情,跨过千山万水使用传送阵返回城堡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了。

    这个老狩魔猎人凭借一己之力封锁了被背叛者在凯尔莫罕中心打开的混沌之门,一直到现在那扇闪着血红色不祥之光的传送门还在凯尔莫罕的广场上耸立着。

    五道纯粹的能量组成的锁链跨越虚空而来,将传送门牢牢的封锁,恐怖的黑色影子时不时的在传送门的另一面浮现,却无法跨界而来。

    七名三百岁以上的狩魔猎人成七芒星阵型,二十四小时的守卫在传送门周围,整座城堡在经历了背叛者和混沌邪魔的冲击之后,几乎被摧毁了一半。

    原本的长老会由五个学派的首席组成,共同决定着狩魔猎人的未来。

    外界只知道狩魔猎人在自己的总部,组织了一批人手,打算更深入的探索混沌,这不算是什么大新闻。

    毕竟狩魔猎人组织在势力强盛的时候,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派遣新加入的猎人jin ru混沌猎杀邪恶来证明自己。

    但是这一次不同。

    这一次在凯尔莫罕,在五名首席其中四人的许可之下,由狼学派首席和猫学派首席共同带领,十七名资深狩魔猎人,十七名刚刚摆脱学徒身份的新晋猎人,共三十二人的队伍,打算深入混沌,寻找混沌入侵现实越发激烈的根源。

    然后意外发生了,没人知道他们在混沌中经历了什么,但是当队伍返回的时候,只有十三个活人,和十八具尸体。

    狼学派首席,狩魔猎人的最长者,维瑟米尔失踪。

    活下来的人,在猫学派首席帕尔帕廷的带领下,突然暴起,将毫无防备的蛇学派首席汤姆·里德尔当场斩杀,重创了熊学派首席杰奥·莫尔蒙。

    群龙无首的狩魔猎人们几乎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地面上的尸体发生了变异,以死去的狩魔猎人尸体为材料,一座混沌传送门被帕尔帕廷召唤而出。

    狼学派,是狩魔猎人组织的基石;蛇学派,近些年来几乎承包了整个狩魔猎人组织的炼金药剂和毒药;猫学派,是狩魔猎人的眼睛,耳朵,是潜伏在阴影中的杀手;熊学派,他们是狩魔猎人的刀剑,是盾牌,在几百年的历史中,对人体变异的掌握越来越强。

    唯有狮鹫学派,狩魔猎人组织中新晋崛起的一个派系,只有短短的不到两百年的历史。

    而它的创始人,也是唯一一个不赞同那次探索任务的首席,迪卡德·凯恩,此时正坐在刚泽·阿拉贡的对面。

    在这个被激烈战斗波及的会议室外面,没有人有心思去整理这片废墟,牺牲的狩魔猎人的尸体都还陈列在荣誉大厅之中。

    幸存下来的狩魔猎人们只留下不到三十人守卫在城堡中,其余的所有人都追寻着叛徒的踪迹,开始了不死不休的追杀。

    追杀学徒的师傅,追杀师傅的学徒,每个人都怀着满心的疑问和怒火,离巢而去。

    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狩魔猎人有很多人数十年都不会返回凯尔莫罕一次,此时接到了秘法消息也在日夜兼程的往回赶。

    作为唯一一名幸存下来的首席,狮鹫学派的凯恩成了凯尔莫罕中最具权威的领袖。

    而这个老人现在正对着刚泽·阿拉贡说道:“我们需要优先消灭那些叛徒,没有人知道帕尔帕廷到底从混沌之中带来了什么样的知识和力量,在这之前从未有人向他一样,如此的深入混沌。”

    “大人,那您之前的意思?”刚泽爵士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原本以为凯恩大人要对某个捞过界的组织惩以雷霆之威。

    “我以狩魔猎人长老会,狮鹫学派首席的名义宣布,你现在正式晋升为狼学派的新任首席。”老狩魔猎人用平淡的声音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长老会的一员。”

    一个闪烁着耀眼光芒的狼头标记被凯恩从桌子上推了过来:“这是维瑟米尔在jin ru虚空之前留下来的首席徽章,从现在开始它是你的了。”

    刚泽·阿拉贡有些惊慌失措的说道:“大人,您是不是搞错了?有很多狼学派的资深猎人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

    桌面上的狼头徽章如同活物一样,注视着阿拉贡,一对有红宝石雕刻而成的狼眼正对着他,似乎在评判着新一份接替者是否拥有这个资格。

    “作为仅存的首席,我有这个权利。”老狩魔猎人不耐烦的用手指敲着桌子:“别再磨蹭了,动起来,用你的行动,用叛徒的血,向世界证明,我们狩魔猎人的剑依然锋利。”

    “谨遵您的意志大人!”刚泽·阿拉贡将狼头徽记郑重其事的戴在了脖子上,然后直视着老狩魔猎人的眼睛,严肃的说道:“很高兴与你共事,迪卡德·凯恩,我将会竭尽全力,为了这个世界的安危,叛徒必须死!”

    老狩魔猎人欣慰的笑了,举起了自己的酒杯:“敬你,首席大人!”

    “敬那些逝去的灵魂!”新晋狼学派首席也举起了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

    “凯恩大人!”一名年轻的狼学派狩魔猎人突然推门走了进来,看见了挂在刚泽·阿拉贡脖子上代表着首席的徽章,急忙低下了头:“阿拉贡大人,来自教会的葛利果圣歌队距离凯尔莫罕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路程,他们说如果我们没办法解决那个传送门,他们可以代劳。”

    老狩魔猎人突然大笑了起来:“刚泽,我最近对亚登法印有了些新的领悟,当一些特定的魔法符文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会有意想不到的变化出现,我称呼它们为符文之语,你想学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