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这只绿皮信了邪
    獠牙·咆哮者在营地边缘向颅骨之主祈祷,期待着在今天的战斗中收获足够多的血液和头颅,希望战利品可以让伟大的血神满意。

    同时,它希望自己这些肮脏的同族全部会成为战场上的肥料,它期待着它们全都倒在血泊之中,变成一具具尸体,让纯洁的鲜血冲刷着它们肮脏的驱壳。

    血,夺目之血,生命之源。

    血出,吾降,血流,吾生,血止,吾死。

    咆哮者在心中默默的吟诵着这句话,当永世神选大人在自己面前出现时,口中所言的正是这一句。

    此乃世间真理,獠牙·咆哮者坚信不疑。

    一节锈迹斑斑的镣铐铐在咆哮者的手腕上,另一端垂在半空中,随着绿皮的动作叮当作响,不详的血光在上面浮动。

    “獠牙,是最强的,从不失败。”背后纹着颅骨之主圣徽的绿皮捂着自己心脏的位置说道,在那里一道狰狞的伤疤几乎覆盖了整个胸口。

    似乎有什么怪物把自己锋利的爪子插进了獠牙·咆哮者的胸腔,掏出了它的心脏。

    “今天,是个伟大的日子!”咆哮者对着营地中的绿皮发出了怒吼:“你们期待已久的战争就要开始了!”

    营地中的绿皮没有做出什么回馈,睡觉的睡觉,打架的打架,还有不少人围成了一个圈,看着两只屁精在一起互相撕咬。

    作为赌资的牙齿,已经在地上堆了一小堆,所有绿皮都在聚精会神的等待着最终胜负的分晓。

    “噗!”一只大脚从天而降,把其中一只屁精踩成了一滩肉泥,另一只屁精当场就尿了一地。

    獠牙·咆哮者狠狠的碾了碾脚下那摊肉泥,在周围绿皮们失望的声音中大声咆哮道:“搞死的!你们这帮杂碎!都给我拿起武器!我们要开始一场waaagh!”

    绿皮们听见了waaaagh这个词之后,明显打起了不少精神,但是效果并不明显,似乎有不少绿皮还在等待着獠牙·咆哮者的下文。

    “俺就是觉得这个新老大一点也不waaagh,听起来waaagh的一点也不激情!”一个比其他绿皮都高大的绿皮不满的嘟囔着。

    “俺也觉得这个新老大有问题。”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加入了讨论,如果狩魔猎人在这一定会认出这是一个被铁霸王改造过的铁皮小子,显然它幸运的没死在之前的战斗中。

    “俺要当新老大!俺是下一个铁霸王!铁霸王最waaagh!”这个铁皮小子有些绿皮中间少有的耐心,它在这个新部落中潜伏了足足两顿饭的时间,终于确定了这个新老大是个一点也不waaagh的家伙。

    现在它要开始篡权了!

    所有的绿皮都觉得新老大有问题,所以当有人站出来的时候,这些绿皮们沸腾了!

    獠牙·咆哮者觉得自己这几天简直就是失了智,它居然想要带领这些笨蛋去战斗,它早就应该把这些家伙血祭给颅骨之主,召唤一些用得上的帮手!

    这到底是第几个挑战者了?现在咆哮者终于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了。

    铁皮小子站了出来,铁皮小子被打成了废铁!

    獠牙·咆哮者轻松的碾压了这个挑战者,对方的脑袋被它一斧头砸进了胸腔里,周围的绿皮们安静了下来,似乎在等待着下一个勇敢者的出现。

    但是,獠牙·咆哮者不打算在等了,它用自己的斧子把失去了生命的铁皮小子剁碎,用自己的大斧在地面上画出了一个复杂的纹路。

    血液随着纹路蔓延,填满了沟壑,铁皮小子的头颅被咆哮者从它的胸腔里面掏了出来,连同内脏一起扔在了阵型的中间。

    周围的绿皮们满脸好奇的看着新老大发疯。

    但是当那个铁皮小子的头颅突然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时,绿皮们发出了一阵惊呼!

    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如同缺氧的金鱼一样,直视着虚空,张开了自己的嘴巴,一条紫黑色的舌头从口腔中掉了出来。

    在头颅的断口处,黑色的鲜血不断地流淌出来,就像里面有一条黑色的湖泊一样,逐渐溢出了阵型之外。

    在咆哮者诡异而满足的微笑之中,一个离的最近的绿皮突然身体一僵,直挺挺的倒在了黑水之中,用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了进去。

    取而代之的是黑水的蔓延速度更加迅速,在空气中出现了血色的雾气,雾气笼罩的范围内,如同有无数人在窃窃私语一样。

    “你为什么不动手?”

    “你在犹豫什么?挥舞你的雾气,血神将会奖赏你......”

    “血液,血液让伟大的颅骨之主满意......”

    “你想要waaagh么?现在就可以开始......”

    以獠牙·咆哮者为中心,周围所笼罩的血色雾气最为浓厚,它背上代表了恐虐的圣徽越发的鲜艳,就像有血液在上面流动一样。

    当绿皮们开始觉得不对,打算离这个新老大远点的时候,它们才发现,周围已经被黑水和血雾所笼罩,根本无法离开。

    随着獠牙·咆哮者不断的在自己强壮的身体上用锋利的武器切割着伤口,它体内的血液离体就变成了血雾的一部分。

    这些血雾突然像蜂群一样,选中了一只绿皮,从它的鼻子,眼睛,耳朵灌了进去。

    那个绿皮楞了一下,突然扼住了自己的喉咙,原本绿色的皮肤开始变红,壮硕的身躯被拉伸,在关节处长出了骨刺,头颅变得细长而且长出了长角。

    在其他绿皮的见证之下,这只属于血神的宠物,突然像肥皂泡一样“噗!”的一声爆炸了。

    原本灌进了绿皮身体里的血雾却如同吸收了更多的养料一般,变得更加浓厚,漂浮在空气中,挑选着下一个寄生者。

    一个绿皮挥舞着自己的武器大喊了一声:“waaagh!俺什么也不怕!”然后就消失在了那团血雾之中。

    一秒钟后,在雾气中传来了咀嚼的声音,似乎还伴随着对食物满意的赞叹声。

    獠牙·咆哮者对着自己的同族们说:“来吧,让我们好好的waaagh一场!”

    而在几公里的范围之外,狩魔猎人用力的吸了吸鼻子,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混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