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血雾
    在狩魔猎人的带领下,玩家们一路向着绿皮营地的方向前进,很快阿利克斯就意识到了自己之前所监视的目标出现了异变,森林中红色的血雾已经隐约可见。

    这雾气让所有人都感到一丝不安,隐藏在心中最为暴虐的**在脑海中浮现,武僧唐三藏用低沉的嗓音念诵着谁也听不懂的经文。

    “你说的混沌是什么?”阿利克斯对狩魔猎人问道:“和前几个星期出现在森林深处的白雾有关系么?”

    “很难三言两语的和你解释清楚混沌这个概念,你知道它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行了。”徐逸尘感受着空气中越来越浓烈的血腥味,回答着阿利克斯的问题:“混沌很复杂,我们即将看见的就是其中一种变化,至于你说的白雾,我只知道它很危险,也许过一阵子我会深入森林去看看怎么回事。”

    “我的老师,在一个星期前jin ru了白雾覆盖的范围,再也没回来。”阿利克斯有些落寞的说道:“他离开的时候告诉我,如果七天后他没有返回,就让我去警告附近的聚集地,劝说他们撤出黑森林的范围。”

    “你的老师走了多久了?”狩魔猎人拔出了自己的武器,象征着净化的自发的笼罩在武器的周围,驱散了四周让人不适的气息。

    “今天就是第七天了,如果他到晚上还没回来的话,我会连夜赶往我知道的人类聚集点通知他们危险即将来临。”阿利克斯郑重的说道:“然后我打算jin ru黑森林深处,去寻找我的老师。”

    “你不可能用几句话就让人们放弃自己的家园。”徐逸尘挥舞着长剑,在灌木丛中劈出了一条通道:“这些绿皮都没能把他们赶出黑森林,你同样也不行。”

    “我只能尽力而为,听与不听就是他们的事情了。”阿利克斯坦然的说道:“我说的那只古怪的绿皮,是我知道的唯一一个从白雾中走出来的东西,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能把它交给我处理。”

    见识过这些人是如何砍瓜切菜般清理绿皮的场面,阿利克斯相信,即便是只特殊的绿皮战斗力再强,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别太乐观,小子。”女武士全神贯注的戒备着周围:“以我的经验,事关混沌,必有惊喜。”

    这里寂静的可怕,如果附近真的有一支超过两百人数量的绿皮部落,这会应该已经能听见它们互相争斗的动静了。

    周围的能见度越来越低,似乎茂密的丛林遮挡住了正午的阳光。

    滴答,滴答的声音在这寂静的环境中变得十分刺耳,沿着声音的方向,徐逸尘发现了一颗被人拦腰砍断的大树。

    原本应该显示出树木纹理的横截面,诡异的涌出鲜血,沿着断茬滴落在树根,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血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狩魔猎人和女武士互相看了一眼,继续向前走。

    周围的血腥味越来越浓厚,武僧唐三藏吟诵经文的声音也随之大了一点,如同清风拂过众人的心头。

    原本缠绕在上的,也逐渐蔓延到了徐逸尘的身体上,让狩魔猎人如同穿了一件火焰组成的盔甲。

    长剑挥动,斩断了一根横在前方的树藤,断裂的树藤如同活物一样猛的向两个方向收缩而去,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摊血迹。

    被斩断的灌木,仔细观察,会发现在细小的树枝中,有着如同婴儿指骨一样的骨质脉络。

    当阿利克斯打算在树木上刻下记号防止迷路的时候,被匕首切割的地方就像人类的皮肤一样,流出了鲜血,露出了树干里面的肌肉和血管。

    每一颗树木上都长出了眼睛,用愤怒的目光注视着这些不速之客,小到蚂蚁,大到走兽都变成了尸体,两两一对纠缠在一起,似乎在经历一场激烈的战斗之后同归于尽。

    最先出现问题的是跟随着曼奇尼行动的那几个佣兵,原本作为刚刚买进职业者行列的新人,他们对这些血雾的抵抗力就很弱。

    即便是有狩魔猎人的照耀,有武僧唐三藏的加持,也依然受到了影响。

    走在最后面的佣兵偷偷的拔出了自己腰间的匕首后,然后猛的大喝一声向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同伴扑去:“死吧!”

    然后他就被一只野猪的尸体给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安格斯·卡彭特大口的喘着粗气,刚才正是他将自己一直背着的负重物给扔了出去,距离稍远一点的王越默默的把已经出鞘的长剑收回了剑鞘。

    “头,我没法继续跟你们深入了,我感觉一个声音钻进了我的脑子,不断的和我诉说着杀光你们的好处!”安格斯·卡彭特的双眼通红,布满了血丝,显然到达极限的不止曼奇尼手下的佣兵。

    经历过一次死亡的卡彭特,体现出了和其他玩家的差距,当然他也可能是因为实力偏低的原因而导致无法继续承受这种压力。

    狩魔猎人希望是最后一种。

    他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止步:“曼奇尼,带上你的人和卡彭特返回营地吧,剩下的事情交给其他人处理。还有谁感觉不适,现在站出来和他们一起走,别给其他人添麻烦!”

    剩下的人中没有人开口,也没有人站出来。

    佐格·曼奇尼没有废话,听到了命令之后把自己身上的补给都留在了原地,招呼着手下背上昏迷不醒的同伴和野猪的尸体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告诉那些女巫在我回去之前老实点,别吸引了混沌的注意,阿尔特雅和爱菲拉尔会明白的!”狩魔猎人叮嘱了一句:“顺便把野猪的尸体处理一下,等我们回去的时候开烧烤大会!”

    曼奇尼点了点头,带着自己的人,沿着之前开出的道路,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这就是混沌么?”看着那些人走远后,阿利克斯有些沉重的想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